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哪一天我們會飛》- 我們是否已成為一片齒輪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17/11/2015

筆者有機會和朋友們看《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謝票場,這場次是預先公告時間的,好讓大家買票去一睹三名年青演員的風采。這場謝票場全院滿座,觀眾反應亦很好。當編劇陳心遙問在場觀眾如果自己是如主角余鳳芝,會挑與蘇博文還是彭盛華? 很有趣,有九成半觀眾表示會挑與蘇博文一起! 可能是因為受他默默為余付出所感動吧。
 
這是一個校園愛情故事,亦是有關夢想的故事。一對夫婦余鳳芝(楊千嬅飾)與彭盛華(林海峰飾)的婚姻故事交織著他們中學時代 (分別為蘇麗珊與游學修飾)與一位老友蘇博文(吳肇軒飾) 的校園點滴。
 
背景設在1992年,時為主角們的高中時代,兩男喜歡一女形成了三人行的局面:蘇與彭都很喜歡余鳳芝,他們都想發揮自己的專長來吸引余。蘇不太會講出自己感受,但最擅長有關飛行及物理的知識,因著余的夢想是環遊世界,他也想當飛機師,並設計了滑翔機想與余一起飛翔;彭則是精於設計,有手工王的美譽。而余沒有在兩男之間作出選擇,反而是時間為她作出了選擇:因為時間的安排,她錯過了蘇帶她飛翔的機會,卻被彭精心的手工設計所感動。兩人成為了情人,之後更結為夫婦。蘇則在他們之間消失了,後來才被查出到了外國繼續學業,最後更因為有色弱問題當不了飛機師而選擇了輕生。
 
在主角們的中學階段中,反映了很多當時的人的一些想法:選擇留港或去外國生活及讀書? 甚麼是夢想?香港未來可以有夢想嗎?導演還設計了一場很精彩的場景:老師要求學生做「夢想規劃書」,在禮堂中宣布成績。獲高分成績的學生的所寫的都是一些理想答案,都是很實際的,如讀大學當醫生律師;但當有學生夢想做舞蹈家或足球員,則會根本完成不了「夢想規劃書」所要求填寫的部份。這反映出在教育系統裡,未能容納另一些出路,只容許一條走往成為香港運作齒輪的道路。而當老師要求學生回應一些很實際的標準答案時,其他學生卻在他後面合力吹起彷彿代表青年純真夢想的一條輕飄飄的白色羽毛,不讓它跌下,與老師所說及質問學生的內容成了很強烈的對比。
 
在兩夫婦中年的片段中,彭與余的婚姻生活失去了樂趣,漸趨平淡,也沒有了深入的溝通。除了是彭的一次出軌,兩人忙碌的工作生活,以及長期未能準時歸家及放假,令他們缺少了二人世界的機會等,皆是影響他們婚姻的因素。在為各種客戶提供服務的齒輪中,令到兩人失去了當初的夢想。所以到電影最後,他們與學弟學妹為紀念蘇學兄而一起放飛機,也彷彿代表了他們重拾了以往追尋夢想的熱情。
 
但我們香港的學生在現時這個教育制度下,夢想是否真的可以有飛翔的空間?或是學生心中可曾有空去思索自己的夢想?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關注範疇: 
傳媒
青年文化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