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留下還是出走?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聽周國賢「今生不回家」有感
羅遠婷
明光社項目主任
07/12/2016

移民是近年一個熱門話題,不僅在中年群組,甚至在年青人間亦廣為討論,而且無論在紙媒或網媒,不乏各種移民攻略,又或是訪問已移居外地的香港人,說說他們在外地的尋夢經驗及愉快時光。如果有留意後者的朋友,都不難發現當問及為何選擇移民時,受訪者都不約而同會說「香港的發展空間很窄」、「香港生活節奏急速」、「香港的環境不利於小朋友健康成長及發展」等。是的,這些都是事實,而且也是令筆者曾經掙扎的理由。

筆者早前曾在外地居住一段時間,當歸期愈來愈近,筆者為回家作預備並與身旁朋友說出要回家後,朋友們都感到驚訝並問:「為何不留在這裡?」筆者答道:「要回去工作。」然後,朋友們盛意拳拳提供各式各樣可以讓人留下的方案。

那時剛巧聽到周國賢的「今生不回家」,百感交集,因為歌曲正道出了筆者的掙扎:回來後要面對的環境都會令人喘不過氣來,甚至為這地付出後很有可能換回痛苦。歌詞正好道出決定留在「家」者的掙扎及心痛之處。詞人借一對情人分手搬家來比喻出走移民。

歌詞卻是從選擇留下者的角度出發。留下來的人會對過去選擇感到後悔,特別是當眼前的環境愈來愈壞時,以至出現不能彌補的裂縫,再加上身旁熟悉的「這地那熱荳漿 熱麵包 或這街坊唱片舖」消失時,對於往日留下這個決定更會感到猶豫。很多街坊小店,又或是老字號在這幾年不斷消失,有些因為承擔不起高昂的租金,有些面對重建而消失,消失的不僅是小店,更是當中的人情味,街坊與老闆間的親切情誼,換來的是千篇一律的商店,售賣一式一樣的商品,店員與顧客間就止於商業關係。

歌詞中,主角亦曾不理解,甚至怪責朋友過往選擇離開,但到了今天主角亦不能再忍受下來,這個家出現了重大裂痕,一條修補不了的裂痕。他甚至懷疑自己過往「還在講當日為何不做 當日為何無力勇敢」。

或許更痛是當他努力為這地付出,並視這裡為家時,但最後發現原來這份愛被無視、被浪費,更會感到心痛,最後更決定與所愛的地方愈行愈遠,就如歌詞寫道:「我清楚走出去宇宙多暗 卻更是明瞭現在愛你也不可走太近」,甚至要保持距離:「就算親別要走那麼近 就算親避到隱世小鎮」。由此可見,歌中主角對香港的失望痛心之情已走至極低點。

近半年來,香港發生的種種事情無不令人沮喪,而且令人感到之後只會愈來差。就算情況真是這樣,我們是否甚麼都不能做呢?

離開是一種方法,留下也是一種方法。去與留之間,我無意否定任何一項選擇,因為每個人的處境及考慮都不同。筆者最後決定回來,是因為不捨。世道雖暗,但這裡仍有很多很漂亮的人與事,仍然有很多人為這城努力,以不同的方式及不同層面為這城付出,又或是守護這城。例如到小店購物、支持一些合作社、到街坊餐廳吃飯,又或是在關鍵時候發聲等,我們可以以不同方法參與其中,為這城付出一分力。

此外,筆者也認為離開並不是一種解決辦法。每個地方都有她的問題,如果搬到一個新地方,發現了她出現問題,是不是要再搬走?再說一遍,這只是筆者的考量而已。

愈是愛得深愈是會感痛,或許這正正是「今生不回家」的反照,因為愛這個地方太深,當苦心經營換來頹垣敗瓦時,心痛之情不言而喻。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感到痛楚是因為在乎,無論那是現在式還是過去式;如果毫不在乎,根本不會有任何感受。情況就有由謝安琪主唱的「你們的幸福」的歌詞中,有些人只會沉醉於日常生活中,對周遭發生的事沒有感覺,甚至是達到麻木的程度:

「你失去耐性失落 飲飽吃醉是容易極的快樂
牽手看偶像連續劇哭哭笑笑
輕輕鬆鬆 將恩怨情慾變娛樂
愛思索便會福薄 砂吹進眼內從來未覺便不必發覺
吹熄了那火花 煙花會圍住了這恩愛硬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