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扼要分析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31/01/2016

政府兩年半前成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就消弭性小眾歧視作諮詢、研究及建議。十三名成員中七名曾明顯支持訂立性傾向歧視法,而反對一刀切立法的則有學者關啟文,以及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梁美芬。小組在去年底任滿並發表了工作報告。

報告坦承香港市民對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議題意見分歧。它分別從《基本法》、人權法及國際公約中列出涉及禁止歧視、尊重良心及宗教自由等條文;記述對訂立歧視法的正反觀點;又歸納了亞洲四十四個國家中,不論同性戀是否刑事,也只有三個國家(以色列、台灣及東帝汶)訂立了歧視法。

報告在解決歧視問題上持的態度相對開放,願意探討歧視的範疇、嚴重性、以及採取甚麼措施解決歧視等。研究訪問了二百一十四名性小眾(以同性戀和雙性戀為主,亦包括八名後同性戀,以及一名雙性別),主要透過傾談方式記錄他們自己陳述的受歧視經歷。而整個研究亦承認有兩個限制:(一)調查只能收集受訪者主觀感受,但無法對證其是否真確。(二)非隨機抽樣和人數太少,難以代表整個同志社羣。

報告歸納了受訪者認為的歧視主要屬於騷擾和直接歧視,並推論主因是敏感度不足。該研究提到約有半數受訪者未能講述歧視定義,只舉出例子如「言語侮辱」、「肢體襲擊」、「不友善的目光或表情」、「令人透露性別身分時感焦慮」等。一些受訪者表明未受歧視,因為隱瞞了身分,或身處共融的環境。報告在僱傭、教育、貨品、設施及服務提供、房產的處置的管理、以及其他範疇,提出了一些受歧視的狀況和嚴重性。報告又選取了六個地方的反歧視條例作比較,包括台灣、澳洲、加拿大、新西蘭、英國及美國。

報告最後向政府作出了五項建議:

一、為教師、醫院前線員工、社工及人力資源專業人員提供培訓及資源,提升對性小眾的敏感度

二、推行以歧視法為框架,沒有法律約束力的《不歧視性小眾約章》

三、在多元、包容、互相尊重上,加強在各種公共媒體的宣傳

四、檢討並加強支援服務以應對性小眾的特定需要

五、為提供資料予日後就消除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立法建議及行政措施進行諮詢,進一步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推行立法和非立法措施的經驗

整體來說,工作報告尚算持平,盡量汲納了正反雙方的意見,不過,由於不滿報告並未提出一定要立法,其中三名成員連同一些同運人士召開記者會,拒絕接納此報告,並要求在報告中除名。

對於一些同志團體根據此報告,認為香港性小眾被歧視的情況嚴重,應該立即啟動立法程序,個人不敢苟同,因為報告內所有歧視經歷都是受訪者的一面之辭,亦沒有向被指歧視的人求證,當中難免流於主觀,亦不能排除一些人有誤解或別有用心,在日後引用時必須清楚說明,以免市民大眾誤以為這些都是百分百的真實個案。正如有受訪者投訴被神學院拒絕錄取,便單方面認為是歧視,實在過於武斷。

至於報告的各項建議,有些原意雖好,但如何落實卻要十分小心,例如為社工、教師和醫護人員提供培訓當然是好事,問題是教甚麼?以及由誰來教?因為教導學生和市民縱然不贊成同性戀行為,亦不應對同性戀者採取不禮貌、甚至敵意的行為是合理的。但不能漠視他人的良心和宗教自由,強行教導大家同性戀一定是天生、正常、不能改變及必須認同的行為。

其次,在考慮應否訂立有關性傾向歧視的約章之前,必須正視現行在僱傭方面實務守則的不足之處,否則只會增加更多的社會矛盾。

此外,在未來若要就應否立法進行諮詢,以及研究其他國家及地區的相關法例時,必須同時蒐集當地在立法後出現的各種逆向歧視的例子,讓市民可以中肯地判斷立法的利與弊。

最後,教會作為公義與慈愛並重的羣體,我們在信仰立場上雖然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必須關心及接納同性戀者。我們縱使反對會產生逆向歧視的法例,以及反對同性婚姻,但在一些不涉及婚姻、家庭和性倫理的事上,卻應該考慮一些同性戀者的合理要求(如探病、合葬等),努力尋求以修訂現行法例為主的第三條路,處理性傾向歧視這複雜的問題。

曾經刊載於: 

《基督教週報》 2684期 3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