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疫情高峰期間,本社暫不對外開放 ,所有申請關愛基金「為低收入劏房住戶改善家居援助計劃」人士必須預約,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辦公時間 : 星期一至五 上午8時至下午5時

文章

主要索引標籤

肥肥 — 第二個「香港女兒」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05/03/2008

3月2日幾千名港人參與肥肥追思會,現場電視轉播的鏡頭多集中在不同藝人的臉上,表情激動、淚流滿面,以便觀眾在不同空間默哀,孕育出千百個捨不得的感覺,電視台在會後意猶未盡,當晚加場演出,找來不同歌手演唱樂曲,來個遙距贈故知,延續傷感,沈殿霞的離開彷如香港喪失了另一個女兒(謝婉雯是第一個)般,傳媒版面積極回應,熱忱比諸戴安娜十一年前遇上車禍身故不遑多讓,而溫哥華市政府更為此定了「肥肥日」予以紀念,

娛樂只是幌子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23/01/2008

《投名狀》(下稱《投》)可算為本地的電影工業打了一支強心針,反應叫好又叫座,不少觀眾對箇中圍城、大戰場景留下深刻印象,功力可比擬好萊塢製作。

據導演陳可辛的訪問解說,戲中舖設的大型場面只是一個平台,吸引觀眾踏上,就著劇情進行關於人性主題的討論。比諸舊作《刺馬》以男女感情作為兄弟反目的唯一緣由,《投》加入了大我小我孰重孰輕的價值討論。

思‧影畫@佈道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5/11/2007

《密陽》、《奇異恩典》10月份在港上映,而後者更成為不少機構推動信徒社會關懷的「好幫手」,意味著商業與信仰其實可以並存不悖,市場對信仰命題一直有著需求,特別當人生遇上三岔口或工作失去意義時,心裡會不其然高呼「活著為何?」。
 

「戰爭」不只有刺激一面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0/09/2007

打war-game不覺在港已流行了好一段的時間,不是公司用來訓練同事間的團體精神,就是青少年的其中一項消遣活動,不過近年對此活動的熱忱似有退卻之勢,或許與網上遊戲的興起扯上關係,除了像真度高、場景和武器百變外,三五知己更可在舒適的環境空間,來個「元神出竅」,聯群化身成反恐精英挑戰各地「英雄豪傑」,過程縱有傷亡,卻沒有悲哀哭號,皆因一切只是虛擬,你我可在遊戲中經歷無限復活,在這場沒有痛苦的惡鬥

謊容不一定能重燃愛火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26/03/2007

韓片《慾望的謊容》(下稱《慾》)是導演金基德的作品,在去年11月份在港上映,英文名字是《TIME》,整容的背後其一動機是抵擋時間洪流,《慾》不是側重於女性如何阻止歲月在身體留痕,而是針對人類貪新忘舊的性情。
 

劉倩怡:「靚」原來不值錢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26/03/2007

當雜誌多番直擊藝人外地整容過程時,意味著此股風氣已開始登陸本港,不少年輕女孩辛苦賺錢為要換上簇新樣子,企望藉此改變愛情、事業運程;整容向來是藝人常用留住青春的魔法,而否認多是迴避記者追問的答案,掩飾因為覺得其人工不合自然,始終蒙上天眷佑的麗質才最令人羨慕;但當真假界線日漸模糊,人不容易從中分辨,甚或乎懶於識別…

家庭是好好戀愛的靠山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5/01/2007

每逢聖誕新年等大時大節,均是少女未婚懷孕/發生婚前性行為的高峰期,雖然某些傳媒會循例呼籲年青人出席派對時要小心,避免醉酒/被落藥以致「出事」,但情況會否因而得到改善則成疑,因節日只是「出事」的催化劑,性觀念才是問題的癥結!香港青年協會訪問了一百零五名十至二十歲邊緣少女,發現近半受訪者發生首次性行為是因應男方要求,其次才是好奇心及受氣氛影響,而少女不懂拒絕的原因主要是怕被男友嫌棄或怕中斷關係而

互聯網vs法網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6/11/2006

 「…內地對網絡言論的控制日益嚴厲,信息產業部正醞釀對廣受網民歡迎的博客實行實名制,網民想開博客,就要先登記身份證。網民痛斥:『唯一一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又要被消滅了。』也有網誌寫手表示,如果被人強制進行身份登記,『實在不爽,那我將不再寫博客』。

與學生拼搏365!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15/09/2006

本社獲優質教育基金資助,從去年九月至今年六月期間,舉辦「2006年初中通識教育流行文化工作坊」,分別到訪二十間中學,合共舉行了八十多次工作坊,約八百多位中一至中三的學生參與。
 
工作坊主要針對:
(一)廣告鼓吹的瘦身文化
(二)流行曲鼓吹的戀愛文化
(三)電玩和網上遊戲鼓吹的暴力文化

一介武夫 可作甚麼 ?

陳龍超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23/03/2006

在電影「霍元甲」中,「霍」有以下對白:「我只是一介武夫, 可以做甚麼呢?」

當時國家正值被烈強侵吞,文人用諸般方式如變法維新、洋務運動去救國,武夫究竟可做甚麼?當兵保衛國土、當保鑣去保護政要?還是好像霍元甲般成立一所機構( 精武體育會) 教育下一代強身健心,以武修德,達致全人教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