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英美澳賭博問題

吳永康 陳永浩 李靈亮    |   明光社研究幹事 | 明光社執行幹事 | 明光社資訊幹事
30/07/2001

編者按︰我們以三個有合法「運動賭博」的國家作為研究對象,揀選了這些國家具代表性的賭博研究,向讀者簡單介紹這些國家的賭博問題。美國及澳洲的研究調查較英國的全面,美澳調查不單在分析層面上較英國的闊,前者更以多年的賭博數據作出比較,使美澳賭博問題更清晰。三者當中以美國的賭博調查對病態及問題賭博的分析最詳盡。

美國

National Gambling Impact Study Commission Report
National Gambling Impact Study Commission 由美國國會授權成立,目的主要向美國國會匯報有關賭博對美國社會及經濟的影響。該報告於1999 年完成,各位可於http://govinfo.library.unt.edu/ngisc查看。

運動賭博

1999 全美國只有內華達及俄立崗兩州有合法的運動賭博,其餘的州都將運動賭博視為非法活動。(2-14) 而事實證明合法運動賭博助長了非法運動賭博。(3-9)
證據顯示運動賭博為青少年參與更多形式的賭博的入門,所以必須教育學生明白運動賭博的危險。(2-15)
運動賭博危害著運動精神,將學生運動員帶入危險的境地,使青少年賭徒成為問題賭徒,更破壞個人的生命及前途。(2-14)
運動賭博對本地經濟不能作出貢獻,亦只能製造很少就業機會。(3-10)

問題及病態賭博

最新的研究發現當一個人越早參與賭博,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越大。(4-3)
九個研究對象群體中,其中七個的病態賭徒人數因附近開設賭場而上升。(4-4)
病態賭博最常見於青少年、教育程度低及低收入人士。(4-11)

青少年賭徒

青少年最容發展成為問題及病態賭徒。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評估美國約有110 萬12 至18 歲青少年於過去一年( 即1998) 有病態賭博的表現,比成年人的比率更高。(4-12)
於過去一年有問題及病態賭博表現的青少年比率為20%;過去一年有病態賭博表現的青少年的比率為6.1%。(4-12)

網上賭博Internet Gambling

參與網上賭博的人數與注額不斷上升:Sebastian Sinclair 的研究顯示,1997 年參與網上賭博的人口約為690 萬,到1998 年則升至1450 萬;而注額則由1997 年的3 億美元升至1998 年的6 億5100 萬。(5-1)

社會代價

賭博帶來的問題很難用數字作計算,它包括人所受的傷害、離婚、兒童虐待、情緒低落等,這些都是不能用金錢衡量代價。(4-13)
不單是其家人,社會同樣要為問題及病態賭徒而付上沈重代價。社會每年為每名病態賭徒在身心的治療、福利等等方面要付出1,200 美元,而問題賭徒則為715 美元。這並不包括如家庭破碎等的不能計算的代價。(4-14)

英國

十多年前英國的賭博事業因著全國彩票(The National Lottery) 的引入及spread betting( 一種專門為運動賭博而設的賭博方式) 和網上賭博的盛行而起了重大的變化。2000 年6 月一間英國具代表性的獨立社會研究院National Center for Social Research 發表一個名為"Gambling Behaviour in Britain" 的全國性賭博研究調查,調查主要目的是透過研究英國成年人(16 歲或以上的人) 的賭博行為,去了解英國本土的流行賭博及問題賭博(Problem Gambling) 的嚴重性。

調查指出每10 個英國成年人(16 歲或以上的人) 便約有7 人曾參與賭博。澳洲、紐西蘭、美國也曾做過類似的大型賭博研究調查,紐西蘭每10 個成年人便有9 人曾賭博;澳洲的數字為8 人而美國約為6 人。

英國社會上最有生產力的人口即25 至54 歲年齡層中的人,每4 人便有3 人參與賭博,這個賭博參與率比其他年齡層的賭博比率為高。而男性在投注額及投注項目都較女性為高,他們參與足球賭博的機會亦較女性為大。低收入人士( 每年少於10400 英磅) 每4 人便有3 人參與賭博。

全英國約有9% 的人曾參與足球賭博,一些推行不久的賭博方式例如spread betting 及網上賭博則有1% 的總人口參與。

問題賭博在英國

研究採用兩種國際上認可的標準SOGS 及DSM-IV,得出的結論是英國全國約有0.8%(SOGS) 的人口約370,000 人是問題賭徒(problem gambler)。所謂問題賭博是指那些賭徒賭到一個地步,已干擾或破壞家庭、或捨棄個人賭博以外的興趣。

若把調查對象限於去年曾參與賭博人士,問題賭徒的數字更大,約555,000 人。一個問題賭徒可以影響10-17 個朋友及家人,受影響的人可以是以千萬計算。澳洲問題賭徒的比率最高2.3%(SOGS),紐西蘭1.2%(SOGS),美國全國為1.1%(SOGS)。

調查又根據英國賭徒的賭博金額及賭博項目把英國人分為四類,28% 為「非賭徒」(non-gamblers)、33% 為「少量賭博興趣的賭徒」(minimal interest gamblers) 即只參與全國彩票( 類似香港的六合彩) 及一擦即中彩票(Scratchcards) 的賭徒;32% 為「中量賭博興趣的賭徒」(moderate interest gamblers) 即參與全國彩票及一擦即中彩票以外一至兩項賭博活動;而有7% 為「多種賭博興趣的賭徒」(multiple interest gamblers) 即投注額大且參與廣泛的賭博活動。

賭徒參與越多賭博項目便越大機會成為問題賭徒,「多種賭博興趣的賭徒」成為問題賭徒的機會是「少量賭博興趣的賭徒」的57 倍。曾參與「運動賭博」如足球賭博( 不包括賭馬及賭狗) 的賭徒,他們成為問題賭徒的機會較只參與彩票賭博的賭徒高出81 倍。

澳洲

澳洲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早將賭博合法化的國家,然而,賭博合法化卻鼓勵更多澳洲人參與賭博。一個調查澳洲家庭開支的研究顯示(Australian Institute for Gambling Research (AIGR), 2001, Household expenditure on gambling),澳洲的人均賭博開支,由1974-1975 年度的378.34 澳元,增加至1999-2000 年度的931.64 澳元,增長率為每人每年平均百分之3.8,比其稅後可用收入的增長更高。

更多人會因為新款的賭博方式合法化而增加賭博次數及花費。澳洲賭博研究學院的調查顯示,隨著九十年代初更多賭場開業及容許在賭場外設置電子博彩遊戲機( 如角子老虎機),澳洲人民的實質賭博開支,由1990-1991 年度的50 億澳元,激增至1999-2000 年度的133 億澳元(Tasmanian Gaming Commission, 2001, Australia's Gambling Statistics 1990-1991 to 1999-2000)。
新興的賭博活動會影響某些現有賭博活動的收益。澳洲政府資料顯示,隨著新興賭博方式的普及,傳統賭博活動的收益均呈現零增長,甚至是負增長的情況( 在九十年代初容許賭場外設置電子博彩遊戲機後,傳統的博彩活動,如彩票和競賽賭博,包括賽馬及賽狗,均出現負增長:彩票收入下跌百分之0.4;競賽賭博在十年內更下跌百分之3)。

澳洲是全球最大的網上賭博市場之一,然而,大部份的網上賭博生意均被海外公司所壟斷。澳洲政府近年積極研究如何管制網上賭博活動,但其國會的聽證調查(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2000) 卻指出,無論政府如何立法或採取任何行政手段,均無法取締( 甚至不能減少) 網上賭博活動。

在澳洲,賭博的禍害比非合法化國家更嚴重,亦招至更大的反對。有官員指出(Responsible Service of Gambling within the Club Industry Conference, 1999),現時澳洲有33 萬成年人( 佔總成年人口百份之2.3) 受賭博問題影響,其中情況嚴重的佔總數四成( 約14 萬人)。亦有研究指出,受訪者中有75% 的認為賭博弊多於利,超過九成人反對再增設場外博彩遊戲機。
與澳洲比鄰的紐西蘭,賭博亦十分流行,蔚然成為其文化一部份。一個調查顯示,十位受訪者中,九位在過去一年中曾參與賭博。

紐西蘭病態賭博問題亦十分嚴重。隨著更多便利的博彩活動推出,病態賭徒及求助個案亦大幅增加。根據奧克蘭大學的研究顯示,紐西蘭的成年人口中,百份之2 是病態賭徒,另有百分之2-4 的成年人受賭博問題困擾。該研究亦指出,草根階層、青少年、非歐裔人士及男性較易受病態賭博影響。編者按︰我們以三個有合法「運動賭博」的國家作為研究對象,揀選了這些國家具代表性的賭博研究,向讀者簡單介紹這些國家的賭博問題。美國及澳洲的研究調查較英國的全面,美澳調查不單在分析層面上較英國的闊,前者更以多年的賭博數據作出比較,使美澳賭博問題更清晰。三者當中以美國的賭博調查對病態及問題賭博的分析最詳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