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請勿草率通過《博彩稅(修訂)條例草案》(新聞稿)

10/05/2006

立法會《2006年博彩稅(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將於5月11日(明日)舉行首次會議,據悉,馬會主席夏佳理先生極希望立法會在他離任前通過有關草案,因此,馬會在過去數月積極游說議員在6月30日前完成所有審議工作,以趕及在7月12日(本年度最後一次大會)恢復二讀辯論。
    
 聯盟『明白』政府和夏佳理主席的『苦心』,亦相信條例最終會獲立法會通過,但聯盟並不支持立法會草草完成法案的審議工作。為此,聯盟希望:
 
1.主席不偏不倚
   
馬會董事和遴選委員等與馬會關係密切的議員不應出任委員會主席,避免有利益輸送之嫌。根據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在05年5月13日的會議,張宇人議員和霍震霆議員皆是馬會的遴選委員,因此,兩位議員都不是主席的合適人選。
 
2.    一個有效的監管機制
   
 政府聲稱會『擴大』足獎會所謂的『職權』,將賽馬列入『監管』範圍,不過足獎會只是一個咨詢組織,對監管馬會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因此,這只會令原來唯一受法律規管的博彩活動:賽馬,不再被規管。聯盟希望議員督促政府設立一個有效的監管機制,以規範馬會的宣傳和營運,而不是『擴大』政治花瓶的所謂『職權』。
 
3.    政府資源投放
   
一方面,政府的『不得不鼓勵賭博政策』變相令青少年和病態賭徒問題惡化,現在兩個由平和基金支持的戒賭機構已嚴重供不應求。另一方面,即使博彩稅每年為庫房貢獻過百億元,但政府從未投放任何資源用作防治、研究、輔導和教育等工作上,只要求馬會每年向平和基金注資1200-1500萬元。聯盟希望議員要求政府每年向平和基金注資1%博彩稅(約1億多元)。
 
 
 
2006年5月10日

相關文章

疫症加失業 賭徒易爆煲自殺 前線機構呼籲盡快求助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06/05/2020

馬會暫停六合彩,足球賽事暫停,馬會只提供賽馬賭博活動,香港人就會減少賭錢嗎?當然不,面對疫症,市民沒有減少賭博,不少戒賭中心坦言賭博活動地下化、網絡化、多樣化地出現,同時戒賭求助個案近月更有上升趨勢,個案多樣化,而且不少個案中的人甚至有自殺傾向。有戒賭機構表示近月要加強危機處理的培訓,因為很多人求助,同時尋死。

求助個案增

明光社

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戒賭服務)陳志華先生在4月的一個記者會中表示,疫情沒有令個案減少,求助個案更由今年1月的214宗上升至3月的334宗,增幅達五成六。他提到當中有一個案是一名20多歲的當事人在網上賭博,家人以為他只是上網打機,豈料他最後欠下近10萬元債務,被債主上門追數,家人始發現他出事。陳志華表示,沉迷網上賭博者的情況嚴重,而且非常隱性,家庭成員要多加留意。

無力償還債務

明光社

賭博的人多了,求助的人數也在上升,其中一個原因是債台高築和無力還錢,賭徒最後惟有向戒賭機構求助。路德會青亮中心主任周雅瑩姑娘透露,近月因為運動比賽暫停,賭場也一度暫停,借錢給人者為了確保收入,最後就向那些未還錢的債仔埋手,要求他們盡快還錢。她說:「有試過上午要求一個人下午還1,000元,下午還不到就要還3,000元。如果他們真的有錢當然會還,但現在他們就是沒有錢,所以才求助。」

失業、失經濟來源

周姑娘又表示,賭徒如果懂得求助可能他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她表示,在疫情下,不少參與賭博人士失業,平時他們可以用人工來賭錢的,突然間失去了經濟來源,不少人會用自己的最後一份糧,去澳門「搏一鋪」,當然大部份人都是損手離場。她說:「他們以為還有機會可以贏錢,其實輸錢皆因贏錢起,最後就『焗』賭,即以為賭是解決金錢問題唯一方法。最後當然就是輸清光求助。」

高風險投資活動

至於賭博的方式,很多人以為賭徒都是在網上賭,但實際上現時的個案,打麻將、上網、外圍、地下賭場、甚至是股票,甚麼都有。周姑娘說:「早排因著外圍股巿波動,也收到求助個案。股巿波動有時更大,部份求助者更參與高風險的金融活動,一輸不但輸身家,更即時有一身債務需要處理。」早前就有新聞報道,外國期油價格因為插穿到負數,即使買貨很少,但投資者也可以輸身家。可見高風險的項目不會因為疫情出現而消失,相反會有更多人躍躍欲試,最後只會泥足深陷,更難翻身,部份賭徒因為上落太快,數額又大,一時看不開,容易有輕生念頭。

改用網上投注

明光社

除了股票,網上賭博外,即使一般基層,也受到賭博氛圍的影響。基蔭家庭服務中心執行幹事蕭張玉蓮師母表示,疫症之下,即使有限聚令,但街頭的賭博活動並沒有因而減少。她說:「而家喺公園,雖然話限住係四個人,但係佢哋咪開多幾枱囉,佢哋無因為咁樣就停止賭博。」蕭師母也留意到,馬會雖然暫停了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