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二十一世紀還要再攪文字獄嗎 ?

28/10/2021

自由不是絕對的,在言論自由的社會,亦會有一定的限制,一些涉及誹謗、歧視、中傷、騷擾、造謠、引起恐慌、失實聲明或發假誓等等,仍然有機會因為干犯不同的條例而被檢控,甚至受罰,不過,忌諱不應包括在內。剛過去的香港馬拉松,有跑手因為穿著印有「香港加油」幾個字便被警員截查,被賽會要求更衣,被警告如不遵從則「後果自負」,甚至有跑手打算反轉衣服穿上仍被拒參賽。這是一種不折不扣的人治色彩,毫無客觀標準,主觀地以言入罪,發展下去恐怕會成為另一種的文字獄。

偶然遇上的驚喜

26/10/2021

話說數月前的一個晚上,我收到一個由舊同事發過來的訊息。她表示當日一位二十多歲的年青人到訪我當年曾工作的中心,並分享了當年在中心的經歷和希望獲得我的聯絡方法。

大學畢業初期(約16、17年前),我有近兩年時間在澳門一間為問題賭徒及其家屬提供支援及輔導服務的基督教機構工作。由於我當年仍是獨身,反正宿舍沒有互聯網,因此放工後我通常會留在中心至晚上10時左右才離開。

人生究竟是不是一場遊戲?

21/10/2021

韓劇《魷魚遊戲》 全球熱爆,其實橋段並不新鮮,日本電影《大逃殺》和美國的 《飢餓遊戲》亦大同小異,描寫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殘酷遊戲之下,人性究竟有多可怕、現實有多殘酷,以及人生有多荒謬!不過《魷魚遊戲》 用了更多篇幅去設計一些考驗人性,逼觀眾去思考應如何抉擇的處境,究竟我們所認同的信念、所重視的人,在緊急的關頭、千鈞一髮、電光火石之間,我們是否真的能貫徹始終,毫不動搖?還是我們會露出另一個自己本來也不認同、甚至鄙視的面目呢?   
   

在不測之天氣下學習笑看風雲

15/10/2021

天有不測之風雲,我們無法控制天氣,只能學習如何應變和控制自己的情緒,打風和惡劣天氣會帶來不便,不便帶來不滿,不滿自然有情緒,充滿負面情緒自然會埋怨、愈埋怨就愈憤怒,周而復始,循環不息,每次有颱風或黑雨、紅雨總是會有人埋怨天文台發出風球或暴雨警告的時間和準則,並且將所有在颱風時出現的問題歸咎於天文台或政府,彷彿只需早點掛風球、風球掛長一點時間便是靈丹妙藥,當我們想簡單地一刀切解決問題時,其實更應思考如何靈活應變。   

我們失去的比想像中更多

30/09/2021

社會運動帶來人與人之間的撕裂;疫情持續對日常生活和海外旅遊探親帶來的不便;選舉制度驟變對政治生態造成的強烈衝擊;以及移民潮對社會和家庭關係帶來的影響,令香港人面對嚴峻的考驗和衝擊,很多過往我們十分珍惜的核心價值,彷彿在我們的手中慢慢溜走,不少人心情抑鬱和患得患失,甚至好像有創傷後遺症一樣,被憤怒、恐懼和迷惘的情緒所控制, 我們失去的實在太多!  
  

留心底線而不只是著眼於紅線

24/09/2021

明明看到的是鹿,硬要說成是馬,那種內心掙扎和感覺究竟是怎樣的呢?當然,世上總有一些人是天賦異稟或久經訓練,講大話是可以完全面不改容的,不過,對於大部份人來說,要說出一些自己本來亦不太相信的說話,首先要說服、甚至欺騙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因為要欺人,必先自欺。  

教會及機構的社關窄路

16/09/2021

政教關係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十分具爭議的話題,有時亦像鐘擺一樣,受到社會環境和氣氛的影響,會由一個極端擺去另一個極端。一直以來,不少教會和機構在關心社會的行動上都不會走在最前線,對政治問題都敬而遠之,很少會以教會的名義去支持或反對某個政治方案或某個政黨的建議,更極少以教會或牧者名義去支持某位立法會或區議會候選人,亦很少參與遊行集會,對於一些受人關注的社會議題,最多只是辦個講座或研討會,而聯署是其中一個最容易凝聚較多不同團體和個人參與的方式。  
  

憑信踏上未走過的路

25/08/2021

我們都在面對一條未走過的路。是否移民相信在過去兩年,都在不少香港人的腦海中浮現過、掙扎過,甚至已做了決定。在面對移民這個人生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其實無論決定去或留,我們都必須面對一條未走過的路,作為信徒,深願我們在任何情況之下,都能謹守最重要的價值觀和人生態度。 

強權暴力無法改變人心

19/08/2021

阿富汗再次成為「帝國墳場」,全球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國,經歷20年的軍事介入和培植親美的官員,高峰期曾派出10萬美軍進駐,超過2,400名美軍客死異鄉,並花費以萬億美元計的軍費,但在美軍仍然未全面撤走的時候,阿富汗政府軍已全面崩潰,塔利班輕易奪取了整個阿富汗,一切打回原形,在首都喀布爾,更重演了當年越戰西貢淪陷那種令人觸目驚心的逃亡景象,歷史不斷重演,似在嘲笑著人類的自以為是,不懂從經驗中汲取教訓。  
  

世態炎涼看奧運

12/08/2021

東京奧運曲終人散,但有關的慶祝活動仍陸續有來,金牌得主獲得的吹捧、獎賞、市民對得獎項目忽然興致大增,這類新聞相信仍然會佔據傳媒和社交媒體的版面一段時間。不過,有些報道看完之後只會令人搖頭。例如本來生活十分艱苦的中國14歲奧運女子10米高台跳水選手全紅嬋,在贏得金牌之後,她的家門外,不只有舞獅、更打鑼打鼓,許多人慕名前來探訪,她母親感慨地說:「之前從來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親戚」,還有很多網紅和遊客來「打卡」,有企業更送上現金。正是「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的最佳寫照,政府和群眾都喜歡跟紅頂白、世態炎涼令人十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