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馬會監察

馬會常聲稱自己受到外圍打擊,又說自己做了很多慈善工作,更說自己是負責任賭博的機構,可是我們不難發現馬會為增加投注額,過往不斷增加彩池,賽馬日,海外受注賽馬賽事。馬會所謂的慈善工作,當中不少成為馬會的衞星組織,為馬會的政策護航,甚至成為一個既得利益的集團。馬會的負責任賭博政策,從來只做門面,馬會的戒賭熱線宣傳不足,沒有賭徒能記起,對不同的受助機構的支援不足,令他們的戒賭工作難以擴展。

我們盡量用有限的能力,讓你了解馬會令人憤怒的一頁。

增加賽馬日是哪門子的有節制賭博?

16/06/2016

馬會今年年初口口聲聲稱投注額下跌,要增加賽馬日和更多受注海外賽事,但事實上馬會過去數年的投注額年年上升。馬會又喜歡乘着節日或假期舉行賽馬日,借機增加受注場次。原定於周三日有夜馬賽事,因端午節(周四)假期的關係改成日馬賽事,將「賭仔」原本的假期變為賭博日,一家大小本來難得可以樂敘天倫的日子,就被馬會安排的賭博活動破壞了。

博獎會假諮詢 撐馬會歪理加賽事

03/05/2016

3月底,博獎會召開諮詢會,了解各界對馬會申請增加五個賽馬日和八個非本地賽事日同步下注的意見。明光社的觀點大家可在網站取閱,[1]但馬會歪理連篇,有必要澄清。

「政府及博獎會假諮詢真抬橋 關注團體反對馬會增賽馬日」新聞稿

08/04/2016
政府及博獎會假諮詢真抬橋
關注團體反對馬會增賽馬日
 
關鍵字 馬會監察

反對馬會貪得無厭 增13天賽馬受注

29/03/2016

反對馬會貪得無厭  增加賽馬日令賭風更熾熱

 

關鍵字 賭博, 馬會監察

溫水煮蛙才是最可怕

27/01/2016

去年監察賭風的工作,可用四個字形容——乏善可陳。

青少年賭徒少即等於沒問題?

17/09/2015

 

明光社和十多個團體多年來要求政府及馬會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二十一歲,然而兩者一直均冷淡應對。及至近日馬會終於回應,他們稱在馬會開戶定期下注的人中,十八至二十一歲的青少年只佔整體人數的很低比例;而且他們平均每月投注的金額平均為數百元,所以根本十分節制。馬會更在文件的後面附有一篇剪報,指現時不少網上遊戲玩家用錢以抽獎方式取得角色,所花費的金額比賭博更多。言下之意似乎在呼籲我們不如關注青少年手機遊戲中的抽獎問題。

馬會式皇恩浩蕩!

15/07/2015

馬會自賭波合法化後,起初每兩年撥款2,400萬予平和基金,其後略有增加;然後,來年馬會終於將撥款增加至4,500萬元一年,為期四年。[1]

網上直播所為何事?

18/06/2015

馬會,本來的責任是讓香港人可以有規範地博彩,減少非法賭博,而政府的政策一直強調以不鼓勵賭博為大前提,但馬會近年不同的舉措,均顯示其努力鼓吹賭博,為求生意興隆,宣傳手法更無孔不入。

請馬會「放過孩子」 勿染指青少年平台

21/05/2015

澳門近日擬透過修例打擊當地非法博彩,禁止非法博彩經營者在不同地方賣廣告。[1] 然而,若看看香港的情況,外圍盤或其他香港不受投注的體育賽事(如NBA球賽),卻早已如普通資訊般在報章體育版中出現。當馬會大聲疾呼說外圍數量多至影響他們的收入時,香港政府卻完全欠缺監管外圍的法例,甚至讓這些資訊循公開方式流入香港,成為外圍甚至非法賭博的資訊來源,情況並不理想。

馬會力推手機程式投注陷阱

19/03/2015

馬會的農曆新年宣傳刊物中有一段別出心裁的內容。馬會以環保及節省用紙為理由,鼓勵巿民以其他方式下注,特別是使用他們新推出的智能手機足球直播應用程式,而首次使用者更有機會獲贈小禮物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