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馬會監察

馬會常聲稱自己受到外圍打擊,又說自己做了很多慈善工作,更說自己是負責任賭博的機構,可是我們不難發現馬會為增加投注額,過往不斷增加彩池,賽馬日,海外受注賽馬賽事。馬會所謂的慈善工作,當中不少成為馬會的衞星組織,為馬會的政策護航,甚至成為一個既得利益的集團。馬會的負責任賭博政策,從來只做門面,馬會的戒賭熱線宣傳不足,沒有賭徒能記起,對不同的受助機構的支援不足,令他們的戒賭工作難以擴展。

我們盡量用有限的能力,讓你了解馬會令人憤怒的一頁。

停不了的反賭事工

22/01/2012

雖然今年沒有大型盃賽,也沒有很多大型賭博活動,但賭博事業仍然蓬勃發展,不論是澳門的博彩業,抑或是香港賽馬會,甚至是世界的賭博事業,均有很大的發展。而反賭,在資本主義的消費社會下,漸漸沒有人關心,甚至愈來愈少人理會賭博對社會的影響,大家只看賭博的收益,不看病態賭徒對社會整體的影響和損失,最後埋單計數付代價的,還是整體社會。

馬會教青少年「睹」馬!

18/09/2011

在暑假期間,雖然波馬均暫停,但馬會的宣傳攻勢一點也沒有停,從宣佈投注額上升,到「借頭借路」要求香港球隊與外地隊伍進行的友誼賽成為開賭賽事,繼而再要求加入更多可投注的境外球賽,都見到馬會沒有放軟手腳。但更加令人關注的,是馬會透過一系列軟性宣傳,包括網上遊戲,甚至是親子活動等,全方位美化賭博活動,意圖催谷下季的投注額。
 

應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廿一歲

23/06/2011

6月中澳門立法會通過,禁止未滿二十一歲人士進入賭場,未來亦不准再聘請二十一歲以下的人士在賭場工作。

當地的立法會議員和政府發言人不約而同的表示,希望青少年在18至21歲期間,多嘗試其他工作,不希望全部青少年一畢業就將加入賭場工作成為生存和成功的目標,並藉此延後青少年接觸賭博,減低他們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

香港是否應該效法?相信很多人聽到提升賭博年齡,或者就會祭起個人權利的公約,強調十八歲已經有足夠的成熟度去賭博,甚至亦有人認為既然青少年18歲有權看三級片及買煙酒,理應也有權賭,沒有甚麼理由去反對。

馬會「警告字眼」又矇又小

15/05/2011

隨著球季接近尾聲,加上六合彩的彩池因著之前加價而上升,吸引力大增,馬會近月於是以不同力度推出各種宣傳,當中又以文字傳媒的宣傳攻勢最厲害。馬會最近便不惜工本,多次在免費報章買下半頁版面賣廣告,宣傳其不同的投注方法。但最令人不滿的是,馬會竟然把用來保護青少年的警告字句的字體,縮小得只有約兩毫米,不用放大鏡根本是難以看得見的,這情況令人關注。[1]
 

當賭博變得老少咸宜

27/03/2011

賭,向來給人的印象,都是在投注站門外,一大班男人,或站或坐在街上,左手夾煙右手拿起筆,若有所思在圈馬纜。可是在馬會近年的努力下,馬場已漸漸打造成老少咸宜的地方。
 

六合彩只是商品?

04/11/2010

上周末,會計師公會出版刊物《A-PLUS》中,專訪了新任馬會主席施文信。他表示為了更好地發揮馬會「慈善」這個令人欣賞(admire)的制度,將計劃提出一系列建議,增加馬會「收入」,包括擴充六合彩售票地點、發行彩票以資助本港體育發展等。施文信強調有關增加的收入,將會取之於民,用之於民。馬會收入的一小部分會用來做慈善,這是人所共知的,當中又以六合彩最為清晰。希望將六合彩引進便利店、港鐵站,馬會幾乎每幾年就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一次,但社會上反對的聲音往往又清楚又響亮,這是甚麼原因呢?

六合彩變數碼字花嗎?

02/10/2010

近日,有報章報道稱馬會研究增加六合彩的玩法,仿效內地「地下六合彩」的多樣化下注方法,加入猜特別號碼、大小、單雙等玩法,以求讓投注額下降的六合彩重新增加投注額,吸引更多巿民加入。六合彩之所以在香港出現,據不少文獻記載,為的就是要取締「字花」,所謂字花,就是一種賭博遊戲,莊家會將三十二位英雄人物排列出,之後將其中一個夾起,要求大家去估,當中有人很有文采地用一些「詩歌」作為提示,供人去猜去估。估中者,至少一賠三十二,甚至更多。由於沒有監管,又沒有犯法,好賭之徒大量下注,產生嚴重社會問題,當時字花可謂「害人不淺」。
 

莫將六合彩變賭場

17/09/2010

據報導馬會高層一直憂慮六合彩投注額持續下跌,為了「保護員工的就業機會,以及在彩池下跌時仍能維持六合彩的吸引力」,馬會內部正醞釀革新六合彩,包括增加每注金額,由現時的5元加至10元;增設「單雙、大細」等新玩法,期望扭轉六合彩的頹勢。

以青少年福祉作賭注?

30/09/2009

過去,馬會也曾在公屋商場設投注站,但從未在學校樓下開設。較早前有報道,指馬會把位於東涌東薈城的投注站,遷至同區公屋逸東村商場。由於地點在3間幼稚園樓下,又處於3所小學和1所中學之間,還未落成,已經令地區人士嘩然。有區內人士指出:投注站遷址,是因為東薈城認為大量投注者聚集的情况難以管理,但新投注站卻建於校區,令不少家長和老師擔心學生耳濡目染,將視賭博為「家常便飯」。

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07/05/2009

剛過去的博彩及獎券事務委員會就馬會要求新增5個賽馬日舉行的諮詢會,馬會動員了廣泛層面的人員撐場,當中包括其屬下職工、馬圈中人,以及因賽馬活動帶動生意的人士表態支持。

其中最矚目的是大學、重量級社會福利機構和受馬會資助團體的代表,一面倒地在會中感謝馬會慈善捐獻對他們的資助,惠澤人群。可是他們除了發出一個又一個的致謝聲明,為馬會面上「貼金」之外,卻全都迴避了「增加賽馬日」對社會帶來的影響這核心問題。

關鍵字 馬會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