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從足球反思世界

蘇恒泰   |   前戒賭輔導員,現職市場和社會研究相關工作
24/05/2010

有經濟學家指出,企業在海外開拓市場時,須考慮不同國家的文化和經濟差異,從而制定合適的策略,這樣海外投資者在當地市場才可以持續發展。適逢世界盃臨近,或許我們可以在足球身上,反思世界未來的發展方向。
 
其實,足球在大英帝國的殖民時期已開始傳至世界上不同角落,但足球真正連繫世界不同國家,可推算至兩次大戰期間,首屆世界盃亦是在這段時間在烏拉圭舉行。不過,二次大戰以後,世界進入冷戰時期,加上保護主義掛帥,大多數的歐洲國家只容許球會註冊一至三名外國球員,而蘇聯更限制將東歐球員『出口』至其他西方國家,因此,全球化在九十年代前尚未在足球世界出現。
 
足球全球化,最直接的體現是球員和資金自由流通。球員的限制在九十年代開始逐步取消,當時歐洲法院裁決當時15個屬於聯盟國家的球員在其他歐盟國家不受外援名額限制,加上蘇聯解體,東歐球員可以外援身份投效西歐球會。自此,西歐頂級聯賽充斥無數外援,以英超為例,現時外藉球員佔註冊球員總數近50%。
 
無可否認,放寬輸入外援令高質素球員過於集中在某幾個國家的聯賽中,令國與國之間的聯賽水平不斷拉闊。以歐聯為例,近年的淘汰賽的席位幾乎被英格蘭、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國的球會壟斷。西歐列強由於有戰績支持,電視轉播費、獎金和紀念品收入都水漲船高,令他們有更多資金引入更多球技出眾或受全球球迷愛戴的球星。
 
可幸的是球會間強弱懸殊的情況未有在國家級的比賽中出現,相反,各國高質素球員由於在高水平的聯賽中得到更多磨練機會,以致國家隊的整體實力得到提升。因此,在過去五屆世界盃中,每屆最少有兩支過去從未打入八強的球隊打入該屆賽事八強,反映容許球員自由流動雖拉闊各地聯賽的實力差距,但卻提升了國家整體的足球水平。
 
當然,足球全球化不單是球員間的自由流動和球會在世界各地吸引球迷觀賞比賽,更重要的是為球會吸引世界各地的資金注資和贊助。以英超為例,逾半數球會由外國班主擁有,而頂級球會的球衣贊助權動輒以數十億元計。不少外地和本地的博彩公司亦看中英超能吸引全球球迷注視,爭相在球場賣廣告,或索性購入中小型球會的球衣贊助權,如韋根、韋斯咸和樸茨茅夫等。可見足球全球化確實為各地的博彩公司帶來無限商機,令他們不惜付出高額贊助費亦希望換取在廣大球迷前曝光的機會。
 
不過,無論足球如何成功牽動全球球迷,在美國這個全球體育觀眾最多的國家依然無法佔一席位。但是眼見足球龐大的潛在市場,懂得做生意的美國人又豈會視而不見,因此美國資金在上世紀末買下巴西著名球會哥連泰斯,之後又買下受港人愛戴的曼聯和利物浦等英超球會。
 
在美資入股後,班主們在三支球會確實渡過了一段短暫的風光期,哥連泰斯在收購翌年力壓曼聯,初嚐世界冠軍球會盃;曼聯亦於過去數年一舉奪取英超、聯賽盃和歐聯等數個獎盃。不過,美國班主對球會的運作和歷史沒有太大認識,只懂從做生意的角度營運球會,往往予人一種唯利是圖的印象。因此,每有其他球會出好價錢收購旗下球員,球會定必善價而沽,導致球會戰績滑落,失去球迷支持。在眾球迷的壓力下,美國班主在2003年敗走哥連泰斯,而曼聯和利物浦的班主近日也遭受球迷猛烈抨擊。可見,在足球世界裡,賺錢並不是成功的最重要指標,美國班主明顯不懂得足球世界的遊戲規則。
 
或許,以上討論有助我們更深入思考香港以至世界在未來可發展的方向:

 

  1. 足球運動至今仍未在全球最大的體育市場穩佔一席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全球化的發展進程並不一定硬要他國接受世界主流。可惜,自冷戰結束後,國際貿易模式彷彿只有一套標準,如國家不跟隨這套標準,就好像只有死路一條。未知國際貿易市場可否讓足球的情況在其身上出現呢?
  2. 同樣是有外資背景的球會,阿仙奴和車路士的外藉股東得到球迷的支持和愛戴,相反曼聯和利物浦的美國班主卻成為落水狗,反映外資要成功打入本地市場,必須與當地的文化、習俗,以至能和過去的管理模式融合。近年各地出現大規模的反全球化示威行動,未知又是否與此有關呢?
  3. 在足球世界裡,球會間的定位十分清晰,有球會與所身處的地區建立緊密連繫,使之成為地區的象徵,因此策略上較偏向重用本土球員,如西甲的畢爾包和意甲的巴勒莫。有球會則以擴充海外市場為主導,以增加球會紀念品銷售和贊助收入,因此策略上以收購世界各地的球星為主,如西甲的皇馬和英超的曼聯。有球會專注培訓青年球員,待他們成名後,將之高價出售,再把資金投入訓練新一代的青年球員,如巴西和荷蘭等地的球會。可見,足球世界容許球會因應本身的強項、喜好和文化背景選擇自己的定位,未知國際貿易可否容許國家因應自身的條件走它們自己選擇的道路呢?
  4. 過去,有中小型的英超球會憑著將士用命,在本土聯賽取得佳績,殺入歐聯賽場,但之後為保戰績,不惜舉債收購星級球員,最終導致資不抵債,球會被迫以賤價賣走球員,最後更因戰績滑落而連降數級,現時在英甲浮沉的列斯聯正是當中的佼佼者。未知馬會近年不斷要港人『舉債』支持其無限擴充的「賭波業務」,最終會否導至社會道德破產,令更多人在生命旅途上浮沉呢?

願讀者在觀賞世界盃時,可發現更多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例子,擴闊自已的眼界!
 

 

相關文章

賭波合法化15年 合理修改加強監管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24/0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