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歌詞的社會意義

張志儉博士   |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05/10/2015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
大家都喜歡聽歌,但原因各有不同。有人喜歡沉醉在美麗的音符內,有些人以音樂減壓,亦有人於歌詞裡找到自己的剎那回憶,更有些人於歌曲中尋到慰藉。而歌曲有另外一個作用,就是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況,人們的生活百態。
 
就以工作態度為例,七十年代許冠傑的「半斤八兩」反映了打工仔的心聲:
 
出咗半斤力 想話攞番足八兩
 
大家都是希望努力得到公平的回報。之後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蓬勃,炒股炒樓致富者大有人在,所以LMF在二千年唱隻「大懶堂」:
 
想我都好想好似中咗頭獎 有嘢唔駛做 老世又吹我唔脹
日日等出糧 冇乜野需要緊張
 
到了現今世代,人們質疑工作的目的,生存的意義,所以My Little Airport來一首「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除了「半斤八兩」,許冠傑的「加價熱潮」亦道盡了當時通脹年代,甚麼都加價的慘況,其中一句:
燃油又話每卡七個六
 
更是可圏可點,當時香港乃英國殖民地,所以都是用英式單位,容量以卡侖計,高度為呎、吋,體重是多少磅。但當香港與世界接軌時,便以公升代表容量、公分計算距離、公斤量度磅重。此外,從前燃油分類不多,唯現在進入環保年代,有無鉛汽油作為選擇。到了現在,更趨時的會選擇電動汽車,減低空氣污染。
 
喜歡在歌詞中反映社會面貎的還有「達明一派」,其作品如「十個救火的少年」、「今天應該很高興」、「天問」及「今夜星光燦爛」等都刻劃了這城的面貎,人們的心態。而其中一首「禁色」更廣受爭議。這首歌初為人所共知時被解讀為描繪同性戀者的心態,但有趣的是在89年「民主歌聲獻中華」時,達明亦唱了這首歌,原因為何呢?細味當中幾句歌詞:
 
願某地方 不需將愛傷害
抹殺內心的色彩
願某日子 不需苦痛忍耐
將禁色盡染在夢魂內
 
歌詞所寫的,已從同性之戀提升至家國之愛,到了那時那日,人們才可以把心中對家國真正要說的話坦白說出來,而不會受到傷害呢? 
 
最後要說的樂隊,當然是Beyond了。當1988年曼德拉70歲生日時,他還在受牢獄之苦,而當時西方一眾名歌手樂隊,在溫布萊舉辦了一場音樂會,提醒世人這位民主鬥士的經歷,雖然Beyond沒資格參與盛會,但亦寫了一首「光輝歲月」,歌頌這位領袖。到了現在,家駒遺作「海闊天空」成了不少場合的主題曲,不單在香港,早陣子馬來西亞示威,甚至在陳可辛的電影「中國合伙人」中,都可聽到這首歌,人人唱著: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背棄了理想  誰人都可以
哪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從歌詞閱讀當時的社會狀況,是一道有趣的事。

 

關注範疇: 
傳媒
社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