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馬會「賽馬惠慈善」外篇 (明報.B13)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 監察賭風聯盟成員
07/05/2009

剛過去的博彩及獎券事務委員會就馬會要求新增5個賽馬日舉行的諮詢會,馬會動員了廣泛層面的人員撐場,當中包括其屬下職工、馬圈中人,以及因賽馬活動帶動生意的人士表態支持。

其中最矚目的是大學、重量級社會福利機構和受馬會資助團體的代表,一面倒地在會中感謝馬會慈善捐獻對他們的資助,惠澤人群。可是他們除了發出一個又一個的致謝聲明,為馬會面上「貼金」之外,卻全都迴避了「增加賽馬日」對社會帶來的影響這核心問題。

其實,在會議的前一天,其中一個受平和基金支持的戒賭機構才在《明報》指出:現時「更多打工仔靠賭賺錢」,又慨嘆賭風熾熱,「資源5年未增,輔導拖3星期」(見4月23日報道)。
可悲的是,該戒賭機構的求助個案中有63.6%表示曾賭馬,明明知道香港人沉迷賭馬的問題嚴重,但無奈其機構又接受了馬會資助,結果在第二天,機構的主管就到了博獎會,「感謝」馬會的資助,這實在是裏外不是人的悲哀。

將慈善捐獻變成廣告費

據我們所知,馬會現時往往既要求受助機構「冠名」,亦要求對方表態撐馬會,受資助的機構往往無可奈何。過往一些最了解賭博禍害的社會福利機構由於接受了馬會資助,因此,不便公開就賭博問題與馬會唱反調,馬會的捐款其實就好像「掩口費」,但今時今日馬會更進一步,將慈善捐獻變成廣告費。

對於馬會為求增加「5+20」個賽馬日(別忘記除了7月暑假的新增賽馬日,還有20個海外賽馬日,後者已可能高達130多場賽事),動員了城中重量級的政界、社福界甚至是宗教界人士來「壓陣」,還要在第二天就安排在天水圍舉辦大型招聘會,製造過萬人冒雨求職的悲壯場面,再在每個星期日播放《創造就業保職位》的電視特輯,其泰山壓頂、非過不可的懾人氣勢,實在叫人透不過氣。

當中也許大家並未留意的是在招聘會第二天,報紙上出現了「疑似新聞而更像是廣告」的報道去宣傳該招聘活動(見《蘋果日報》4月26日A7版),做法突兀之餘,更彷彿突顯了馬會對傳媒、政商、教育和社福界的操縱,令人感到「號令天下,誰敢不從」,誓要霸王硬上弓的氣派。

當我們看見博獎會當天彷彿為馬會「度身訂做」的貼金大會,不禁要問:究竟我們還有制衡馬會推廣賭博的機構和政策嗎?如果只要肯捐錢便奉若神明,為什麼我們要禁止煙草商贊助及冠名支持各項醫療、體育及青少年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