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馬會改革 家庭遭殃

陳永浩   |   監察賭風聯盟成員 | 香港大學博士生
16/11/2006

繼「一代橋王」夏佳理後,另一「橋王」陳祖澤走馬上任馬會主席,連同候任行政總裁應家柏,已率先發佈新一輪的馬會「改革」大計。曾到澳門視察賭博情況的新任CEO更說要「痛定思痛,要大力革新香港賽馬事業,讓馬場娛樂化,甚至家庭化!」《蘋果日報》6月13日
 
「馬場家庭化」是馬會面對連年下跌的賽馬投注額的眾多「救亡」措施之一,但其影響卻是最深遠的。馬會的「家庭計劃」,早於千禧年的慶祝活動中已有先例。其後,馬會推出一系列的家庭及青少年推廣計劃,包括合家歡晨操早餐會,以及藉愛國活動為名,於04年國慶賽馬日開放馬場予青少年入場。雖然馬會聲稱封閉投注區,卻容許青少年在看台與全體馬迷一起近距離觀看賽事,試想想在一個人人狂熱,叫嚷聲彼起此落的馬場中,單憑「不准進入投注區」就會隔絕賭博訊息嗎?馬會最新的建議,是將跑馬地馬場中場席改建成「小朋友專區,讓一家大細在內玩樂之餘,同時觀賞賽馬」。
 
馬會所謂的「家庭同樂」,美其名是提倡「家庭樂」,實質旨在吸引家庭客入場投注,甚至是培育「新一代」馬迷。馬會侯任行政總裁應家柏在回應有關質詢時,還理直氣壯的認為「賽馬不應只是一種博彩活動,也是運動。你到外國看看,哪裡會有馬場禁止未成年人士入場?」
 
應先生所沒有提到的事實卻是:賽馬在香港,的的確確是博彩活動!在大部份香港人心目中,賽馬就是單純的賭博,真正參與馬術運動的市民少之又少。試問一個正馬場中「落重注」,對著所投注的賽事狂熱陶醉,贏錢大呼小叫,輸錢粗口爛舌的家長,他還會照顧所攜同的兒女嗎?再退一步說,就算馬會能確切執行「隔離」政策,能做到禁止青少年進入投注區,難道就可以確保他們不受現場的賭博氣氛感染嗎?另一方面,如家長只是純以方便自己而不去照顧兒女,一到馬場就將子女扔在「同樂區」,只顧自己投注,難道這就是馬會提倡的「家庭同樂」嗎?
 
其實,應先生所謂的「家庭同樂」,說得坦白點,就是要救亡,更要將賽馬年輕化,以培養新一代馬迷為目標。我們看到的是:馬會改革,家庭遭殃!當初立法會通過修例,將賽馬監管權大肆放鬆,作為監管馬會的民政事務局,居然沒有任何回應,實在失職!更可悲的是,「不鼓勵賭博」政策,就像「八萬五」或「積極不干預」政策一樣,消失於政府空洞的承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