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反對馬會貪得無厭 增13天賽馬受注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29/03/2016

反對馬會貪得無厭  增加賽馬日令賭風更熾熱

 

明光社反對馬會建議在2016-17賽馬季度開始,於平日增加五個賽馬日,又受注八個非本地賽馬日的聯播賽事。理由如下:
 
1. 賭博次數愈頻密,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愈大
馬會本地賽事總場次已經過多:自從上次2009-10年度增加五個賽馬日後,馬會本地賽事的總場次就由733場(08-09年度)彈升到去年777場(14-15年度), 而投注額亦由668億暴增至1,079億。香港人的巨額投注難度還未能滿足馬會管理層不斷擴張業績的貪念嗎?而增加賭馬的機會,等於吸引更多人跌入賭博的陷阱。而賭博次數愈頻密,成為病態賭徒的機會愈大,馬會為何仍然一意孤行,要增加超過100場下注的賽事,不斷誘使及刺激馬迷更積極地參與睹博呢?
 
2. 增加更多夜馬場次,使兒童及家庭受害
馬會於09年申請增加五個賽馬日時,承諾為政府增加五億收入,根據馬會年報,馬會的確按承諾增加稅收,不過要留意的事其後幾年在沒有增加賽馬日的情況下,因著投注額的上升,實際上每年也增加五億收入。可見馬會常常說收入將會下降影響稅收,只是狼來了的謊言,因為這幾年累積的博彩稅由81億升到123億。此外,我們並不認為社會要因為這筆稅款,而增加更多賽馬日(特別是夜馬)。馬會諸公若真心想做善事,請為一眾馬迷留下更多可以陪伴家人的時間,因為兒童及家庭是賭博最大的受害者。
 
圖一:本地賽馬總場次與投注額關係 (資料來源:《馬會年報》)
年份 總場次 投注額(億) 純利(億) 博彩稅(億)
14/15 777 1,079.25 45.13 123.00
13/14 771 1,019.70 43.43 117.83
12/13 769 939.56 40.88 110.45
11/12 769 861.17 37.95 101.59
10/11 767 804.13 35.94 95.57
09/10 767 754.97 33.98 90.02
08/09 733 668.20 30.85 81.20
07/08 730 676.85 31.48 82.86
06/07 726 640.00 28.99 80.39
 
3. 建議增加足球博彩稅10%,增加收入
馬會近年透過足球博彩的投注額不斷上升,根據馬會年報的數字,08-09年開始至去年,投注額幾乎倍增(見圖二)。可見,即使馬會不增加賽馬日,在政府和博獎會無視和任由馬會增加足球博彩的受注場次下,馬會沒有賠本的空間,單單2014-15年的足球博彩所收的博彩稅就有55.765億,比前一年的44.772億,增幅達24.6%。我們認為如果政府仍然擔心稅收下降的話,可以考慮增加現時只收50%足球博彩淨投注金收入的稅項到60%,如此就不用增加賽馬日,也可以確保相關稅收可以維持。
 
圖二:近年足球博彩的投注額不斷上升 (資料來源:《馬會年報》)
年份 投注額(億)
14/15 782.49
13/14 621.97
12/13 506.06
11/12 472.85
10/11 397.63
09/10 389.08
 
4. 以賭博收益支持慈善工作是包括的糖衣毒藥
馬會在其最新年報中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慈善公益捐款高達38億元,事實上該年波馬六合彩的投注額近2,000億,我們首先就質疑這種資源分配的方法合宜嗎?香港的社福機構有很多需要恒常撥款的活動,最後居然要依賴馬會而不是由政府撥款,這不是馬會的問題,而是政府資源分配的問題。馬會現在以自己為「大慈善家」,並要受助機構為其背書,撰寫支持馬會的信件,甚至出席公聽會為馬會歌功頌德,將所謂善款當作宣傳費,為馬會臉上貼金,如此資源分配是本末倒置,撥出賭徒血汗錢的一些零頭做慈善,最終卻增加賭博對社會的傷害,讓更多人陷入沉迷賭博的世界,這只是糖衣的毒藥。
 
5. 增加聯播非本地賽事及接受投注,將導致非法外圍進一步增加
最後,馬會一直以來皆以打擊非法外圍為藉口,增加賭馬和賭波的場次及玩法,但非法外圍從未因而受遏止,因為合法賭博和外圍本來就是共生共榮的孖生兄弟,增加更多賽馬日,只會為外圍帶來更多收受投注的機會,受害的仍然是缺乏自制能力的賭徒(特別是入世未深的年青人)。
 
為此,在沒有更改現時的「不鼓勵賭博」政策下,我們反對馬會兩個建議,救救馬迷,大家總不希望下一輪的自殺潮轉往一眾年青賭徒吧!

 
明光社

明光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