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文章

主要索引標籤

難關難過難難過?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13/08/2010

每逢會考放榜日子,傳媒總會像連續劇般日日追訪。好的固然有十優狀元發憤圖強的故事,也有成績未如理想的同學像走到「末路」一樣,到處飛撲學位。尤其今年會考加上「末代」,悲情感覺更深之餘,學生求學心切,一來重讀的機會減少,也不希望轉去新制,以致不少升學學額迅速額滿。

坐言起錨!── 教會如何參與社關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0/07/2010

當大家還是爭論「起錨」或是「超錯」時,社關行動(特別是直接的服侍)是教會回應社會議題上,少有爭議的一環。面對今日的香港,到底教會和基督徒群體可以為社會作甚麼?如何去作?在坐言「起錨」,關心社會的事工上,筆者走訪了個別教會和基督教機構,看看在各種社會問題和回應行動上,教會可從甚麼做起,有甚麼可行出路?

再談賭博問題

陳永浩博士    |    監察賭風聯盟成員
27/05/2010

就日前繆鴻山君之文章,筆者有以下幾點回應,敬望賜教。

同理與倫理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4/05/2010

 社工是一門助人自助的專業,擁有獨特的專業理論、知識、價值觀、工作方法及應用技巧。社工常常站在弱勢群體中間,以同理心去傾聽、了解他人的感受,以及幫助有需要的個人或群體。可是,在一些具爭議性的問題上,當倫理觀與同理心互相拉扯,社工又應如何「企位」?

給倫理和價值觀一點空間盤旋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4/05/2010

良好意願,沒有倫理和道德的制衡,是兩刃的劍,既能幫人,但也害人。

還我「清純」體育版!

陳永浩    |    監察賭風聯盟 成員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4/05/2010

作為一個「只睇波、不賭波」的普通球迷,筆者只想看到有一份只講體育,不講賭波,只重球品,不計賠率的「體育版」。但現時香港報刊的體育新聞,基本上已與波經融為一體。究竟我們能有「乾淨」一點的體育版嗎?
 

馬照跑 波照賭?

陳永浩博士    |    監察賭風聯盟成員
13/05/2010

賭博其實是……

人生一次 vs 必有一翅?

陳永浩    |    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03/05/2010

  從早前有關外國捕獵鯊魚「劏魚鰭」的新聞引來對吃魚翅與否的討論,到最近一些關注環保的網友發起了「魚翅婚宴——人情七折」的行動,「人生一次、必有一翅?」成為近日網上熱爆的話題。「人情七折」的行動倡議,如新人婚宴中菜單上有魚翅菜色,與會者就把人情打七折,然後以餘款捐給環保團體。發起人相信,這樣可以慢慢地把傳統喜宴舊思想改變過來,把濫殺鯊魚這個惡習改掉。
  

生命倫理,也要「高速」

陳永浩    |    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研究主任
24/03/2010

年初的「反高鐵」示威,引起了之後的「八十後」討論。後現代主義的思潮,權力論與公民抗命,成為了熱門的話題。可是在這些熾烈的城中熱話裡頭,教會,你在那裡?我們答得上話嗎?

社關?你有關! 明光社「教會社關事工巡禮」

陳永浩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4/03/2010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告訴本國的子民說:我使刀劍臨到那一國,那一國的民從他們中間選立一人為守望的。」(結33:1-2)

面對無日無之的青少年濫藥、援交、欺凌等風氣、我們看似無能為力;覺得不對,但又好像無言以對。當社會風氣日壞,鼓吹放縱、輕視貞潔、祟尚金錢,人心惶惑的時候,教會豈能坐視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