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投票前必須思考的三個問題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06/09/2012

9月9日立法會選舉投票之前,有三個問題希望大家一定要思考:

1你希望香港未來四年的發展是怎樣?

2為了這個發展你願意付出甚麼代價?

3為了不要令自己作出錯誤的決定,你有沒有做好最基本的功課?

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勢基本上是一場悶局,由於基本法的限制,令到立法會不能夠有效反映市民大眾的意願,一些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既沒有代表性,亦毋須競爭已經自動當選,他們根本毋須向整體市民問責,只是維護社會上某些既得利益團體的特權,怎會不令市民大眾反感呢?若果今屆沒有更多支持盡快落實全面普選的人當選,大家可以預計,在新的立法會商討下屆(即2016年)立法會選舉安排的時候,能夠爭取更多普選議席的機會就會愈細。沒有一個能夠準確反映市民大眾真正意願的議會,對政府不能夠發揮真正有效的監察,這種民怨不斷加深,官民對立的社會氣氛只會沒完沒了的繼續下去。

另一方面,在選舉的過程之中,最令人心痛的是見到同室操戈,一些本來應該是戰友的人,為了爭奪相同的票源而互相攻擊,雖然選舉不是請客吃飯,但是亦不能夠為了贏得議席而不擇手段,做人有一些基本原則是不能夠放棄的。參與選舉,大家當然都是想贏,在選舉期間,就算大家本來是戰友,都可以批評對方的政綱,正如在民主路上,都會有激進、溫和以及「又傾又砌」等不同的取態,這個其實亦反映了多元社會的真實情況,但大家不應該肆意的污衊別人的人格,若果說今日覺得對方邪惡不堪,選舉過後又可以稱兄道弟,只會令人覺得很虛偽,我們為什麼要選一些這樣虛偽,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做議員呢?

另一方面,由於國民教育的爭議,立法會選舉最近有單一議題化的趨勢,當然,國民教育這個課題很重要,作為中國人應該認識自己國家的歷史、文化和國情,好的當然要知,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當中有不少精粹,可以令我們自豪和應該努力去保存。不過,無論過去和現在亦有不少的錯失,令下一代認識和明白國家曾經做錯甚麼,認真反省,才可以避免重蹈覆轍。由於過去一段時間,國內有很多的做法令香港人十分之反感和憂慮,例如劉曉波、陳光誠和李旺陽事件。在政府和人民之間嚴重缺乏互信,反對呼聲愈來愈高的情況之下,繼續強行推動國民教育的效果只會適得其反。退一步海闊天空,政府若果能夠暫緩推行,讓大家可以有機會冷靜下來,重返理性討論,究竟國民教育應該用甚麼名稱、教甚麼和怎樣教,長遠來說,可以減少市民大眾一些不必要的猜疑。

不過,個人亦不同意將國民教育變成立法會選舉的唯一重要議題,其實,除了民主發展和國民教育之外,其他的民生議題和家庭價值亦是十分重要,例如不少同性戀的社運團體已經成功拉攏一些政黨表態支持在下屆立法會重新提出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很不幸,很多外國的經驗都顯示,這條表面是反歧視的條例,實質上會帶來逆向歧視,令一些不贊成高風險的同性性行為(特別是肛交)的人士成為被懲罰的對象,嚴重侵犯市民的良心和言論自由。大家若果不想好像外國一些地區一樣,要印製一些童話故事,告訴幼稚園的學生,其實王子不一定要娶公主,王子和王子一樣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並且將性傾向歧視條例列入教師專業守則,一定要教師和家長認同同性戀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話,大家就應該小心一些看清楚各個黨派和候選人的政綱和立場。其實明光社和一些友好團體就不同候選人對家庭價值的取態向所有候選人發出了問卷,大家想知道他們的取態,以及一些候選人過往就有關問題的言論,可以上明光社的網頁,或者直接按此瀏覽

投票之前,想清楚,你希望未來四年香港的社會向那個方向走,你想純粹發洩對現況的不滿,還是真正希望可以向正確的方向邁進?其實怎樣艱難也好,行前一步總好過原地踏步,不過,方向一定要正確。若果大家不做功課,純粹聽一些候選人叫出一些響亮的口號,憑電視和鏡頭前一些感性的畫面就輕易決定怎樣投票,最終受害的只會是我們自己和下一代。
 

相關文章

投票需要的考量

張思晉 | 明光社項目主任(社關行動)
21/07/2016

來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即將開展,各疑似或已公布出選的候選人已積極開展工作。要邁向成熟的民主社會,除了要有高質素的候選人,亦要有高質素的選民,因此投票亦成為了一個重要課題。

因應政治氣氛轉變,本土派崛起,加上建制及泛民皆有重量級的現任議員退居二線,來屆立法會選舉形勢令人難以預算。去屆建制派以總得票票數比泛民少的情況下卻取得更多議席,配票的精確程度令人訝異。因而香港大學的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期望透過協調令非建制派取得過半議席。

當然,作為選民可因應政治形勢作出策略性的投票,如家庭中的自我配票,或觀察支持陣營的黨派或候選人勢危而更改投票決定等,其實隨着近年互聯網的發展,已有網民自發性的作出配票呼籲,可惜因參與的規模及掌握數據的困難皆令這些行動未成氣候。撇開政治性的角力,投票是否只應或只可根據政治理念來作決定呢?顯然未必。

投票時的考量,可以參考各方面的因素,包括:候選人的政綱、能力、過往的政績、有否政黨支援等等。如候選人以要求政府撥出儲備向市民「派糖」作為其中一項主要政綱,這是否足以作為一名議員四年任期的重點工作呢?如候選人只提出「要換人」、「相信我」、「我說到做到」等等空洞的口號,到底選民可以根據甚麼原因相信並投票給該候選人?在普選問題上,過往兩屆立法會選舉中,不少政黨的候選人都以此為爭取選票的綱領,今屆相信普選仍是政綱的重點之一,但到底是真爭取還是真口號,需要小心辨清。如果我們只單以政治理念及政治形勢來選擇候選人,便會忽略了議員在監察政府施政的這個角色,又或錯失了選出真正有能力、有承擔、能為香港謀福祉的候選人。其實無論新的候選人或爭取連任的議員,網上都會有他們的往迹可尋,投票前先看看自己那個選區或功能組別的候選人,誰人只說不做,或者有沒有為他們虛無縹緲的政綱做過任何事,並非十分困難的事。

誠然,香港是自由社會,每名市民有自由投票及不透露投票取向的權利,能按自己所重視的因素投票給候選人,甚至選擇會否參與投票,這亦體現了民主自由的可貴。

曾經刊載於:

《成報》 21/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