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曾經樂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

陳永浩博士   |   恒生管理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23/03/2016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

這是一個在地球另一方,古巴的故事。我們今天對這國家有印象的,可能是卡斯特羅,捷古華拉,甚或是其馳名的雪茄與女排。但其實,這國家的音樂,曾經輝煌。
 
深受前殖民宗主國西班牙、黑奴移民和近鄰的美國南方文化影響,古巴音樂集拉丁,歐美、非洲黑人音樂與本土文化元素之大成,在二十世紀初流行起來,最出名的「好景俱樂部」樂隊在首都夏灣拿夜夜笙歌,著名的歌手,如結他手兼主唱Compay Segundo,女主唱Omara Portuon等,甚至會衝出美國登台發展,與古巴的雪茄棒球隊齊名。

直到1959年。共產主義上台,流行音樂份屬糜糜之音,慢慢打壓至無影無蹤。樂手變回普通人,歌手變以擦鞋為業。心中可仍有火,卻慢慢要熄滅了。
 
這樣,又到了1996年。一位美國音樂人Ry Cooder,不知從那裡找到一盒「好景俱樂部」的錄音帶,決意到古巴找回天籟之音。可是,古巴與美國不只沒有外交關係,更是敵對狀態,他要輾轉由美國轉到墨西哥,再「以自己方式」到了古巴才能開始尋音之旅。神奇地,他居然找到了年過90,當年的鋼琴手Rubén González,然後又找回「曾經」歌王的Ibrahim Ferrer,還有一生以低音大提琴為伍的Orlando "Cachaíto" López,和Compay,Omara等人都齊集了,更錄製「美景俱樂部」紀錄片和專輯,使古巴音樂能重回世界樂壇。但諷刺的是,當這紀錄片和唱片發行時,一向以自由為榮的美國政府,卻以「與敵通商」罪名,向Cooder處罰。
 
一別,四十年。為何他們可以堅持著?他們都說:不知道啊,就是心中有團火!就這樣,無唱無彈三十年的一班老人家,就展開他們音樂生命的另一章。又十五年過去,片中的歌神 Ibrahim,90歲的鋼琴神手 Rubin,結他歌手Compay 都一一走了;就是「後生」一點的女主唱Omara,其實已是位85歲的婆婆了…

他們就此決定,舉行一回「告別演唱會」,然後就要回老家真退休了!在本年三月中旬,他們來到香港藝術節作了三場演出。70歲的結他手,80歲的喇叭手和85歲的女歌手,行出來還替他們擔心,點知章樂一起,「上身」一樣,兩小時,無中場休息,無「換衫」,無「爛Gag」,真材實料,又唱又跳!本來以古典音樂為主的文化中心音樂廳,一晚大家都站起來,一唱到尾!

明光社
 
他們的音樂故事,正正說出了古巴人的近代史:由被壓迫著的宗主國,強鄰的影響,變成了自身獨特的音樂文化,也代表著古巴最燦爛輝煌時期的聲音,雖被共產主義滅聲,但卻仍然活下來,這重見天日的勇氣!實在叫人敬佩!

 

關注範疇: 
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