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美國新一輪的跨性別平權運動

30/05/2016

美國最近牽起了新一輪的跨性別平權運動。2016年5月,聯邦政府要求全國所有受聯邦資助的學校容許跨性別學生按照其自認性別使用男的或女的厠所、儲物室、浴室以及宿舍。另外,老師若拒絕按照跨性別學生所喜歡的稱謂去稱呼他們,會構成騷擾及犯法。較早前 (2015年12月),紐約市人權委員會已將這些「權利」賦予在工作間,住房供給,以及商品與服務提供的範疇內的跨性別人士。這無疑對市民的私隱、安全、言論自由等帶來深遠的影響。

1. 厠所、浴室及宿舍的性別模糊化

2016年5月13日,聯邦政府向全國公立學校發出一份備受非議的信件,[1]聯邦政府根據聯邦教育條例[2]及其落實規則[3]的規定,在信中要求學校不能對跨性別學生作出歧視。

條例規定,接受聯邦資助的學校的課程或活動不能存在性別歧視,但亦有例外情況,其一是學校有權按照性別劃分校內設施。規則亦指出,學校可按照性別劃分厠所、儲物室、浴室及宿舍。聯邦政府認為,條例及規則中的「性別」是指一個人主觀上認同自己所屬於的性別 (自認性別),故此,一個生理上是男性但自認為女性的學生,與其他女生一樣,有權使用專供女生使用的設施。

聯邦政府根據這種對「性別」的曲解,要求學校必須容許學生按其自認性別使用男的或女的厠所、儲物室、浴室及宿舍,學校不能要求跨性別學生使用獨立的厠所、浴室及宿舍。跨性別學生無須提供其自認性別的醫學證明,當一名學生、其家長或監護人通知學校,該名學生的自認性別不同於其生理性別時,學校便須按其自認性別看待該名學生。另外,學校不能基於家長、其他學生及社區人士的反對而剝奪跨性別學生的以上權利。

換句話說,一個純粹聲稱感覺自己是女性的男學生,可以在毫無限制底下,與其他女學生共用厠所及浴室,以及與她們共用宿舍內的同一間房間,這無疑對女學生的私隱及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2.「誤用」稱謂也構成騷擾

另外,聯邦政府的信件又指出,學校需確保學生不會因跨性別身份而受到騷擾。這種騷擾的具體內容,可見於芝加哥公立學校最近發出的支持跨性別學生的指引。[4]該指引指出,學生有權按照與其自認性別相符的稱謂而被稱呼 (例如,一個「男跨女」的學生有權被稱呼為「她」或「Miss」)。故此,若老師或其他學生有意地或持續地拒絕按照與其自認性別相符的稱謂來稱呼一名學生 (例如,稱呼一個「男跨女」的學生為「他」或「Mr.」),將構成騷擾並違法。

稱謂是社會裡人與人之間溝通的一種工具,它的本質是群體性的,它的使用需要溝通雙方的相互認可,故此,它的使用必然是按照社會裡約定俗成的慣例。稱謂不能按照被稱呼者的主觀意願來決定,否則溝通便會受到阻礙,亦某程度上影響稱呼者的言論自由。稱呼別人固然要帶著一份尊重,但是,如何被稱呼不能被提昇為一種絕對的權利。若一個人因為沒有按照對方所喜歡的稱謂去稱呼對方,而被指控騷擾對方及犯法,是何等荒謬的事! 不按別人的喜好辦事,與騷擾別人,是兩碼子的事!

3. 跨性別人士的福利

以上的自認性別凌駕生理性別的做法,不單在校園內發生,亦發生在工作間,住房供給,以及商品與服務提供的範疇內。紐約市人權委員會於2015年12月發出的一份關於性別認同及表達的指引[5]中指出,雇員、租住房屋者以及客戶,有權按照其自認性別使用男的或女的厠所、儲物室及浴室等設施。他們亦有權按照其喜歡的稱謂而被稱呼。

另外,雇主向雇員提供的醫療福利,必須包括向跨性別雇員提供性別過渡或性別確認的護理 (transition-related care or gender-affirming care),這些護理包括荷爾蒙注射、聲線訓練及手術。這要求某程度上分薄了其他雇員可享用的有限的醫療福利,亦有可能影響持守身體完整性信念的雇主的良知自由。

4. 結語

總括而言,美國最近的跨性別平權運動,與性傾向平權運動一樣,是一種以主觀感受凌駕客觀現實的不合理的訴求。自認性別優先於生理性別,故此,按照一已的自認性別行事,可以凌駕男女共用厠所對女性帶來的生理威脅。一已對稱謂的喜好,可以凌駕社會裡普遍認同的溝通原則,以及凌駕別人的言論自由。一已對變性的主觀渴求,可以左右雇主向所有雇員提供的有限的醫療福利,以至間接地影響整體社會資源的分配。

一以言之,這一輪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性別混淆,對市民的私隱與安全,言論自由,良知自由,以至社會資源的分配,帶來深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