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基於防疫考慮,本社辦公室將暫停對外開放,直至另行通知。不便之處,敬希原諒。

生命倫理

基督徒可以看《金瓶梅》嗎?

吳庭亮博士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11/07/2013

基督徒可以看《金瓶梅》嗎?

「基督徒可以看《金瓶梅》嗎?」這是五月份對談中一位參加者的問題。艾阮博士在是次對談(第二及三頁)中從西方小說的源起與發展說起,幫助參加者明白小說的本質,從這個角度來欣賞小說。她也引用了一些例子,說明如何進行信仰的反思,但又不是純粹道德批判。她引用小說家昆德拉的話指出,讀者可以在小說裡的想像空間中找尋「被遺忘的存在」,引起共鳴,甚至觸動生命。

外在美並不代表全部

張勇傑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28/06/2013

已故歌手黃家駒曾表示:「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在他逝世二十年後的今天,情況仍舊。當歌手的不需要動聽的嗓子,只需擁有美麗的樣貌。多年來青春偶像歌手如音樂椅般換了一批又一批,但真正有實力的歌手還是那幾個。美麗的樣貌能增加觀眾緣,讓歌手更易「入屋」,但這不應是當歌手的先決條件。外地的樂壇與香港不同,只要你有實力,外表上不夠吸引的歌手亦能被力捧,讓聽眾能享受真正的音樂。 

逆境中的母親

文麗兒、黃仲賢及羅遠婷
明光社項目主任
08/05/2013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到今天仍是十分適切。母親十月懷胎,承受著生產之痛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相信每位媽媽都希望自己子女的成長盡都順利。可是,有時候在現實中就是會有落差。子女在成長路上失足跌倒,作為母親的免不了心如刀割。可是,母愛的偉大就在於無論子女在何種情況,都總會不離不棄。
 

情人節談情——孤星淚的多樣情

吳慧華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14/02/2013

2月14日是「談情」的好日子。一想到今天,大家即時想到的可能只是「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的愛情。愛情——從來都是觸動人心的,更成為不少創作人手中重要的題材。不過,除了愛情,人世間尚有不同的感情,同樣震撼人心,讓人感動。

一念之間

梁林天慧博士
明光社董事
17/01/2013

最近,有機會跟修讀社工系的學生們探討有關小組工作的技巧,當中提到若果長者思想負面,應否讓組員藉小組時間開導他?學生們就正正遇上這個情況。有位名叫阿國的伯伯,他經常長嗟短歎及一面無奈,因為他的兒女對他冷漠,甚少探望兩老。小組內的另一位長者阿倒認為阿應慶幸有老伴相隨。

最低工資,最長工時?

── 生命倫理錦囊12期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27/12/2012

當香港開始訂立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的時候,社會中引發了激烈的爭論。站在僱員立場,自然是贊成對勞工立法保障,但也有人認為這有違了香港持之以恆的自由經濟市場原則,雙方皆有理據,莫衷一是。究竟,勞動是甚麼?勞動是不是「打工賺錢」這樣簡單?在討論這問題前,我們需要將「勞動者」、「勞動力」和「勞動市場」界定清楚。[1]

財富的祝福?!

吳庭亮博士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14/11/2012

「求財有道——如何做金錢的好管家?」這個題目吸引了52位弟兄姊妹,一起在9月份的對談中,反思神如何藉工作給予我們金錢,不單滿足我們家庭的需要,甚至可以祝福其他有需要的家庭。曾任政府高薪厚職但已轉到中國神學研究院作延伸課程主任的黎高穎怡姊妹,與參加者分享她作為基督徒對財富的看法。從新舊約中,她分別列出神藉財富祝福人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