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要講」 老師都要坦白

──要緊是互相尊重,不能棒打
陳穎翎   |   明光社項目主任 (編輯及政策研究)
09/11/2009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先生,在中學任教廿多年,近七、八年致力於教師培訓工作。他認為這二三十年,後現代社會的思潮不斷衝擊傳統理念。

真情濫情,最緊要係「快靚正」

「入行時,學生拍拖確是沒有這樣早。現在中一、二非但渴求拍拖,而且對象不分性別,加上傳媒的渲染,以便「快靚正」地促銷其相關的愛情資訊和產品,學校的戀愛風氣有增無減。」
 
何表示,學校進行的是集體教育,大部份的師生關係很難個體化,「一對一」的關心模式很難做到。面對社會不斷簡化從結識到性接觸的戀愛程序,老師們可做的甚少。

並非刑事,老師都應該拍過拖

 「現在女生愈來愈主動,如今由認識、戀愛到性行為,最快兩三日就成事。男女校出現的多是異性戀,而男校或女校就多是同性戀,兩者都在增加。」何根據這些年來的教師培訓經驗,總結了過百名於不同Banding學校,處理輔導及公民教育的老師的情況。
 
「老師面對此情此景,很多時都免不了『曉以大義』,擔心一些自制能力不高的同學們會『搞出人命』或『做傻事』。不過今日的同學大都會說『難道老師以前未拍過拖嗎?』等。遇上同性戀的同學,直說老師『落伍』、『歧視』、『保守』、強調『無犯法』、『唔係刑事』的就更多。」

吸收力強,要學的還有很多

 「作為教育工作者,面對學生由小學到中學,即如聯合國所言:『Learning how to know, how to do, and how to live together.』是他們的任務。」何認為此時期的青少年大多未能妥善處理感情事,過早談戀愛,局限了學生的認知發展,同性異性戀亦然。
 
「不過說到處理,什麼『棒打鴛鴦』、『棒打鴛鴛』或是『棒打鴦鴦』都不可行了。提高德育及公民教育課,善用外界資源,以及老師多作分享式的教育,均能有效提高同學認識和處理個人的情感的能力。」

「在討論的過程裡,無論是何種形式,最重要的是讓同學和老師能夠暢所欲言:我們可援引意見,但要緊的是大家可以交流之餘,師生的立場和理由都能清晰表達。」何漢權認為,無論是什麼團體,只以單一形式把某種性傾向的思維帶入師生中間,都不適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