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作繭自縛的核威脅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31/03/2011

近日因日本大地震,繼而引發了核電廠洩漏輻射的重大危機。當我們看到一天又一天關於核電輻射超標的消息;當我們看見福島核電站的勇士們的故事;當日本大片大片的土地、海面和農作物因核電事故而受到嚴重污染,我們實在要問:「還要核電嗎?」

其實,不停的耗用資源,在日本已見惡果。網上有文章指出,日本37萬平方公里,卻幾近誇張地修建了57個核電站,而一個核電站又有四至六個反應堆,即日本全國有三百多個反應堆,差不多每一個縣就需要一個!對電力和能量的貪婪,變成了今日的計時炸彈:一來因持續不斷上升的電力需求,舊的核電廠根本來不及更新設備,就要加快建造反應堆應付新的需要(如福島電站的一號反應堆就是這樣持續運作,原本是計劃在今個月退出運作的),二來就是污染環境:看似潔淨的能源,其實是一個永遠要終極處理核廢料的無底洞。一次意外,就像將所有的事揭露出來。

可是,殘酷又諷刺的事實又告訴我們,我們原來就是核能發電的受惠者。當我們身在九龍、新界,其實正是使用着來自只是距香港五十多公里大亞灣核電廠所發的電,而就近的嶺澳核電廠也正如火如荼地大興土木。若再加上建設規劃中的新核電項目,中國內地已有21個反應堆等待着我們。而這樣還未計算諸如印度等新發展核電的國家,或如法國等已將核能發電廣泛使用國家的情況(法國發電量的八成是來自核能的)。當我們「勁鬧」大亞灣核電危險時,請我們也要清楚知道:那核電廠是為我們發電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參與今年的「地球一小時」活動。這個由世界自然基金會發起的運動,2007年在澳洲悉尼首次舉行,有200萬人響應熄燈一小時,至2010年「地球一小時」行動已擴展至128個國家,逾4,000個城市參與,在香港亦有逾250萬市民為捍衛地球的未來而熄燈一小時。當然,單單熄燈一小時並不能節省很多能源,但這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反思:我們平時耗用的電力、能源、永遠不熄的電腦,電話,是否都用得太過分了?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的資料指出,如果地球上每個人都像普通「香港人」般生活,這個世界便需要足足2.2個地球的資源才可以支持下去。我們是否太浪費了?要避免核意外,是否要先營造一個毋須依賴核能的環境呢?

曾經刊載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