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外傭也是我們的弟兄姊妹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
20/03/2014

一名印傭被虐打事件,引發全城甚至全球對本港外傭的關懷,以及對她們在香港生活情況的關注。根據入境處2013 年 12 月的數字顯示,已有320,988 外傭在港工作,佔香港總人口 4.5% 以上。[1] 外傭是組成香港人口的一個重要部份,不過他們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他們有甚麼需要?似乎會關心的人,少之又少。

Gemma J.Dayagonon,32歲,來港三年,之前在外地打工四年。她的第一份工,在沙地阿拉伯一個回教家庭工作,根本連祈禱也有困難。因為他們是反對基督教的,所以Gemma無法參與公開敬拜。
 
Gemma一談工作生活,她握緊雙拳,說:「We fight!(我們爭戰)」但與誰呢?與她的老闆。「有時在工作上,我們會有不同的誤會,被誤解,但我也算是努力工作,也有能力學習,當然有時也會發脾氣,但我會努力學習忍受著。」
 
來港三年,續過約一次,但Gemma認為要建立香港人對外傭的信任,並不容易。她說:「我做家務的時候,有時會默想一下上主,想到有意思的東西時,就會拿起筆記本記下。試過有一次,在燙衣服的時候想到上主,於是突然走回房間拿紙和筆。主人不明白我在做甚麼,只覺得我在偷懶。那時,感覺的確有點受委屈。」
 
教會與肢體  成為避風港
離鄉別井在另一個地方打工,語言、文化上的差異,再加上孤身一人,壓力也特別大。Gemma雖然在香港有返教會,亦有其他肢體的扶持,但有時聽到家鄉的「音訊」,人在異地,也會特別敏感,牽動很多情緒。採訪當天,Gemma就說知道菲律賓家中出了些狀況,她人在香港,不能即時跑回老家去,又不能在工作的時候打電話了解。有時想得入神,失魂了,於是被老闆指責,情緒就更不穩定了。
 
雖然辛苦,但Gemma因著教會的支援,令她能在不同的事情上,學習謙卑與忍耐,特別是現時寄人籬下,更要學習去愛自己的僱主。她說:「我很疼愛主人家中的小朋友。他們雖然有時頑皮,但整體都十分可愛。有時我會講聖經故事給他們聽,也努力傳過福音。我很感恩,因為整體上我的工作雖然很忙碌,但仍然能經歷上主的愛。」
 
另一位菲傭Fely M.Moralda,五十八歲,是一位老香港,自九二年已在香港做傭工。已替現時的老闆打工近十年了,不過她沒有想過要拿身份證,只覺得在香港打工不錯;而她堅持選擇基督徒做「老闆」。她說:「自己本身在天主教家庭長大,我好幸運第一次來香港打工就遇上了基督徒老闆,後來我被介紹給不同的僱主,於是一直就留在香港工作。整體來說他們都是好老闆,都有商有量。」
 
就近月的外傭遭虐待事件,二人均異口同聲表示擔心。Gemma說:「一個人在家中,當然會有擔心的時候,但是我們會祈禱,相信主會帶領我們。我們也會為其他姊妹祈禱,因為這些事隨時也可能發生。」
 
 
一名印傭被虐打事件,引發全城甚至全球對本港外傭的關懷,以及對她們在香港生活情況的關注。根據入境處2013 年 12 月的數字顯示,已有320,988 外傭在港工作,佔香港總人口 4.5% 以上。[1] 外傭是組成香港人口的一個重要部份,不過他們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他們有甚麼需要?似乎會關心的人,少之又少。

全文內容:

  1. 外傭也是我們的弟兄姊妹  (此文)
  2. 助外傭融入本地 教會角色不可少
  3. 外傭、中介公司、僱主各為自利 傷害信任
  4. 外傭資料室

 


[1] 香港僱傭中介總會,《人力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有關外籍家庭傭工的政策及規管職業介紹所意見書》,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mp/papers/mp0227cb2-870-8-c.pdf
 
 
關注範疇: 
社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