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糖果性教育:不可跟別人回家

熊嘉敏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24/07/2019

有次女兒向我討棒棒糖吃,我忽發奇想,手裡拿著棒棒糖,問她說:「如果放學時,街上有一位哥哥把糖送給你吃,要拖著你到他的家,你會跟他走嗎?」女兒望著那枝棒棒糖,眼睛閃閃發光,對我笑著點點頭說:「好啊!」。我頓時崩潰了!原來小時候媽媽說糖果拐子佬的故事,是真的!

我定一定神,鎮定地對女兒說:「不可以啊。只有媽咪、嗲哋、工人姐姐、爺爺和嫲嫲可以接你放學帶你回家,你也不能跟別人到他的家,知道嗎?」女兒點點頭。後來,我重頭再來一遍,問女兒相同的問題,豈料她仍舊以相同的答案回答我一次,唉,我再一次崩潰了。我在心裡為自己打氣:「媽媽加油!」。我決定把糖果藏起來,因為我留意到女兒只顧望著那枝糖,我要奪回女兒的注意力。

我笑著問女兒說:「誰人可以接你放學帶你回家啊?」
女兒說:「媽咪。」
我說:「很好啊!還有誰啊?」
女兒說:「嗲哋。還有工人姐姐……」
我點點頭然後問:「爺爺和嫲嫲可以帶你回家嗎?」
她想一想便說:「得!」
我問她說:「街上的哥哥可以帶你回家嗎?」
她說:「唔得呀。」
我說:「非常好啊!因為街上的哥哥可能是壞人。如果哥哥請你吃糖果呢?」
她搖搖頭說:「NO,NO!(唔得)」
我說:「對啊!不可以跟街上的哥哥回家啊!那麼跟街上的姨姨回家呢,可以嗎?」
她搖搖頭說:「NO、NO、NO!」

最後我把棒棒糖拿出來,問女兒:「街上有位叔叔請你吃糖,要你跟叔叔回家,你會答應嗎?」女兒說:「NO,NO,NO!(他)可能是壞人。」

我摸摸她的頭,再以最熱烈的掌聲鼓勵她,然後我笑著把棒棒糖遞給女兒。那刻我在心裡說:「YES、YES、YEAH!(對)」,同時我已決定,隔些日子再和女兒進行「糖果性教育」。其實要進行親子性教育並不困難,透過小朋友喜愛的食物或玩意,再加上一點愛心和耐性,並嘗試不同的方法,就能教導他們與人相處時要留意的地方,讓幼童學習如何保護自己了。

曾經刊載於: 

香港獨立媒體,24-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