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網中人,網中淫?

──網上援交資訊傳播情況
陳永浩博士    |   明光社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研究主任
27/07/2009

由最早於90年代初期在東京MSN?QQ?找朋友?上Chatroom?這些原本是極普通的網上平台,其實都可以是網上援交的重要傳播媒介。究竟現時本港的援交情況,與網上各個交友及通訊網絡有多大關係?
 
出現的援交現象,及1998年日劇《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在中港地區大熱開始,「援交」已由只為獲得金錢而答應與男士約會,但不一定伴有性行為的「交際行為」,變成了今天「學生賣淫」的代名詞。[1]
 
由日本的「交友電視」和「玩Line」說起
 
時至今日,援交除了由「純交際」變成了「賣淫」的活動外,援交的運作方法也有了很大的變化。援交最初在日本流行的90年代初期,除了朋友間的往來介紹外,有學生更藉著深夜播出的電視交友節目而援交。
 
後來,隨著手提電話興起,不少少女愛上了電話徵友「玩Line」。其實,「玩Line」就是一些電訊公司的收費徵友服務:男方打電話徵友是需要付款的(當年十分經典的收費術語就是:每6秒6毫),反之女方使用服務是免費的,這些徵友公司就是以女方免費來吸引女性打電話「供應」徵友者的需要。
 
女生在徵友熱線中得到徵友者的手提電話號碼,然後與對方交談,或參加電話徵友會。由於當時能使用手提電話的人都是較為富裕的,這種方式便成了援交少女找尋對象的方法。
 
突破點:網上平台與MSN
 
但以上所述的「交友電視」和「玩Line」對援交活動而言都不甚方便:首先是要真人露相(或是露聲),女生要和男伴「討價還價」是相當尷尬的。而「玩Line」徵友,雙方只是「以聲傳情」,相約出來見面覺得對方「貨不對版」的機會很高。自互聯網的通訊服務(如早期的BBSICQ到現在的ChatroomMSNQQ)發展後,援交相約活動便在網上蓬勃發展,成為援交活動的突破點。
 
現時網上援交的運作,最通常的模式是以「網上交友平台」進行的。在很多網上平台上,都有聲稱只准18歲以上人士登入的「成人交友區」(但其實大部份網站的「警告字句」都幾近兒戲,沒有任何措施檢查使用者是否已滿18歲)。
 
在交友區的平台上,想參與援交的少女就會留言,當中頗多甚為露骨,標題直截了當,例如:「我無錢,徵求援交」等。既然標題都是直接說明來意,大家也可想像當中的留言內容是如何「詳細」了。
留言中,除標明少女的年齡、三圍等資料外,援交少女更明碼實價開列各項服務收費,例如「熟客可以陪過夜」。而一次性服務,術語是「1Q」;兩次性服務,術語是「2Q」。還列齊「服務清單」,如:Bath(即沖涼)、BJ(即口交)、ML(即做愛)等。這根本像是將自己變成「超市特價品」一樣,將自己坦蕩蕩陳列出來,供網友選購。
 
當然,真正的交易是不會在網上平台上公開進行的。一來,網上平台是公開給所有人看的,如將交易資料寫出來就會給警方口實拘捕。二來,援交少女通常也不會將自己的相片放在網上平台上,以免給人「評頭品足」。
 
取而代之,她們會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最普遍的是MSN電郵地址),供有興趣惠顧的網友在MSN與援交少女商討交易細節,如交換相片、服務要求、銀碼、相約地點等。就這樣,男方和女方相約見面,援交就會「落地」完成了。
 
假自主,真悲劇
 
網上援交使不少少女以為,可以先在網站挑選客人,「拍拖」交流才決定是否「再進一步」,與賣淫本質不同,將援交合理化。[2]事實上,網上甚至有像「賽馬結果」般的「援交賽後討論區」,也有援交少女寫Blog暢談自己的感受。
 
但在「自主」交友的幌子下,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的傷心故事:不少援交少女最初可能是「試試下」,但在搵快錢的誘惑下都變成不能自拔,也有少女在援交時遇到客人「走數」、不禮貌及暴力對待。
 
2008年,只有16歲的少女王嘉梅,在網上援助交際討論區中以「KIMI」名義進行援助交際,結果慘被殺害,更被殘忍肢解,事件引起全城轟動,亦引起市民對網上援交的關注。[3]
 
事後,警方在本港的主流交友網站上登上警告字句。而事實上,使用網上援交平台,網民的身份資料,如IP Address或是電郵,都是會被記錄下來的。警方可藉著「放蛇」或是追蹤IP等技術追查和破案,簡單而言:援交等同賣淫,切勿以身試法。[4]
 

 

援交真是自主,還是製造悲劇?

 

 
[1]中華民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揭開網路假援交真詐欺真恐嚇的面紗》,http://www.cib.gov.tw/news/news02_2.aspx?no=297
[2]2009/06/17,《明報》,E02通通識,<價值扭曲援交不知恥>。
[3]2008/05/10,《蘋果日報》,A02要聞,<肢解案提堂被告一臉稚氣主控官指少女做愛時被殺>。
[4]2008/06/30,《蘋果日報》,A10港聞,<警鎖定五大援交網擬派臥底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