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通識教育教案分享

----壯樹「斷臂」的獨白……
許惠敏, 陳永浩   |   項目主任(傳媒教育) | 香港大學地理系博士研究生
29/03/2005

紅灣半島的清拆風波、保謢維港、南亞海嘯以至紅火蟻事件等,均喚起了香港人的環保意識,亦教人重新審視自己與大自然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若要追溯「天災」發生的緣由,其實不少都是人類自食其果的「人禍」,根本無法弄清楚孰因孰果,亦難算清到底誰又欠了誰這筆賬!

隨著種種「天災人禍」而來,是環保概念的湧現;保育、可持續發展、綠化、生態平衡等詞彙不絕於耳。然而,言猶在耳,似乎我們還是要在遭受「切膚之痛」時,才會醒覺自己對周遭環境造成的傷害。農曆年期間,擁有約百年歷史的大埔林村許願樹,每天吸引數以千計的善信前來許願,弄得一樹掛滿重甸甸的「鮮橙寶牒」,可惜善信們「餽贈」的厚禮,壯樹最終卻無福消受,落得「斷臂」收場,斷枝更傷及一老一嫩千里迢迢前來的祈福者,是祝福,卻也帶來咒詛!

自大年初四(2月12日)發生折枝傷人意外後,許願樹的健康亦備受關注,為免「枝毀樹亡」,當局隨後封樹禁擲寶牒,並邀請專家為大樹「診症」。樹木專家檢查樹幹狀況後,發現超過五成的樹幹有蟲蟻滋生,包括有被稱為「樹木殺手」的白蟻寄生,加上樹根被石屎水泥密封重壓,大樹存亡不容樂觀。(參蘋果日報2月24日報道)

事件引起社會廣泛討論,議論紛紛;堪輿學家及風水師齊稱為不祥預兆,是「神樹」對善信妙想天開的祈願警示;有巿民則懶理「神示」,祈福風俗最要緊,繼續狂擲寶牒不停手;林村村民則指摘政府卸責,沒有好好清理積聚樹上的寶牒,與習俗無關;有環保支持者及愛樹之人出來呼籲,停止「掟樹」行動;旅遊業界人士卻深恐封樹減低遊客數量;許願樹附近的小販檔主更是望樹輕嘆,生計大受影響,過肥年的好夢落空!要平衡各方利益,達成可持續發展的方案,這回真傷透腦筋了!

中國人相信大自然是有靈性的,只要互相配合,就能改變人生,可從「人與萬物為一」、「人與自然互相影響」的思想,「天人合一」的哲學概念反映出來。而山、水、樹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理論上與當今的環保意識不謀而合。然而不少傳統的習俗,似乎更善於化咒詛為祝福!

據2月22日《明報》的報道,嘉道理農場職員於2月初,在船灣淡水湖的涌尾停車場附近發現約30隻死去的觀音鳥,相信是農曆新年前被放生出來,由於放生鳥大多未能適應野外環境,往往不足一週便死去,祝福變成詛咒,猶如「鳥版許願樹」。原來雀仔街更以4元出售一隻放生鳥,反映放生已變成一種「習俗」,部份人更認為放生雀鳥是給牠們自由,就算死去,亦可盡快完成輪迴,因此是生是死,放生都是一件『好事』,這種不介意造成『殺生』的『放生』活動實在荒謬!

「壯樹斷臂」事件成為城中熱話,鬧得沸沸揚揚,各界意見紛紜,是貼近生活的好教材;既要保留本土風俗,又要避免令本已五勞七傷的許願樹傷上加傷,還要兼顧香港的整體經濟利益,到底人類的風土習俗重要,還是一棵百年老樹的生命可貴?環保又能否敵得過經濟發展?是否難以跳出水火不容、勢不兩立的局面?香港還有多少棵極待救援的古樹?人類為了自求多福,是否有權去剝奪其他生物的生存權?上述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作為教育工作者,千萬不可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教學機遇,趁機與學生討論有關環保、生命價值等議題。筆者設計了一個為時約一小時的教案供老師參考。

(一) 睇你忍得幾耐!(約20分鐘)
物資:尼龍繩、剪刀
目的:熱身活動,透過模擬扮許願樹,讓同學體驗長期承受重擔的感受,引發同學的學習動機,老師宜在活動後才講解目的。
活動:
1. 老師將同學分為4組,每組先派出一位 同學作代表(樹代表),站在黑板前,伸直雙手,將左右手提高至肩膊位置,整個人呈十字架狀。
2. 各組再派出三位代表(許願者代表),老師將預備好的尼龍繩及剪刀分派給各組代表。
3. 各組代表在限時內(約5分鐘),盡量以尼龍繩綁上不同的物品(模擬寶牒),將最多及最重的物品(如書、簿、筆等等),掛在其他組扮樹的代表雙手上,即第一組許願者代表將物品掛在第二組扮樹的代表雙手上,如此類推。
4. 各組扮樹的代表仍然維持十字架狀,雙手承受著被掛上的物品,最後,以能夠承受最長時間或掛上較多物品的扮樹代表為勝方。
5. 活動完結後,老師邀請扮樹代表同學分享感受,帶出活動主題。

 

(二) 審死樹(約30分鐘)
目的:透過角色扮演,讓同學從不同角度思考是次許願樹事件,訓練同
學批判思考及分析能力。
物資:老師可搜集不同報章的資料給同學參考。(參活動二的參考資料)
活動:
假設大埔林村許願樹最終難逃一劫,一命嗚呼,現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查將好端端的百年老樹害死的罪魁禍首。老師重新將同學分組並進行抽籤、分別扮演林村村民、林村小販、許願人仕、環保團體、旅遊業組織、堪輿學家、遭斷枝壓傷的傷者及政府官員八個角色(視乎人數而定),各組分別為自己辯護及指控誰屬兇手。

 

(三) 「壯樹」斷臂的獨白(10分鐘)
目的:同學透過切身處地體會受傷的感受,思考生命的價值。
活動:
每位同學幻想自己變成了「斷臂」的許願樹,寫下徘徊死亡邊緣的感受及遺願。

其他延伸活動:
1) 老師可安排同學往大埔林村參觀,實地考察,親身看看許願樹的傷勢。
2) 除了許願樹之外,本港還有很多垂危的百年古樹,命運如何?
3) 「救救壯樹大行動」,請同學以專題研習形式,分組提交營救各種古樹的方案。

活動二的參考資料:
林村許願的緣由
林村有兩棵許願樹,一棵在村內,另一棵在村口;雖謂村內之許願樹主姻緣,村口的主財運、家庭,但時至今日已不分求甚麼,照拜可也。相傳70年代一名新加坡華商參拜天后廟後生意蒸蒸日上,漸漸形成拋寶牒許願的風俗。傳統的拜祭儀式是將紅或黃色的彩帶(有時是一小袋銅錢或紙寶牒)往樹上拋,若這些彩帶或膠袋能掛在樹梢不掉下來,便可願望成真。至於在寶牒末端繫上鮮橙一個,則是近年新興的「許願法」,目的為讓善信有力可借,更易將寶牒掛在樹上。

商機無限
據林村居民說,他們甚少在此許願,前來許願者十有八九是村外港人或外地遊客,許願樹亦成為本港其中一個旅遊熱點。每逢假日或春節期間,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為許願樹附近的商販帶來滔滔不絕的生意,除了售賣寶牒外,那裡亦有米餅和士多生意。遇上大時大節,每個寶牒更由5元漲價一倍,以每天過千善信計算,平均日賺過萬,難怪商販驚聞封樹禁擲寶牒的噩耗後,都叫苦連天!

無福消受
斷臂的許願樹位於林村村口牌坊附近,約有一百年歷史,高逾20米,主樹幹直徑兩米。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博士指出,其實林村許願樹已多次被破壞,如曾被火燒及折斷等。現時的許願樹已是第四棵「許願樹」,即以前已有三顆(甚至更多)抵受不住折騰而枯萎!其實許願樹的品種(青葉榕)以強壯、耐損傷和適應力強而聞名,很多斜坡、石牆或不能種樹的地方也可見青葉榕,但它也抵受不住市民的「祝福」!可想而知,許願的破壞力何其強大!

樹、人難兼顧
當各方焦點落在瀕臨死亡的許願樹身上,似乎忽略了慘遭被數百斤重樹枝壓斷大腿及手臂的62歲傷者,令到傷者一家憤怒難平,痛斥政府麻木不仁、賤視人命,救樹不救人。由於傷者的工作能力可能受影響,家人又要分身照顧他,他們已決定向有關部門追討賠償。
誰之過?
由於許願樹已不是首次遇難,林村村長早己注意到樹上寶牒過多的問題,更每年花十萬多聘請清潔公司清理寶牒,但因經費問題,至去年七月交民政事務總署承擔費用,在春節期間曾要求加密清理次數,惜因人手問題無法做到,最終因樹枝不勝負荷而發生斷枝意外。

上述資料是參考以下網站及綜合各報報道:
http://www.greenfun.org.hk
http://www.kfbg.org.hk
http://www.lcsd.gov.hk
http://www.ches.org.hk/site1/report5.html

(由於事件仍未完結,建議老師按事態發展更新有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