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長思短想

31/05/2023

《長思短想:當短視與速成正在摧毀社會,如何用長期思考締造更好的未來?》
(The Good Ancestor: How to Think Long Term in a Short-Term World)
作者:羅曼.柯茲納里奇(Roman Krznaric)
譯者:孔令新
出版地:台北市
出版:商周出版
出版年份:2021年

 

你是好祖先嗎?你留下了甚麼給你的後人?當大家看到此問題,可能會想自己有沒有樓、金銀財寶留給後人,但對本書的作者來說,人們是否好祖先,取決於他們留給後人的,是造福後人還是成為後人的禍害,作者所指的遺產,其實是指地球的生態環境,以及惠澤後人的遠見。

作者認為不少被富裕國家看不起的「部落」,都是好祖先,因為他們懂得為後人設想,位於美洲烏龜部落(Turtle Clan)酋長Oren Lyons曾說:「身為酋長的首要使命之一就是展望未來,確保我們所有的決策都顧及未來第七世代的福祉與幸福,這就是我們議會決策基礎,我們思考:這項決定能否惠及今後第七個世代?」有多少人可以思想七代的事?作者認同愚公移山的精神,即使愚公有生之年不能看見成果,但只要對後人有益的遠見,都是好的,反觀西方社會,他批評無論是政治人物或企業家,大多暴露出短視及自私的一面,他們消耗掉,用更嚴厲的詞彙來說,他們偷竊了後人的資源。

作者提到富裕國家的短視不只在於耗盡資源,亦在於他們解決問題時非常短視,例如他們發展人工智能、基因改造、納米技術、甚至因怕地球日後不宜居住而冒出移民火星的想法等,反而讓人類因著新科技而增加「生存風險」,他提到:「名列前茅的就是人工智慧系統帶來的威脅,如不受人類創造者控制的致命自主武器。」作者不相信人類可以移居火星,並批評此種想法要不得,因為這表示人類希望捨棄地球,而不是拯救地球。

為何部落可以有遠見,而富裕國家反而短視?因為雙方的想法很不一樣。富裕國家認為遙遠的未來沒有居民,他們就如當日侵略原住民的領土一樣,宣佈這為無人佔據之地,隨意搜刮掠奪其中的資源,任意傾倒讓生態環境惡化的核廢料。反觀部落,他們或多或少懷著這樣的想法:「我們的土地不是繼承於祖先,而是借用子孫。」這想法有些像基督教的觀念,把地球視為神「出借」給各世代的禮物。如此看來,地球不是當今世代所「擁有」,可以隨意處置的東西。

要如何活得有遠見,作者提議人們可以從樹木身上,反思在這浩瀚的宇宙中,人類只是滄海一粟,人類無權破壞生態系統。他也邀請大家思考死亡及死後希望如何被記住。雖然作者相信進化論,但字裡行間,他某些想法,其實與《聖經》的看法相似,他也能鼓勵大家不要只思想眼前的事,而是更多放眼於遙遠見不到的未來、及關心其他人的需要,即使這些人還未出現,《聖經》不是也教人「你們要思念的,是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西三2《新譯本》),「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二4《新譯本》)

相關文章

序:知易行難話環保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4/07/2024

今時今日相信絕大部份人都會支持環保,但環保卻是知易行難的事,因為我們必須克服幾個重大的障礙,就是貪方便、愛舒適和只顧目前。首先,用完即棄對忙碌的現代人來說是十分吸引的,吃完東西不用清潔餐具和碗碟,抹完手隨即丟掉紙巾、毋須攜帶及清潔手帕,出外不用準備購物袋,興之所至購買東西之後,只要一元幾角便一定有膠袋紙袋,之後又不用循環再用,一言以蔽之——方便,只要肯花點錢,省卻自己很多功夫。

其次就是愛舒適,現代人太幸福了,電器化的設備令人眼花撩亂,洗衫、洗碗固然有機器代勞,洗多少都可以使用,而夏天有冷氣、冬天有暖氣,只要不介意電費,便可以長期開著。還有就是出門可以用私家車代步,不用日曬雨淋。商場食肆交通工具,空調無處不在,很多地方因為冷氣太凍所以受不住的人都要穿長袖衣物來禦寒,令夏天出現要準備保暖衣物才可以出街的奇怪現象。

另一方面,人生苦短,個人力量太微小,香港的環境如何保育?全球暖化如何阻止?人類可否持續發展?某些動物和植物會否絕種?世界幾時終結?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市民,「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個人對大局毫無影響力,地球環境就算被破壞好像也與我完全無關。正因如此,大家精神上雖然支持環保,肉體上卻不覺得有甚麼必須盡上的責任,於是環保亦只能成為一個空洞無物的口號!

不過,我們深信仍然有不少人不是抱著以上的態度過人生的,大家對地球、香港、以至我們自己的小天地仍然有深厚的感情,不希望見到它愈來愈憔悴,本書的結集,正是希望幫助大家有多一點危機感,再添上多一份責任感,然後坐言起行,為了自己和下一代的福祉多行一步,哪怕這一步看來是那麼微不足道,莫以善小而不為,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很微小,但一百個、一千個、以至百萬個、千萬個有心人加起來的力量,絕對不能輕看。

雷聲大雨點小的官僚環保思維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4/07/2024

曾經到過日本旅行並住過在朋友家中的人都會發現,日本人的垃圾回收十分仔細,哪一天收紙張、哪一天收膠樽或普通垃圾,都是有規有矩的,而住客都十分自律,會先將垃圾分類,並且按適當的時間處理,未到回收有關垃圾的日子,會乖乖的將垃圾先留在家裡,不會隨便丟棄。反觀在香港,雖然很多回收箱已設置多年,大家亦常常聽到「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的口號,但很多時都會看到有人不知是大意還是根本漠視有關規定,將回收箱當作普通垃圾桶,不但將回收箱弄得十分骯髒,連裡面本來熱心人士想回收的物品亦弄得十分污穢,難以回收。此外,不時亦有報道指有些承辦商因為運輸成本高昂,以及回收的價格太低,最後根本沒有將回收的物品送往循環再造,而是和普通垃圾一樣送往堆填區,令努力地自行將垃圾分類,希望可以一起救救地球的市民感到十分沮喪和失望,亦打擊了他們對政府環保政策執行力的信心。

垃圾徵費暫緩實施

政府成立環境保護署,制定有關處理垃圾的不同政策多年,但令人遺憾的是成效不彰,執行不力,環保署的高官往往只有滿腦子的大計和美好的論述,但根本不明白前線的實際情況,在執行力方面令人搖頭嘆息!以原定在2024年4月,其後推遲到8月,到最後暫緩實施的垃圾徵費為例,其實早已醞釀多年,但給人的感覺就是閉門造車,自我感覺良好,許多細節根本沒有想清楚如何有效執行,只好一再延期,又推出「先行先試」計劃,以其成效作為評估下一步應如何推行的參考。不過,很快便有人站出來炮轟垃圾徵費是「當年由激進反對派提出」,「先行先試」的「亂象」反映香港社會還沒有準備好推行,建議政府考慮押後或叫停計劃;而不少試點的執行亦未如理想,參與的住戶連一半也沒有。此外,更有不同的消息在吹風,令人感到政府雖然表面繼續「先行先試」計劃以及做問卷調查,實際上是放軟手腳,沒有落力執行,暗地裡為擱置計劃預備下台階——不是政府不想做,而是市民未能配合。結果政府官員在2024年5月27日「順應民意」,宣佈暫緩實施垃圾徵費的決定。

垃圾徵費已討論多年,現在擱置,恐怕只會像開徵消費稅一樣,最後不了了之。一直以來,垃圾徵費出現的亂象不是徵費問題,而是官僚問題。多個月以來,市民見到的就是官員閉門造車,根本從來沒有詳細了解前線在執行時面對的困難,為甚麼在制定計劃的時候,不先做問卷調查,了解前線執行人員、受影響的街坊、不同類型樓宇的管理公司、甚至「三無大廈」的業主和租客等等的意見,當要用指定垃圾袋時會出現甚麼困難,以及可如何解決?

不可或缺的回收配套

其實整個計劃的成敗不在於市民是否願意使用指定收費垃圾袋,而在於政府能否妥善做好垃圾分類和回收,以及在環保教育上能否令市民大眾願意主動支持及監察其他人有沒有故意違規。若果垃圾分類回收箱的設置能夠十分方便市民,甚至設有獎勵,以及真的做到循環再用,讓市民知道所收集的廢紙和膠樽最後不是同樣運往堆填區的話,其實在多年環保教育下成長的一代,誰說他們不會愛護地球呢?就算有些市民仍然十分抗拒,但正如當年實行禁煙區一樣,起初亦有不少人認為積習難改,難以推行,但結果今日不是很成功嗎?大家已甚少見到有人在公共交通工具和商場食肆明目張膽地違規吸煙,當愈來愈多群眾認同一些理念,他們就會成為最有力的執行者,用他們的手、口和眼神也可以令人更明白垃圾不分類和違規處理垃圾,其實和亂拋垃圾沒有太大的分別。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源頭減廢和循環再用應是未來推動環保的兩個最主要目標,若能加上轉廢為能,便更有利於地球可持續發展,而市民要付出的垃圾袋費用也會愈來愈少。希望政府官員不要再閉門造車或自我感覺良好了,若真的以結果為目標,請不要再將焦點放在徵費,而應在於同心為香港和下一代打造更優美的環境。當然,環保一定要付代價,特別是在開始一些回收、循環再用及再造、再生能源項目時都需要一些投資和補貼,香港作為一個相對富裕及已發展的城市,是有條件亦值得投資在可持續發展的環保事業。凡是改革都會有些不便、需要付上代價,就算政府官員在過程中做得未如理想,但為了我們自己和下一代福祉,希望所有香港人都願意多行一步。

徵費以外的選項,環保政策的再思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24/07/2024

經濟學家葛尼奇(Uri Gneezy)及李斯特(John A. List)所撰寫的《一切都是誘因的問題!:找對人、用對方法、做對事的關鍵思考》中,提到一間幼稚園的校長,為了家長可以準時接走自己的孩子,決定只要遲到10分鐘以上,便要家長付出一小筆罰款,結果是自從有了罰款政策之後,家長反而覺得不用急於趕到幼兒園,亦毋須再為遲到而不好意思,甚至有家長視那筆小額罰款為額外的託兒費,罰款政策推出後,更多家長沒有準時接走孩子。有人提議何不喚起家長的同理心,體恤老師的辛勞?罰款的成效未必是最好,對應在環保政策上情況亦相若,除了罰款,還有更多。

走塑令與搶購潮

2024年初,垃圾徵費議題在香港鬧得熱烘烘,市民忙於了解使用指定的膠袋需要注意哪些事項,又要預備如何處理不同類型的垃圾,而在4月22日管制即棄膠餐具和其他塑膠產品的法例實施以後,市民便買不到塑膠牙籤或膠軸棉花棒等日用品。不少市民都很擔心,引發坊間出現了短暫的搶購潮,也難怪市民擔心,因為當時政府只忙於宣傳管制甚麼,市民收到的訊息大概是這不可以,那又不可以,但原來受管制的塑膠產品都有代替品的,市民還可以選擇竹牙籤及紙軸棉花棒。

當大家經歷過香港的氣溫如過山車般的「大冷大熱」,不少人都明白保護地球的重要,然而,如果環保政策一直都只是強調「徵費」,一旦違規便要罰款(至少曾在港鐵車廂內播放的宣傳片,很多時都只強調這類資訊),相信不少商家及市民亦只會從成本方面去考慮,甚或想盡方法巧妙地處理垃圾和減少用指定垃圾袋,多於去想如何真正實踐環保生活。即使在5月時政府宣佈垃圾徵費暫緩實施,但在未來制訂環保政策時,或許可以考慮除了徵費之外,還有哪些方法有助推動環保。

對動物友善的公共設施

2024年初,深圳鯤鵬徑一號橋已啟用,它把兩山連接起來,而在橋的旁邊,有個小小的提示牌,當中畫了一隻兔子,一條小蛇,並寫著九個字:「動物通道  行人請繞行」短短九個字,便足以看見人們在興建一條行人橋的時候,也會顧及到大自然其他生物的需要。而設計師在設計這條橋時,鋪了一些可以讓豹貓在下面躲避的石頭,為小動物栽種了花香類、漿果類的植物,也在橋上做了一些方便鳥類滑行的通道,這些安排彷彿都在告訴人類,人雖是萬物之靈,卻不代表可以隨便踐踏其他動物。

除了這一條橋,深圳的地鐵站內也會見到動物的「蹤影」,車廂會播放著充滿活力的彈塗魚影片,而站內牆身亦懸掛了大型海報,主角有彈塗魚,也有其他鳥類,海報上更寫上「深圳是我們的家,也是牠們的家」的字句。4月,深圳首條寵物公共交通專線開通了,顧名思義,這代表著主人可以名正言順帶著寵物搭「巴士」了。

與香港情況相近,深圳市的居民也很努力拼搏賺錢,但在賺錢之餘,這個城市還是會保留一些空間給其他生物,當老百姓漸漸覺得其他生物美麗可愛,生態環境重要,人們會漸漸懂得去愛護地球,而這一種氛圍需要刻意營造,才能將訊息灌輸給社會大眾。2023年,上海廣播電視台聯合嗶哩嗶哩製作的公益環保紀實節目《一路前行》在東方衛視播放,這個項目的發起人胡歌、劉濤、陳龍,在節目裡成為環保的行動者及參與者。這三位演員中,以胡歌較為香港人熟識,一開始他在節目中的妝容整潔得有如翩翩公子,之後,他漸漸不再在意自己的儀容,就像普通人一樣,這是節目效果?還是他真的被大自然或其他環保人士的真情感染了?

令荒土化為良田的心願

節目其中一集,幾位演員進入了內蒙古自治區的烏蘭布和沙漠腹地,了解沙漠化問題,又訪問了努力治理沙漠化問題的人士,他們到訪了致良田生態農場,在農場中一起觀看了一段外國影片,當中提到:所有使用化學品的傳統農業下的土壤,幾乎完全不含微生物,土地愈脆弱,農民們愈會覺得需要噴灑化學品,自從20世紀70年代,全球化學農業加速發展以來,我們已失去了全球三分之一的表層土,世界三分之二的土地正在沙漠化,除非我們想辦法拯救土壤,否則我們只能再收穫60年農作物而已。致良田生態農場便是希望「把逐漸退化的耕地重新變為良田,進而影響更多的農戶和土地。」當胡歌問及創辦人馬彥偉為何把生態農場起名為「致良田」時,馬彥偉表示那時他在讀王陽明的書,王陽明心學提到致良知,馬彥偉認為致良知就是「每個人心裡都知道甚麼是對的,關鍵是怎麼去實現它」,王陽明還提出過知行合一,馬彥偉希望未來幾十年,甚至到老,都可以「實現良田」,這是他希望實踐的事情。

馬彥偉的宏願讓人佩服,但願有更多人可以被打動,由上至下,可以做得更好,不要為了拼經濟,導致爛尾樓或豆腐渣工程出現,危害他人生命財產之餘,更大量耗損及浪費地球資源。亦但願更多人欣賞這個世界,明白人、大地及其上的生物是共生的,就如《一路前行》的主題曲提到:

「最美麗的風景 從不會關上門
天空荒原大海和人生
路上做個孩子 又明亮又單純
如小鹿一樣看星辰……

天上有日月和星辰
地上沒有異鄉人
都曾呼吸狂奔 相愛支撐 命才成為生
一路有熱淚與天真
擁抱細碎的傷痕
別害怕鯨魚在遠方吟唱 燈塔的歌聲
我以渺小愛你同行的旅程」[1]


參考資料

〈深圳行山|打卡鯤鵬徑一號橋橫亙兩山之間 漫遊市中心5大公園〉。ShenzhenWeekly、《香港01》。2024年2月9日。網站:https://www.hk01.com/即時體育/984970/深圳行山-打卡鯤鵬徑一號橋橫亙兩山之間-漫遊市中心5大公園

SMG上海電視台官方頻道SMG Shanghai TV Official Channel。〈【一路前行 EP05】胡歌、劉濤、陳龍攜手走進大西北沙漠 探索土地荒漠化的原因 領略良田生態農場好風光!參與治理土地荒漠化在行動!〉。YouTube。2023年12月9日。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NTbbYupw8Q

孫海燕。〈大漠裡的良田:生態種植讓阿拉善逆轉沙漠化!〉。獨立評論。2022年4月6日。網站: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41/article/12125

(原文於2024年2月7日刊於本社網站,其後曾作修訂。)


 

[1] 歌曲《我以渺小愛你》,由周以力作曲,唐恬填詞,周深主唱。

環保是一種文化

何慕怡 | 明光社助理總幹事
24/07/2024

由走塑步向裸買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及生命教育)
24/07/2024

為了推動環保,2024年4月22日港府開始實施第一階段即棄膠餐具及其他塑膠產品的管制。[1] 一開始推行時,眼見不少食肆在外賣餐具上真的「捩咁棄」(音:呢咁hea),許多消費者於社交平台上投訴及嘲笑紙製餐具的「無能」,在使用上,紙製的匙羹浸得太久一定會變軟,木製的刀叉也無力去鎅開厚肉。筆者認為,既然外賣大多送到辦公室或家裡,何不直接拒絕使用外賣餐具,在辦公室中自備一套餐具?最多也只是吃完後清洗一下它們,大不了就放回去小盒子中,回家再洗!從事外勤工作的人士則可考慮隨身攜帶一套餐具。

為著要保護環境,讓世界「可持續」下去,犧牲自己的一點「方便」,是應該的吧。減少用即棄的物品,如膠樽,並自備一下水樽,減少買珍珠奶茶亦有助減廢,因為膠杯及飲管也是難以降解的廢物。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相關的政策要針對塑膠,盡量令市民減少使用。環境及生態局局長謝展寰曾在局長網誌中分享到:「塑膠難以分解,可在自然環境中殘留動輒過百年的時間,破碎後成為微塑膠,再經海洋生物吸收後便可進入食物鏈,對環境生態以至人類健康可以造成深遠禍害,有不少國際科學研究報告已經在人類血液內找到微塑膠,所以必需採取行動減少使用塑膠。」[2]

走塑、減塑方法多

以下是一些平日可行的走塑、減塑行動,給大家參考,如何在生活中減少使用塑膠製品:[3]

自備:
1. 水壺、水樽
2. 咖啡杯
3. 環保袋,以備不時之需
4. 外出用膳時攜帶食物盒放剩食,尤其是飲宴或多人聚會的飯局
5. 使用布餐巾,不用餐紙巾

開始減少或不再購買、使用以下物品:
1. 瓶裝水或任何瓶裝飲品
2. 飲管,或改喝熱飲
3. 香口膠
4. 減少用膠袋,或將膠袋重複使用
5. 避免用密實袋或保鮮袋存放食物,改用玻璃器皿或其他環保物料
6. 避免用即棄塑膠或任何塑膠餐具
7. 避免購買外賣食物,減用即棄塑膠餐具和器皿
8. 減少網上購物,或儲多一點東西才一次過買
9. 避免購買專為某家具而設的清潔用品或工具
10. 減少用膠紙、貼紙、便利貼之類等文具
11. 避免使用即棄剃鬚刨、噴髮膠
12. 減少購買節日裝飾物,或使用可以循環再用的款式
13. 停用雨傘膠袋
14. 減少購買新衣服,選擇二手衣服,並減少選購人造纖維物料的衣服

建立新習慣:
1. 減少廚餘,便可減少用垃圾袋
2. 自家製清潔劑,選用的材料如白醋、檸檬、果皮等,減少購買市面上的膠瓶清潔劑
3. 以抹布代替紙巾
4. 可嘗試自製調味料和醬汁
5. 選擇購買玻璃瓶裝牛奶,或自製植物奶
6. 選擇多些到街市買餸菜
7. 盡量購買本地生產農作物
8. 先考慮購買二手物品,毋須一定要購買全新的產品
9. 尋找在家附近的裸買店(無包裝商店),自備容器購物
10. 改用番梘,或選擇裸買洗澡液和洗髮水,避免用市面上的瓶裝洗澡液和洗髮水
11. 原子筆墨水用完便換筆芯
12. 以紙箱作為家中的收納工具,而非用膠箱
13. 以碗布代替洗碗海綿
14. 善用圖書館,減少購買書籍
15. 做好塑膠類物品的回收
16. 將所有賬單改為電子賬單

重用餐具節省環境資源

綠色和平在2023年11月發表的研究報告《「重」塑未來》指出,重用杯系統與即棄杯系統的「生命週期」(life-cycle)有很大的分別,兩者對環境會有很不同影響。重用杯在生產及使用後,只要經使用者清潔後便可以繼續使用,直至它退役才被回收;而即棄杯在生產後,只會被使用一次,它們要不就被回收,要不就被棄置。研究人員以真實的重用杯借還系統營運數據作分析及比較,發現重用杯較即棄紙杯及回收再造的膠杯(rPET)節省更多資源,例如消耗較少的水,並產生較少溫室氣體及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報告的結論部份指出,如能大規模且有計劃地落實重用餐具借還系統,有助進一步節省環境資源。[4]

裸買有助源頭減廢

如消費者想再進一步「走塑」,除了減少購物外,在購物時亦可以自備容器,即是實踐「裸買」(shop naked)。許多人早已醒覺到源頭減廢的重要;回收物品的過程也需要投放資源去處理,與之相比源頭減廢就更為直接。簡約的生活,用幾多買幾多,並在購物時減少無謂的塑膠包裝,可以節省生活成本。

香港的環境保護署與環境運動委員會於2023年9月推出「咪嘥盒食店」計劃,鼓勵市民自備餐盒到全港過百食店購物,部份「咪嘥盒食店」更設可重用容器租借服務。而綠色和平亦向市民推薦了一些裸買小店,鼓勵消費者可以按自己需要來買合適份量的生活物資,如個人護理產品、食品、清潔用品及有機蔬菜等。本港各區其實已有支持環保消費的裸買小店,日用品、柴米油鹽等貨品都可以裸買,但記得前往店舖購物時,要自攜容器去裝不同的產品。[5]

綠色消費原則

在生活的細節上,我們又會否開始為環保而改變生活習慣或文化?如送禮時,會否減少挑選過度包裝的禮品,而改送比較平實包裝的產品?台灣近年開始推動全台灣「淨零綠生活」,有環保團體於2024年公佈訪問調查的結果,發現在台灣有七成多的受訪民眾,會因為禮盒過度包裝而降低購買意願。而在台灣的環保局亦提醒市民要掌握「一多三少」原則,就是「產品份量多、包裝材料少、種類少、印刷少」,在購物時努力減少廢物。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在家庭中慢慢實踐環保,由節約開始,試著源頭減廢,買少一點和用少一點塑膠產品,減少不必用的浪費。至於自己不用的物品,則不要輕易丟棄,如果有朋友可以用得著,便可轉贈他們。其次是重複使用,好好珍惜、運用現有的資源。使用二手產品,穿二手衣服,並非代表貧窮,而是珍惜它們仍有被使用的價值。雖然分類回收也是環保,但要實踐這一步都需要能源去清洗、再造,物件如真的沒有用,才讓它來到最後一步吧。


[1] 鄧宇詩:〈4.22走塑.懶人包|外賣即棄膠餐具即日受限制 兩情況可獲豁免〉,《香港01》,2024年4月22日,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010821/4-22走塑-懶人包-外賣即棄膠餐具即日受限制-兩情況可獲豁免(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9日)。

[2] 謝展寰:〈4月22日齊「走塑」〉,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及生態局,2024年2月4日,網站:https://www.eeb.gov.hk/tc/see_blog/blog20240204b.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9日)。

[3] Greenbobo:〈40個日常生活走塑大法〉,Greenbobo,2021年1月22日,網站:https://greenbobo.hk/40個日常生活走塑大法/(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9日)。

[4] 〈請即聯署爭取2025年全面管制即棄餐具並落實重用餐具系統推行時間表〉,綠色和平,網站:https://cloud.greenhk.greenpeace.org/petition-plastics-dpt-policy(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9日)。

[5] 〈環保購物自備容器助減廢 「咪嘥盒食店」裸買店名單一文睇〉,明報新聞網,2023年10月6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熱門hotpick/article/20231006/special/1695892901557(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9日)。

 

過猶不及的「斷捨離」?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及生命教育)
24/07/2024

愛牠變成害牠的節日消費

陳希芝 | 明光社項目主任(編輯及翻譯)
24/07/2024

在華人社區,12生肖的故事深入人心,2024年是龍年,龍在中國文化中象徵著吉祥和強大,中國人被稱為龍的傳人,父母都望子成龍,身價暴升會被視為一登龍門,可以說龍在華人社區備受喜愛。生肖之說也會帶動養寵物的潮流,兔年的時候有人喜歡養兔子,狗年就會有人考慮養狗,那麼龍年人們會養甚麼?原來有「龍吐珠」之稱的亞洲龍魚也是一個選擇。此魚的魚鰭寬大,游姿優美,顏色多樣,有金色配搭墨綠色、也有紅色或青色,難怪獲不少養魚愛好者的青睞,甚至被視作高級觀賞魚。[1] 不過,一條成年龍吐珠的魚身可長達60厘米至1米,其體重可達7公斤之重,絕對非同小可;而牠是肉食性魚,需要以小金魚、蝦、青蛙等來餵飼,也需要充足的器材維持水質的溶氧量;在決定飼養之前,實在需要仔細考量是否有足夠的空間和經濟能力負擔其膳食費及器材費。

兔年與棄兔

因應節期掀起的飼養熱潮,其實也造就了一些不幸事件。本港有保護動物團體成員,就曾經在2023年年初,即步入兔年之前呼籲市民不要因為「應節」而衝動購買兔子飼養,又表示過往在聖誕節及情人節都會收到遭棄養的兔子,現在則幾乎每天都收到棄兔,令協會一度宣佈暫停接收兔子。由於兔子的價格不高,幾百元便可以買到一隻,有飼主會因此購入,可是兔子一旦患病,飼主則要承擔上萬元的醫療費用,[2] 遇上不願意承擔的飼主,寵物隨時遭到遺棄。

探討人類與大自然關係的倫理學

棄養現象對動物來說是一場災難。約在1970年代在西方哲學界開展的環境倫理學,當中探討到人與大自然的關係。當時人們漸漸意識到以人類為中心的生活方式如何令大自然生態運作出現環境問題,從而思想到人類與自然環境的關係。人類應該怎樣永續利用環境資源以回應人類及未來世代的需求,同時兼顧對環境生態的關懷,並且以保護環境的政策應對大自然出現的危機,這都成為了討論的課題。[3] 而在基督教倫理的範疇裡,也有涉及人類與自然環境關係的論述,當中有三個主要的進路,以人類為中心、以生物為中心,及以上帝為中心的進路。簡單來說,以人類為中心的進路,將人類作為關注的核心,認為上帝為人類創造一切,亦把統治權交給人類,所以人類應按自身的權益去使用自然環境的資源。以生物為中心的進路,則將人類視為地球上云云物種之一,地球上所有生物皆有本質上的價值或評價,而這些價值和評價都是同等的。以生物為中心的人士往往會以泛神論的角度去談論上帝,將上帝看為地球或宇宙本身,或將祂視作地球或宇宙的一部份。而以上帝為中心的進路,則反對以人為中心的效益主義,也反對將各種生物視作徹底平等,支持此一進路的人士堅持上帝是價值的核心,而上帝的受造物,包括人類在內,只有在上帝所創造的群體中才有價值。因此敬拜上帝的人,也要看顧祂的創造,因為上帝致力看顧祂的創造,也看顧祂創造的重要部份,也就是人類。[4]

動物福利漸受關注

人類覺醒到自己與自然環境之間唇齒相依的關係,令他們不能再只著眼於自身的利益。近年關懷動物福利的意識日漸抬頭,除了上文提及有關兔子遭棄養的報道,每當城市發生殘酷對待動物、飼主疏忽照顧的事件,都會吸引傳媒報道,讀者、網民會熱烈討論,也會有人痛斥犯事者不仁。這都反映了社會人士期望在人類利益和動物福利之間能取得一些平衡。

關注動物福利的朋友可能會認為,現時社會有更多進步的空間,期待在動物政策上有更多改變,進一步保障動物的福利,[5] 誠然這也是一個正確的方向。動物也是人類社區中的成員,即使沒有飼養寵物,城市人每天幾乎都與麻雀、野鴿、噪鵑、黃狗、野貓擦身而過,牠們每天都在提醒城市人,動物與人類的生活密不可分。印度聖雄甘地曾經講過一句家傳戶曉的話:「一個國家的偉大程度與道德發展,可從其對待動物的方式來衡量。」善待動物是一種生活態度,這是人對自然生態表達關注的其中一種表現。拒絕以節日消費的心態對待動物,避免牠們承受不必要的苦楚,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到的事。


[1] 〈龍年養龍吐珠 活揮春添意頭〉,《香港仔》,2024年2月7日,網站:https://dw-media.tkww.hk/epaper/hker/20240207/p06-0207.pdf(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3日)。

[2] 〈門檻低藥費貴 兔年勿亂養兔兔〉,《東周刊》,2023年1月4日,網站:http://www.hkrabbit.org/?p=22214(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3日)。

[3] 萬宸禎:〈檢視國中小教科書生態環境與動物保護課程〉,社團法人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網站:https://web.taeanimal.org.tw/animal-equality-encyclopedia/the-relationship-between-humans-and-animals/1143-「永續利用」教育觀能夠引領人類過渡到永續的未來嗎?-檢視國中小教科書生態環境與動物保護課程.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3日)。

[4] 司道生〔G. H. Stassen〕、顧希〔D. P. Gushee〕:《國度倫理: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Kingdom Ethics: Following Jesus in Contemporary Context),紀榮智等譯(香港:基道,2014),頁629–637。

[5] 〈動物福利法的發展〉,愛護動物協會,網站:https://www.spca.org.hk/zh-hant/what-we-do/animal-welfare/animal-welfare-in-hong-kong/welfare-law-development/(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13日)。

都熱溶了

24/07/2024

其實熱浪是年年都會來訪美國一次,分別在於有多熱和多長,但2022年的熱浪卻來得特別早、特別熱、特別長,是移民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熱得這麼厲害。究竟有多熱?從我們一家的生活日常可見一斑。

酷熱天氣下的「意外」

每次到超級市場買菜必定要特別早出門,希望盡量在上午9時前回家,情願與趕返工的人爭,也不願被太陽熱溶。每次早上做完農務或家居清潔維修等工作,都要沖凍水涼,雖然只是早上9時許,也嫌水不夠凍;這是我們來美這麼多年來罕有地大清早就要為自己降溫呢。因為天氣太熱,蟻兒們都徵用我們的家作避暑中心,正要在車房找瓶滅蟻藥水時,發現藥水的膠樽已熱溶了;這是一回罕見的「意外」。罕見事件不但在車房出現,還發生在屋內呢!我們本想把存放在近窗邊櫃內的花肥粉拿來用,怎料打開膠袋包裝,發現花肥粉因太熱溶化了變成糊狀。最罕見的還是發生在閣樓(attic)的意外——熱水爐是在閣樓裡的,其水箱的開關掣和連接柱都是膠製的,因為太熱溶化了連接柱,開關掣便脫落了更令水長流。水由天花流到牆身再到地氈,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我們從沒想過意外可以這樣發生的,回想起來也覺得有點滑稽。

除了太熱,還有太乾旱。每年6月都總有一場大雨滋潤大自然,讓它好作準備迎接78月的旱季。雖然說是旱季,但間中總會有場大雨讓大家可以喘息一下。可是2022年由5月至8月,這裡足足有三個月都沒有下過一場正式的雨。每次天氣預告會落雨、打大雷、閃電、烏雲密佈,我們會馬上把家中所有大水桶都拿出來準備「裝水」,以為可以為一星期內多天超過華氏100度的酷熱降降溫,為大自然補補水,可是願望仍然落空,後來我們都不看天氣預告了。由於我們住於較偏北的地區,每次聽到別人的區域有場小雨,都會心生「嫉妒」。

前後園的草坪和園中的花和瓜果因為太熱,部份都焦死了;中午時需要為栽種的植物額外補水。在美國國慶節(Independence Day)那天,未天光就趁天氣不太熱時去了一次遠足,發現樹林裡原本翠綠的植物有些都枯乾了,甚至求生力強的野草也不能倖免。

熱浪下的供電壓力

近來有一種強烈的人類與大自然爭資源的感覺,大自然的資源其實是有限的,人類豈可任意調配和揮霍?本來可以開著大冷氣、沖多幾次凍水涼或淋多幾次房子的外牆,就可以降低「難頂」的高溫,可惜供電公司怕人人搶電用而增加原本已緊張的電力負荷,引致電力中斷和交通癱瘓等,故此,供電公司都要求大家於最熱時段(下午2時至9時)幫忙節約用電。另一方面,由於大旱,縣(county)政府都發出節約用水通告;也有政府部門呼籲和教育大眾如何節約用水。[1] 可是,如果我們響應這些呼籲,就得捱熱;還要面對管理公司投訴令草皮焦死和日後需花錢花時間重鋪草皮,甚至被罰款。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就呼籲有需要人士到避暑中心、商場、公共圖書館避暑及教大家了解因炎熱天氣而引起的致命疾病。[2] 畢竟炎熱高溫在全美國是與天氣相關而導致死亡的第一殺手。[3]

多宗山火恰巧發生在熱浪期間,帶來了2022年最熱的溫度,[4] 多處地方發生山火,如名勝Yosemite National Park,德州的Chalk Mountain等,均造成許多的生命和財物損失。炎熱高溫乾旱天氣的持續又增加了引發山火的風險,如是者不斷惡性循環。罪魁禍首是全球暖化?誰又是造成全球氣候轉變的始作俑者?

應對氣候變化的策略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UNEP)指出減低與農業相關的甲烷排放量有助對抗氣候變化,由於農作業是甲烷排放主要來源,如能改善稻米耕作和飼養生畜的方法、致力減低人類對肉類的需求並選擇從植物中吸收蛋白質等等,都會有助達到《巴黎協定》的目標。[5]

另外有團體指出科學界不少人士認為,畜牧業溫室氣體排放量佔全球的14.5至16.5%,導致重大環境退化(如失去生物多樣性和森林砍伐等)。有關團體建議人們多些嘗試植物性食譜,減少人類對肉類、乳製品和蛋的需求。他們認為透過選用植物性膳食(plant-based eating),是最有效的減緩氣候變化的措施之一,並能對個人健康和環境帶來多種好處,同時亦可顯著地減少動物在工廠化農場(factory farms)裡受苦的情況。[6]

也有團體提出,在全美國的農業用地中,80%用於飼養動物和種植飼料,也有近一半的水在美國是用於飼養動物。而在工廠化農場中,擠滿了數以十億計的雞,火雞,豬和牛,無論在動物消化過程中,還是在數英畝的化糞池裡,都產生了大量甲烷。況且動物每產生一卡路里的蛋白質便需要投放一定的化石燃料(如石油和汽油,它們是造成氣候危機的主要氣體),而有關化石燃料所釋放的二氧化碳,是植物生產一卡路里蛋白質的11倍。[7] 由此可見要付上很龐大的環境代價,才可以使市場的肉類供應充足,但換來的卻是氣候變化的挑戰,我們應如何取捨與平衡?

其實現在市場也有很多植物性(plant-based)食品和日用品,如洗頭水、護髮素、沖涼液、洗潔精、洗衣粉、衣物柔順劑、清潔用的百潔布和擦子、運動健將愛吃的蛋白質粉、牛奶和蛋、嬰兒紙尿片和濕紙巾、嬰兒配方奶粉等等。前陣子一家大型餐廳於全美國旗下的多間分店中,將植物肉香腸加進餐單裡,讓客人有多一些非肉類的選擇。新款香腸被命名為Impossible Sausage,每份含6克蛋白質,比一般香腸少45%卡路里和60%脂肪。[8] 雖然新的營商手法一推出,在網絡招來不少負評,但亦有資料顯示,於2021年植物性食品的銷售額達74億美元,自2018年以來增長了54%,[9] 這是否證明了植物性產品將會愈來愈在市場上佔優?也許仍有待更多數據證明。

植物性食品的確受一些人士歡迎,有團體就建議每週吃一餐植物性食物運動(Go Plant-Based Once A Week),[10] 行動包括在一年內每週少吃一個漢堡包,並改為吃植物性食品(相等於汽車減少行駛320英里路程),整個家庭在一週內選一天不吃肉和芝士(相等於不開車五星期)。假如家家戶戶都樂意響應,把以食肉為主的膳食模式稍為調節一下的話,相信可以減少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排放,有助改善氣候變化的狀況。

當然除了膳食方面,還有用電量、交通運輸等方面的因素會導致氣候變化,[11] 故此,我們都可從節省和善用能源方面著手,如考慮用車安排(以car pool方式外出、[12] 預先策劃行車路線減少開車次數)、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選用綠色能源計劃(Green Energy Plan)及使用可再生能源、在許可情況下在屋頂裝太陽能電池板(solar panels)、在窗外加裝遮陽簾(solar screens)以降低室內的溫度等等。

其實只要多動腦筋,總不難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去減緩氣候變化的情況,但問題在於有多少人不嫌麻煩、願意為氣候變化出一點綿力?又有多少人重視(care)氣候變化的影響,願意成為持份者之一?


參考資料

“Take Action.” Earthday.org. https://www.earthday.org/actions/page/2/.

“Earth Day 2024.” Earthday.org. https://www.earthday.org/earth-day-2024/.

(原文於2022年8月11日刊於本社網站,其後曾作修訂)


[1] “Outdoor Tips,” Texas Water Development Board,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twdb.texas.gov/publications/brochures/conservation/doc/WaterConservingTips.pdf.

[2] “Heat and People without Air Conditioning,” CDC,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5, 2024, https://www.cdc.gov/extreme-heat/risk-factors/extreme-heat-and-low-income.html.

[3] “Weather Related Fatality and Injury Statistics,” National Weather Service,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weather.gov/hazstat/.

[4] Austin Snowbarger, “What We’re Watching: Weekly Disaster Update, July 25,” CDP, last modified July 25, 2022, https://disasterphilanthropy.org/blog/what-were-watching-weekly-disaster-update-july-25/.

[5] “Methane Emissions Are Driving Climate Change. Here’s How to Reduce Them,”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unep.org/news-and-stories/story/methane-emissions-are-driving-climate-change-heres-how-reduce-them.

[6] “Animal Agriculture and Climate Change,”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hsi.org/issues/climate-change/.

[7] “The Climate Crisis and Animal Agriculture, Explained,” PETA,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peta.org/features/climate-crisis-animal-agriculture-explained/.

[8] “Cracker Barrel Offers Impossible Sausage Made From Plants, a New Option for Guests at Select Stores,” Cracker Barre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8, 2021, https://blog.crackerbarrel.com/2021/09/08/cracker-barrel-offers-impossible-sausage-made-from-plants-a-new-option-for-guests-at-select-stores/.

[9] Anna Starostinetskaya, “Plant-Based Food Sales Up 54 Percent to $7.4 Billion Since 2018,” Veg News, last modified March 28, 2022, https://vegnews.com/2022/3/plant-based-food-sales.

[10] “Take Action, Go Plant-Based Once A Week,” Earthday.org, accessed June 18, 2024, https://www.earthday.org/actions/plant-based-once-per-week/.

[11] “Inventory of U.S.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nd Sinks,” EPA, last modified April 11, 2024, https://www.epa.gov/ghgemissions/inventory-us-greenhouse-gas-emissions-and-sinks.

[12] Car pool是指多人共乘一輛交通工具,以節省開支,亦符合環保原則。

成為受造世界的環保管家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24/07/2024

為甚麼基督徒要環保?答案很簡單,因為神一開始便把大地及一切的生物交託人類,要求人好好「管理」它們(創一26)。「管理」一詞在希伯來文帶有統治、控制、支配的意思,在希臘文聖經中所用的詞語同樣帶有統治及帶領之意。《和合本》、《新譯本》、《呂振中》及《思高譯本》都將該詞譯作「管理」,《新漢語譯本》(試讀本)則譯作「管轄」,英文譯本的翻譯更貼近希伯來文,NIV將它譯作“rule over”、JPSLXENRSV則譯作“dominion over”,除了管理及管轄,我們可以把它譯作管治或治理。

神賜予人類管理之責

人之所以能治理大地及其上的生物,在於人有神的形象及樣式(創一26),神賦予人獨特的身份,以至人可以代表神,如王者般治理大地。[1] 人雖然比天使微小一點,卻有榮耀尊貴的冠冕,萬物都被放在人的腳下(詩八5-8)。神也要求人去「征服」大地(創一26、28《新譯本》),但這並不代表人類可以為所欲為,隨從己意剝削及奴役地球的生物,因為神才是創天造地的那位,祂也是一切萬物的主宰(創一1-31;參申十14),人類沒有土地的真正擁有權,神對受造物有完全的主權,一切都按祂旨意及心意行事(參耶十八1-10),所以,我們只是受命去治理大地。至於如何治理?當然要跟從創造主的意思,祂如何看待祂的受造物,人類就當如何管理。

創造主視其他生物也是好的,牠們如人類一樣被神賜福要繁衍增多(創一21-22)。洪水之後,人類可以宰殺動物充饑(創九3),卻不可以苦待動物,因為天地的主不但看顧人類,也看顧其他生物,祂餵飽獅子(伯三十八39-40),也為烏鴉(伯三十八41;詩一四七8-9)及其他生物(詩一零四24-28;太六26)預備食物。神設下律法,除了確保祂的子民得到保護和合理對待之餘,亦要確保其他生物得到保護,例如「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牠的嘴」(申二十五4)。另外,如果人在路上遇見鳥窩,鳥窩或是在樹上,或是在地上,裡面有雛鳥,或是有蛋,母鳥伏在雛鳥身上,或在蛋上,人就不可連母帶子一起取去,總要讓母鳥飛去,只可以取子,這樣人就可以得著好處,「得享長壽」(申二十二6-7《新譯本》)。十誡中指出兒女要孝敬父母,這樣他們便可以在神所賜的地上「得享長壽」(出二十12《新譯本》)。申命記二十二章7節與出埃及記二十章12節都提到了「得享長壽」,在希伯來文聖經中,這兩處使用了同一個詞,可見在神眼中,孝敬父母與維護生態平衡都是相當重要,以至祂樂意賞賜那些願意如此行的人。還有,動物也如人類一樣,可以享受神所設立的安息日(出二十三12)。

神的拯救臨到一切受造物

神拯救人類,也拯救整個大地及其上的一切。神決定以洪水毀滅大地,除了挪亞一家,其他受造物也能進入方舟(創六18-22)。洪水過後,神主動提出的彩虹之約,主角除了挪亞一家及其後代,還有跟挪亞在一起有生命的活物(創九9-10《新譯本》)。神本來要毀滅尼尼微城,但最後神的恩典憐憫不獨指向著尼尼微城人,還有其中許多牲畜(拿四11)。基督的救贖也是如此,祂要拯救的不單是人類,也關乎整個宇宙(西一20),讓萬物失落的秩序可以被調整過來[2] 在神所應許的新天新地中,給人類看到一幅整個受造界都重拾平安與和諧的圖畫(參賽六十五17-25)。[3]

彼此依存的關係

人與大自然同樣是神所創造的,大家都是彼此依賴,互相影響,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4] 一開始,亞當為各樣動物命名(創二19-20),而人類的行為,更直接影響其他生物。始祖犯罪,使後人不能住在伊甸園之餘,也使大地長出荊棘和蒺䉫(創三18)。而因著不義的人類,大地及其他生物也一同受害,承擔被滅的後果(創七17-24;何四1-3),[5] 被造的萬物都在一同痛苦呻吟,等著最終的釋放(羅八19-22)。

值得留意的是,神創造世界,先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菜蔬、和各樣的樹、樹上有果實結種子的」賜給人類作食物(創一29《呂振中》),洪水之後,神才把「活著的動物」賜給人類作食物(創九3《新譯本》)。雖然我們現在還不太明白為何洪水之後,神才容許人吃肉,但可以肯定的是,神刻意讓人類與大自然及其他生物之間,存在著緊密及奇妙的連結。是神吩咐「地上要長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在地上的果子都包著核!」(創一11《新譯本》)不過,在神的設計中,還是需要人類殷勤地耕種大地,照料好人類自己的「食材」,以確保食材有優良的品質、種類繁多,以及供應不斷(創二5)。這樣,才能保證人類可以進食到不同種類及安全的食物,令自身吸收到均衡的營養,有利於身體健康及正常的發展。[6] 人類如何對待大自然,大自然便會怎樣回饋人類。

基督徒要如何治理大地?世上有不少統治者,利用權利滿足私慾,但從神而來的統治卻不應如此,這位統治者應該堅守著神聖的原則及公義,成為仁慈的統治者,善待大地及一切生物,能促進治理對象的和平及繁榮之餘,自己也能與牠們好好相處,[7] 因為我們的神也是如此對待我們。

「耶和華善待萬有,他的憐憫臨到他一切所造的。」
(詩一四五9《新譯本》)。


[1]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6),頁121–122,128;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1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1987), 33。

[2] John G. Gibbs, Creation and Redemption: A Study in Pauline Theology (Leiden: E. J. Brill, 1971), 39–41;另參威爾遜〔J. R. Wilson〕:《基督教教義淺析》(A Primer for Christian Doctrine),李金好譯(香港:基道,2011),頁118–120;Peter T. O’Brien, Colossians, Philemon,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44 (Waco: Word Books, 1982)。

[3] 萊特〔C. J. H. Wright〕:《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建構神學、社會與經濟的倫理三角》(Old Testament Ethics for the People of God),黃龍光譯(新北:校園,2011),頁178。

[4] 參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47–148。

[5] Gibbs, Creation and Redemption, 39;另參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73–174。

[6] 吳慧華:〈維他命竊案 是誰偷走了我們的維生要素?〉,《生命倫理》,第84期(2023年11月):2–4,網站:https://ethics.truth-light.org.hk/nt/article/維他命竊案是誰偷走了我們的維生要素(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6月25日)。

[7]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55–158。

上帝愛世界 信徒歎世界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4/07/2024

有些人很喜歡說一些偉大的口號,例如祝願世界和平,因為說起來冠冕堂皇,十分動聽,但實際上似乎甚麼也不用做,或者說甚麼也做不到,他們認為作為一介草民,對於驚天地、泣鬼神,轟轟烈烈的大事,根本起不了甚麼作用,亦毋須負責,因此,最難的事反而成為了最易的事,因為「講咗等如做咗」、「做同唔做都冇分別」。

對於信徒來說,類似的口號多不勝數,例如向普天下傳福音、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大家當然不會亦不敢反對,但做與不做感覺上分別亦不大,亦難以衡量。又如環保的議題,多年來不少關心地球未來和人類福祉的有心人都作過不少努力,但在教會和基督徒的圈子,似乎仍然沒有很積極的回應。大家只能繼續眼巴巴看著環境被污染、大自然被破壞、氣候持續惡化。近年不同的國家和地區都迎來非常酷熱的夏天,極端天氣恐怕已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而我們又好像無能為力、沒有責任。

寄居者過著沒有節制的生活

極端天氣是人類沒有節制地「歎世界」的產物,只要我們的心態不改變,恐怕我們每年都要為愈來愈極端的天氣煩惱。有人批評基督徒不重視環保,因為不少信徒抱著很強的「這世界非我家」的寄居者心態,認為這世界已經墮落,最終必會滅亡,「醫返都嘥藥費」,因此,只關心看不見的將來和天國這些屬靈的事,而不願意「浪費」時間去拯救地球和關心屬世的事,但諷刺的是大家不愛世界卻又十分享受「歎世界」的生活方式。雖然近年已多了信徒明白約翰福音三章16節的內容,神愛世界,神並非單單只愛世人,神的救贖對象除了人類以外,也包括萬物在內,但不少基督徒對環保仍然只是抱著葉公好龍,口惠而實不至的心態。

有些事本來是舉手之勞,但有時信徒就是懶得去做,主要因為缺乏強烈的動機。於是在家中也好,公司也好、甚至教會也好,有人會任由毋須使用的電燈、電視、冷氣長開;在洗手洗杯的時候開大水喉,任由食水長流亦不覺得有任何問題;有些弟兄姊妹飲茶吃飯的時候,興之所至便會隨意落單,卻又「眼闊肚窄」,吃不完又不願帶走,不斷浪費食物亦沒有歉意,而且並非偶然預計錯誤,而是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轍。當然,有人會覺得做人可以隨心所欲,不設限制地享受生活和生命是一件開心寫意的事,但這卻忽略了個人對整個受造世界和有需要的鄰舍的責任。公平地共享資源、節省能源、減少浪費的想法無法在他們心中生根,他們雖然不會公然反對環保,但根本樂於過自己任意而為的生活,環保和愛鄰舍一樣,只是成為了一句動聽的口號!

低下階層者備受苦楚

當不少發達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已習慣了個人享受,亦不介意多花金錢,持續過著沒有節制的生活,要令地球的環境不再受破壞,可持續地發展談何容易!於是受苦的便是落後國家或發達國家的低下層市民,他們缺乏資源、沒有能力透過消費減輕自己的苦楚,只能繼續捱熱、捱餓、捱世界,就算在反常的高溫之下仍然要在戶外辛勞地工作,甚至因為種種原因而猝死,大家雖然不殺伯仁,但伯仁卻間接因大家而要吃更大的苦。

善用而不浪費資源

當然,有時我們沒有為環保出一分力,亦可能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太過渺小,根本無法影響大局,因此,提不起勁去做一些好像愚公移山、很長時間都不會見到果效、「細眉細眼」的事。我們是否忘卻了人類是受上帝所託要管理大地的管家?一個不戰而降、知難便退的信徒,又如何可以做一個忠心良善的管家呢?路加福音十六章10節提醒我們:「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如果我們相信好好管理大地、愛護鄰舍是上帝交予每個人的重要召命,我們便應該重新反思我們的生活態度,多想想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既享受上帝所賜予、大自然的一切美好事物,但又不會浪費資源和加重其他人的負擔,不要因為我們想「歎世界」而令上帝所愛的世界不斷受破壞。

 

(原文於2022年8月4日刊於本社網站,其後曾作修訂。)

不追逐超級食物,不過度消費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24/07/2024

購物新常態?

郭麗明 | 本社前督導主任,香港理工大學榮譽社會工作學士,香港中文大學基督教研究碩士。曾在香港從事社會服務,及在美國基督教機構和教會服侍。現為退休人士,業餘農夫。
04/07/2024
專欄:有情無國界 (*所有文章只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國家:美國

去年7月,我們一家首次選擇了一個電力供應商的綠色能源計劃(Green Energy Plan),[1] 計劃中的電費計算,每度電會比平日貴少許,但該供應商提供了50美元的回贈優惠,只要該月的用電量達到500 kWh或以上就可以從電費單中扣減50美元,且用戶每星期都會收到電郵通知,了解每週的用電量,這樣就能預計該月能否「達標」獲得回贈。

今年1 月因某些原因所以用電量特別的多,在月結前最後一次電郵通知中知道我們還差少少就可以獲得回贈,當時心裡想要不要「最後衝刺」、「多用一點電」,比如多洗兩機衫、多吸兩次塵……但最終都決定了以平常生活方式來用電,不想浪費能源。當時的想法是,以平常心應對,如果得到回贈便省了錢,得不到回贈其實也省了能源。結果1月份的用電量是499 kWh,差1度電就可以享有50美元的回贈,最後需要繳付約110美元的電費,是六個月來最高費用。

上星期收到「恭喜我們」的電郵通知,6月份可以獲得回贈。收到該電郵通知的第一個感覺不特別驚喜,因為每年5月下旬到9月底都會「熱到爆炸」,即使沒有特別調低冷氣的溫度設定也肯定能達標(我們夏天的冷氣設定溫度高於25.5°C,加上風扇的效果已很舒服,而且只是晚上幾個小時才開冷氣)。反之,當時心裡卻是有些「矛盾」,用戶消耗能源多了竟然值得恭喜、值得現金回贈!豈不是跟環保和綠色能源計劃之精神背道而馳?

最近我們也開始嘗試更多不同的環保消費模式,除了購買含植物成份(Plant-Based)的和可自然分解(biodegradable)的個人和家居清潔用品外,還盡量選擇「一加侖補充裝」。雖然補充裝沒有附上泵(pump),但可以重用過往儲起的膠樽和泵,將清潔劑注入到小的膠樽裡,都是一樣的方便好用,大瓶用完後還可以鎅開當作花盆或儲物之用呢!

在購買日用品時,我們會盡量選擇玻璃瓶或紙盒包裝。現時坊間已有很多「環保選項」,例如洗衣紙、洗碗紙等都是紙盒包裝,用時只需按衣物或碗碟的多少去取出一兩片來用,甚或撕開只用半片來洗幾件衣服或碗筷。個人衛生用品方面有牙線、牙膏、肥皂、洗頭膏、漱口餅等等,都備有環境友善設計或包裝(省卻大量的膠樽)供消費者選擇。

護膚護髮用品更有不同類型冷壓(cold pressed)的植物油,如:荷荷巴油(Jojoba Oil)護膚、蓖麻油(Castor Oil)護髮、茶樹油(Tea Tree Oil)防蚊蟲等等,可以減少不必要的化學成份。這也令我們想起小時候常用水開稀甘油和橄欖油來防止皮膚「爆拆」。

原來只要在網上搜尋鍵入可分解的(biodegradable)、可堆肥(compostable)的、環境友善的(eco-friendly),可持續的(sustainable)等等的關鍵字,就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購物新選擇。雖然這類環保產品價錢可能會貴一點,但若果多些人一起「發揮抉擇力量」,讓「地球之友」產品能在市場有一定的佔有率,便能引發更多環保產品推出市場,加上環保意識普及化,期望將來價格會更大眾化,讓更多經濟條件有限的人也可以響應環保。從另一角度看,「名牌」產品往往因為廣告費用及要增加豐厚利潤而把價錢大大地提高,相對來說「沒有品牌」的環保產品的價錢很多時還比「傳統名牌」便宜呢!

一向有提供會員特享翌日送貨服務的網店亞馬遜(Amazon),在送貸安排上也增加了環保選項,會員可以選擇若干天後才送貨(fewer boxes fewer trips),讓公司可以儲多一些該區的訂單才送貨,或讓顧客選擇自行到附近的店舖提貨。此外,亞馬遜同時也轉用了物料「較薄的」紙盒、紙信封袋、膠袋和氣泡膠袋,而店舖內亦有氣泡膠袋回收安排。

近年去歐洲旅遊探親,發現航空公司或餐飲店已改用了木、竹或紙製的餐具,它們亦頗為耐用,我們還保留了一些回家繼續用。此外,在超級市場買樽裝飲料可以「回樽」,憑空樽取回歐元一毫;這令我們想起小時候在「士多」買鮮奶可按樽的日子。導遊說那邊的流浪漢喜歡拾飲品膠樽,因為它比紙皮值錢,且在超市換錢後還可以即時購買食物。我們入住的青年旅舍大堂更放置一個大籃用來收集住客用後的飲品膠樽,若作為該天值班員工的「打賞」也相當可觀呢!

農曆新年時收到朋友送的一個元寶狀的人工肥皂,是她的朋友自製的,環保美觀,可以送禮自用和在朋友圈內發售賺點外快。有朋友每次到唐人街午飯總會自備飯盒「打包」,他們說除了可以減少使用發泡膠外,老闆娘通常會因此而「加碼」,加大食物的份量。若再瘋狂(crazy)或創新(creative)一點,相信還可以激發更多環保生活日常的「好點子」。

我們每次在唐人街吃午飯總會點一杯港式凍奶茶(轉為煉奶,其實是「茶走」)來懷舊一番,但由於味道太濃,不能一次喝完,所以會自備保溫瓶作打包之用,希望環保一點省一隻發泡膠杯。怎料一位90後侍應生一看見我們已自備保溫瓶,便說:「不如我直接把凍奶茶倒在你的保溫瓶內,但你的保溫瓶太大,我們不會盛滿給你!」其實她的提議很不錯,可以省了洗盛奶茶的玻璃杯;但她的環保「情操」卻不及那「加碼」給自備飯盒客人的老闆娘。其實醉翁之意豈在乎那「少少著數」,我們這上一代人為環保多出一點力只是想減慢氣候變化的速度,為下一代人留下「比較無咁差嘅」生存環境。


[1]  The renewable attributes of power generated from a variety of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the sun, wind, geothermal, hydroelectric, wave or tidal energy, and biomass or biomass-based waste products, including landfill gas.

看深一點、想多一點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30/05/2024

相信沒有人喜歡被別人形容為膚淺,但諷刺的是我們很多時卻又只喜歡看表面,特別是在這個喜歡訴諸感性的年代,有時我們只因為聽了一個令人感動的分享,便決定了我們的立場和原則,既不願意再作理性討論,甚至對一些本來十分明顯的事實和理據都會視而不見。我們很多時原來並不如我們自己所想的那麼理性和客觀,特別是在網絡的世界,當我們看不到對方的面容,不明白對方的苦楚,我們便容易變得麻木不仁,有時更會以為自己在網上可以是一個為所欲為的隱形人,忘記了自己所做的到頭來會在其他人的傷口上大力撒鹽,更會令自己身陷囹圄。

當人工智能(AI)的功能愈來愈強大,要辨別真偽的難度愈來愈高,有圖未必有真相,不要單憑眼見就以為自己掌握事實,這是十分重要,正如面對同性戀運動和跨性別運動,在一些令人同情的故事背後,隱藏的很可能是另外更多不為人知的悲劇,當大家高舉兩個成年人的權利的時候,卻對他們透過捐精、捐卵和代孕生產的子女將要面對的困擾視而不見。相反,有時家長將電子遊戲看得較為負面,誰不知只要肯用一些心思,卻可以將遊戲元素放入現實生活的處境,令子女興致勃勃地邊玩邊溫習。至於面對環保、生死教育和精神健康等課題,我們亦同樣容易只流於表面,「看深一點、想多一點」是今期《燭光》希望協助大家認真思考的問題,世事從來不能只看表面。

「寓禁於征」與外國環保趨勢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義務)
30/05/2024

保護環境,人人有責。然而香港的環保運動雖然已經推行多年,但為人熟悉的,好像就只有「三色桶」和「膠袋稅」。本來在2024年8月實施的垃圾徵費,在不絕的爭議聲中暫緩實施。其實除了抽稅、徵費之外,要實踐環保,應該怎樣行?外國的經驗可以借鑑一下嗎?本社於2月28日舉辦了「寓禁於征」與外國環保趨勢網上專題講座,請來溫哥華信義會新生堂牧師吳庭亮博士擔任分享嘉賓,分享對環保政策推行的意見。

明光社

吳博士在教會擔任傳道人之前,曾經在香港的環保組織工作,他見證了香港環保政策的改變。他坦言「其實永遠也沒有『最合適』的時間去推動垃圾徵費。」他提到在90年代,香港在探討環保議題的時候,會提倡的「污染者自付」的原則,想透過市場的力量,以錢作為誘因去減少污染,因此垃圾按量來徵費,也是以此作為原則。在實行起來時,要想想有沒有幫助市民減廢的途徑,也就是回收的途徑,除了紙,塑膠和有機廢物(廚餘)有沒有回收的途徑?這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

不過,筆者認為政府今次的政策,給人印象是「徵費」,著重於「懲罰」,但其實要成功推動環保政策,重點是要多管齊下:既要有收費制度,同時更應鼓勵回收(Recycle)、物盡其用(Reuse)、以更環保耐用的產品替代其他物品(Replace)、以致減少浪費(Reduce),這就是「環保4R」教育。有關的教育工作已推行多年,但多年來執行的情況都未如理想,甚至有倒退的情況:如以前消費者還會將「飲完」的牛奶樽、豆奶樽甚至汽水樽拿到士多「回樽」,數量夠多的話甚至可以賺回一樽新的飲品。現在雖然也有玻璃樽回收,但回收率卻差得多了。歸根究柢,就是在香港經營回收行業的成本太高,收益不夠維持,更何況就算有「有心人」努力經營,也曾發生環保木卡板回收廠申請基金遇到重重障礙,或是紙包飲品盒回收廠用地不獲續租等經營困難的事件,可見要實行全方位的環保政策,實在艱難。

外國的情況就能借鑑嗎?外國地大物博,住房面積夠大方便處理分類和回收,連較難處理的即廚餘,以加拿大為例,因為當地天氣較為冷,收集起來製造堆肥也會產生較少的異味,容易處理。但除了這些先天優勢外,外國政府在推動環保政策時,其實都有比較全面的考量,除徵收一途之外,更幫助市民作廢物分類、回收、循環再用,也有從小就向學生提供環保教育和實踐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市民能看得到所支付的費用,是確實用在回收、環保事業的資助上。

最後,站在信仰立場上,吳博士也提到聖經中「五餅二魚」的神蹟,當耶穌拿起餅,祝謝了,並讓5,000人吃飽以後,祂不忘叫大家「收拾廚餘」,不要浪費。環保,愛護地球,知足的態度,其實一早就在我們信仰中,希望大家也能將之實踐出來!

誠譤大家點按以下連結,收看足本講座。

收看講座

生成式AI的潛藏危機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及生命教育)
30/05/2024

近來Midjourney、Sora等生成式人工智能(AI)創作令人感到驚奇,能於數秒至數分鐘生產出讓人難辨真假的圖片及短片。生成式人工智能(Generative AI)屬於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一個分支,這意味著生成式AI的工作原理是機器學習模型,通過學習數據中的規律或模式(pattern)來生成新的內容。其中語言模型及深度學習,讓它能根據用戶輸入的資料來創造新內容。而這些創新的內容不限於文本,還包括圖像、動畫和3D模型等類型。[1]

圖像生成式AI能夠生成逼真的圖像。其中一種常用的模型是生成對抗網絡(GAN)。GAN由生成器和判別器組成:生成器負責生成假圖像,而判別器則試圖區分真實圖像和生成的圖像,兩者的工作在互相對抗。通過反覆訓練和對抗,GAN能夠生成愈來愈逼真的圖像。GAN可用於生成圖像、增強圖像解析度,以及創作藝術作品等。

而短片生成式AI也類似圖像生成式AI,短片生成也同樣可以使用GAN等模型。短片生成的挑戰在於同時要考慮時間和空間的因素,確保生成的短片具有連貫性和流暢性。它可以被廣泛應用於電影特效、動畫製作和遊戲開發等領域,創造出逼真的特技效果、生成動畫序列、改編故事情節等。這種技術為電影業和創意領域帶來了巨大的創作產量,令生產力大幅提升。AI能按照文字輸入指示而生成不同風格的圖片,而且生成的時間以秒計算,效率遠高於傳統按天產出的設計師,[2] 讓不少畫師、設計師面臨著失業的風險,但對於能掌握應用的設計師則如虎添翼。

背後的隱憂

由於生成式AI是以自動化形式生成圖像或影片,它能帶來無限的可能性,亦存在著不確定性和失控的風險。生成式AI模型的輸出是由訓練數據驅動,它可能會生成不正確、帶有誤導性或偏見的內容或圖片。

AI圖片、短片非常逼真,如讀者要判別它們的真偽,真的要花時間去細看、尋找資料比對。暫時有以下的方法去判別:

  1. 圖片人物的手部形態是否自然、影片中人物的步行動作有否怪異,背景影像是否模糊,有否帶有難以識別的文字等;
  2. 生成的圖片是否過於完美,如人物皮膚光滑得沒有瑕疵,身材比例以至光線都過於完美等;
  3. 使用AI圖片檢測程式(但結果未必完全可信,有媒體測試過這些檢測程式,發現它們的準確度參差)[3]
  4. 透過搜索引擎尋找圖片來源及背景脈絡,查明是否真有其事;
  5. 檢索事情的真確性,如圖片是否有不合乎物理規律的現象出現等。[4]

首兩點提到圖像或影片中的不自然情況,值得注意的是,在現行階段,生成的內容仍可能存在失真或不自然之處,只要用心細看,仍可看到破綻。但由於AI正在高速地學習,它不會停下來,而且進步速度極快。可以預見它於未來將逐步改善,憑肉眼就可判別真偽的情況可能很快就會過去。

亦正因如此,如這些AI模型被惡意使用,生成逼真的假新聞、虛假訊息或誤導性內容,這可能導致公眾誤解事件,混淆是非,損害訊息的可信度和可靠性,其後果可能帶來社會不穩定等負面影響。而AI的創作亦可能存在偏見和歧視,特別是當它受到內容不夠持平的數據訓練,生成了具有偏見的內容時,可能會加劇社會不平等和歧視問題。

生成式AI亦可能成為造謠、欺凌的工具,它可以生成虛假的個人資訊,運用這些資訊便可以冒充他人的身份。這可能導致網絡欺凌、惡搞事件、人身攻擊、仇恨言論等問題。而私隱方面,生成式AI模型需要大量的數據進行訓練,這些數據可能包含個人身份資訊和敏感內容;甚至用戶在輸入文字給生成式AI時,亦可能包含了自己的私隱及相關數據。如果這些資料及數據被濫用或洩露,可能導致隱私被嚴重侵犯和倫理問題。

對網絡生態的影響

2024年3月,歐洲議會通過了《人工智能法案》,以嚴格規範人工智能的使用。法案將規範的人工智能,包括生成式AI,在經過大量數據的訓練以後,它能生成新內容甚至執行任務。法案的條款會分階段自2025年起在歐盟境內逐步實施。[5] 而中國政府亦會落實對生成式AI的要求,監管相關的內容。[6] 這些法案能在規管AI生成內容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不過AI的高速成長與發展影響著各個範疇,其高速生成的文字、圖片與及影片都會一直傾倒於網絡當中,未來亦會被「它自己」繼續取用來生成更多真假難辨的資訊,要規管這海量的資訊也有一定難度。筆者難以想像未來的網絡生態,當網絡充斥著許多AI生成、又難辨真偽的資訊,網民是否仍可於網海中找到真實及可信的資訊?又或者網絡會否完全變成虛假、只為大家提供娛樂及過於完美的超真實世界?


[1] 〈【 生成式 AI 】是甚麼? 一文了解 Generative AI 的原理及應用〉,PREFACE,網站:https://www.preface.ai/blog/what-is-generative-ai/(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5月10日)。

[2] 同上。

[3] 〈網上工具能否分辨真實AI維港圖片? 實測3工具準確度〉,明報新聞網,2024年3月26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熱點/article/20240326/s00024/1711190246512/網上工具能否分辨真實ai維港圖片-實測3工具準確度(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5月13日)。

[4] 〈【查核工具】人工智能技術日新月異,我們該如何辨識AI生成的圖片?〉,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浸大事實查核,2023年6月13日,網站:https://factcheck.hkbu.edu.hk/home/fc_literacy/ai_images/(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5月13日)。

[5] 〈全球首項AI法案|歐洲議會壓倒性通過 限制政府實時生物識別〉,《聯合早報》、《香港01》,2024年3月14日,網站:https://www.hk01.com/即時國際/1000274/全球首項ai法案-歐洲議會壓倒性通過-限制政府實時生物識別監控(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5月13日);Karen Gilchrist and Ruxandra Iordache, “World’s first major act to regulate AI passed by European lawmakers,” CNBC, last modified March 13, 2024, https://www.cnbc.com/2024/03/13/european-lawmakers-endorse-worlds-first-major-act-to-regulate-ai.html

[6] 〈中國監管|網信辦將展開「清朗」系列專項行動 整治蓄意造謠抹黑企業等問題、規範生成式AI領域〉,《香港經濟日報》,2024年3月15日,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3724679/(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5月13日)。

環保是一種文化

何慕怡 | 明光社助理總幹事
09/04/2024

起初,神創造一切都是甚好的。今天,神再看這個世界,又會如何評價呢?

香港政府原本定於2024年4月1日起,實行垃圾徵費(全名: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在1月時政府宣佈有關計劃延遲至8月1日實施;到了5月底又再次宣佈暫緩實施垃圾徵費。在宣佈暫緩之前,有部份樓宇在4月1日起以「先行先試」的方法處理垃圾,效果如何?可留意傳媒報道。垃圾,如何徵費?現時很多市民仍然不清楚。原本有關法例規定,市民若要棄置垃圾,必須使用在指定的超級市場購買的指定膠袋,收費按容量而定,分為3至100公升,共9種容量的垃圾袋。若有無法放進袋裡的大型垃圾,便要貼上一個劃一價11元的標籤。政府的目的是推動源頭減廢,即是通過用者自付的原則,棄置垃圾愈多,收費愈多,而費用就在購買膠袋之時收取。垃圾愈少,需用的膠袋愈少,費用也會愈少。不過,筆者認為,能有效令香港成為環保之都,鼓勵式教育是十分重要。

明光社

梁先生(化名)曾經於「綠在區區」工作,是一名環保份子;育有兩名兒子的他經常教導小孩先把垃圾分類,然後他在有空時送到綠在區區回收。他笑稱:「回收後有些小獎勵,然而這小小的獎勵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推動力。當然,政府若能加大宣傳,加大獎勵,效果當然會更加好啦!」雖然他上班很忙,但回家後仍要埋首處理廢物,又要教育下一代廢物分類及減廢等知識,他從不後悔,也不言累。他說:「我認為教育對下一代是很重要的,家庭的教育比政府立法更加有力量。就如我的孩子,他們在常識書已學懂三種顏色的回收桶的用處。若果沒有足夠配套,我走在街上也找不到這三種顏色回收桶的話,即使孩子學了,也只是紙上談兵,實際上做不到,教育及配套兩者不可或缺。」

筆者很同意梁先生的說法,教育及配套是推行環保的重要元素。筆者曾在德國生活,環保已成為德國人的習慣,就算不懂環保的人走入社區,也能立時變成環保份子。在德國,垃圾膠袋是免費提供,市民可以走進政府市政廳索取。筆者初到德國,由於配套充足,又有鄰居教導,已可自動自覺行動。至於,是誰教導我的鄰居呢?他表示,這是一代傳一代的做法。

膠樽、玻璃樽回收

在德國,各個超市都有回收機器,專門回收膠樽及玻璃樽。市民買塑膠及玻璃樽的飲料時,要先付大概0.25歐元費用,稱為「押金」(Pfand)。當退回空樽後,回收機便自動列印一張條碼票,等同退回空樽的費用,當再次購物時,掃過條碼便可當現金使用。故此,在德國生活的人,儘管是遊客,都會自動自覺退回空樽。由於每間超市都有回收機器,退款又方便,大大起了鼓勵的作用,增強了參加回收的動力。

此外,德國環保工作成功,也跟一條法例有關。根據Mordor Intelligence市場調查公司發表的調查報告指,在2019至2022年期間,由於德國包裝法的嚴格要求,塑膠包裝的設計必須考慮可回收性及使用可回收物料、可再生材料,故此帶動行業的積極性。根據歐盟的指令,到了2025年,歐盟一半的塑膠包裝應該是可被回收的。報告也預計到了2030年,這個比例會上升到55%;德國比其他歐盟國家行得更快,目標是在2025年,有90%家用塑料包裝屬可回收或可重複使用。歐盟亦期望到了2029年,塑膠空瓶的回收率達到90%。[1]

黃藍啡三色桶

德國也有回收三色桶(包括黃、藍、啡),黃色桶代表回收輕型包裝,即所有非玻璃或非紙質包裝(例如塑膠袋、塑膠樽、罐頭等);藍色桶代表回收紙類(例如紙袋、報紙、紙箱等);啡色桶則回收可堆肥的廚房和花園垃圾(例如咖啡、茶渣、蛋殼、樹葉等)。政府在每星期固定的日子安排了垃圾車前往各區收取不同顏色桶內的垃圾,住戶只需在指定的日子把不同顏色的桶放在路邊,垃圾車便會主動來收集。這個方法方便市民,由於每次有固定收集時間,也容易幫助市民養成習慣。

二手市場的流行

德國的二手市場十分流行,筆者曾經以50歐元賣出一部已用了10年的LG電視,也曾以10歐元賣出一部老舊數碼相機。以上的貨品,在香港可能乏人問津。筆者收到這些額外零用錢的同時,也驚訝德國的環保文化。德國有很多二手店,如跳蚤市場、慈善商店(如樂施會經營的商店)等。筆者最愛瀏覽「eBay kleinanzeigen」的二手網上市場,因為在家便可瀏覽到「zu verschenken」的免費物品,又或把個人不要的物品賣出或送贈。這種循環再用的流行文化,大大減少了垃圾。

德國環保教育

教育也是推動環保的重要一環。德國由幼稚園開始,便教導學童環保意識,讓小朋友身體力行實行分類;而小學一年級學生有一本環保記事冊,記載他們日常生活中的環保心得,讓他們更加認識環保。

現今世界,處理垃圾是令人頭痛的問題,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神創造的美好世界得靠我們每一個人盡力用環保去挽救,然後一代傳一代傳承下去,形成一種文化。世界是屬於神的,詩篇五十篇10至11節記載:「因為樹林中的百獸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雀鳥我都認識,田野的走獸也都屬我。」(《新譯本》)相信神不希望祂創造的世界受到污染和破壞。聖經沒有明言人們需要環保,因為當時社會的人未有智慧與能力製造破壞大自然的東西,至少當時社會沒有膠袋,不用包裝。在聖經中,土地是十分重要的主題。舊約提到土地的次數多達2,000次,新約則有250次;神給亞伯拉罕46次應許裡,有40次提到土地。可見聖經很著重土地,然而我們在這個時代,不斷地改變土地用途,破壞全球生態,製造更多垃圾,這是神所不願見到的事。[2]

(本文原載於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的《明報》「談天說道」福音專輯〔2024年4月8日〕,其後曾作修訂。)


[1] “Germany Plastic Packaging Market Size & Share Analysis - Growth Trends & Forecasts (2024 - 2029),” Mordor Intelligence, accessed June 13, 2024, https://www.mordorintelligence.com/industry-reports/germany-plastic-packaging-market.

[2] 布克雷〔D. Bookless〕:《耶穌的環保學:活出聖經中神、人、土地的美好關係》(Planetwise: Dare To Care For God's World),趙汝圖譯(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5),頁56。

曾經刊載於:

明報「談天說道」,8-4-2024

各家自立門前塑,那管他人要環保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03/04/2024

想要改善眼睛問題有很多方法,若肝血不足,便需要是先養肝,眼睛是眼睛,肝是肝,為何護眼要養肝?原來肝血不足會影響眼睛,讓人視線變得模糊、無法對焦。牽一髮動全身,一個身體各個部份會互相影響,一個地方各個部門雖然獨立運作,但真的可以老死不往來,你有你環保,我有我「風騷」嗎?

正當香港「走塑令」即將實行之時,東九文化中心卻出現一大片LED花海,LED燈的確比傳統的燈膽「環保」,壽命長、體積小,無汞及色域豐富,但LED燈膽始終包括晶片及塑膠等不能分解的物質,如果作為美化長期置放在東九文化中心外階梯,吸引人們前來遊覽打卡,以LED燈的耐用程度,或許仍算出師有名,但只是展出三個月,這片短暫盛放的花海,將何去何從?同樣,當那些可以增加氣氛的生日帽及氣球不被鼓勵使用、4月22日後便得停止銷售時,擺放在東九門前的熱氣球又是怎麼一回事?

為甚麼連政府「自己」都環保不起來?說穿了,一切都是經濟考量。有報道稱,東九文化中心外的長階梯原本打算種植真的杜鵑花,基於「技術考慮及支出預算所限」,這個安排只好作罷。如果財赤嚴重到省得一元是一元的地步,這是無可厚非,但眼見一個康文署可以斥資5,000萬元與國際藝術團隊合作,展示逾200顆發光蛋裝置,東九文化中心外只有50萬元的假花海,無論背後基於甚麼原因,牽涉多少香港形象或金錢收益,都難教納稅人不動肝火。

在世上沒有多少繽紛會盡如人意,但有些繽紛卻來得有點諷刺。

 

參考資料:
〈東九文化中心LED花海|白花添色後再加裝飾 射燈映照彩色熱氣球〉,《香港01》,2024年3月27日,網站:
https://www.hk01.com/article/1004532?utm_source=01articlecopy&utm_medium=referral

〈東九文化中心LED花海|原概念種杜鵑花海 區議會預算所限變假花〉,《香港01》,2024年3月22日,網站:
https://www.hk01.com/article/1002639?utm_source=01articlecopy&utm_medium=referral

〈維港兩岸3.25起展出大型戶外藝術裝置 逾百顆發光蛋亮相添馬公園 鐘樓LED裝置展出梵高作品〉,Channel C,2024年3月13日,網站:https://channelchk.com/a/16963?utm_source=web&utm_medium=cccopylink

回到:每週社關焦點

當「社交恐懼」遇上AI

呂英華 |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20/03/2024

雖然我們可以很粗略地將人分為內向與外向,然後將內向的人歸類為不喜歡社交的人,將外向的人歸類為喜歡社交的人;然而在社會上,這兩類人的數目基本上並不是均等的。網絡世界的盛行,令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可以在身體缺席的情況下進行,這也導致彼此的關係容易變得疏離;交友軟件的增多,也代表人們喜歡網絡上的交流多於現實的交流。網絡的交流成本低,選擇多,不用做表情管理,沒有時間限制,喜歡則來,不喜歡則去,現在更多人自認社交恐懼」(社恐),可能因為現實的交流有太多不可操控的地方,不能來去自如,人也不想承受被否定」之痛。例如新年期間向親朋戚友拜年,需要承受被問問題的痛。AI(人工智能)就如一個救贖主,讓人免卻了建立關係的過程,這也解釋了為何關係類AI會氾濫地出現。

不想社交還是社交恐懼?
到底何謂社交恐懼症?不喜歡社交便是有社交恐懼症嗎?社交恐懼症又名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簡稱SAD。當一個人每次在社交場合都會感到心慌膽怯,覺得別人會對自己評頭品足,怕自己在人前出醜,而這份恐懼給他帶來極大的痛苦,以致想要逃避所有社交活動,他便可能不是單純因為性格害羞而不擅長應付社交活動,而是患上了社交焦慮症。當患者在社交場合時,會出現以下情況:情緒上明顯感到恐懼或焦慮,症狀與環境所構成的威脅不成比例;思想上擔心自己行為或情緒狀況受到他人批評或拒絕;生理上出現冒汗、心跳加速、顫抖、呼吸困難或頭暈;行為上不斷逃避或需極力忍耐各種社交場合。[1] 當仔細去了解何謂社交恐懼症時,便會發現其實它是一個「病」,並非不想社交或懶得社交。

不過,今日大部份自認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其實很可能只是偽社恐」,可是很多時都沒有人深究誰人患上社恐症,誰人只是偽社恐。曾經在社交媒體中流行過種種的hashtag(標籤),其中一個便是#社恐」。[2] 網絡讓人可以不露面地交流發言,但隔空的對話令人看不到對方許多的身體語言、表情、語氣,人的身體在其中缺席,溝通也停留在表面上,彼此只是泛泛之交,難以討論深入的事情。弔詭的是,這也正正是人享受在網絡世界的原因,不想作深入的對話,甘願停留在空泛的交談之中。就如農曆新年時,原本應前往親朋戚友家中拜年、「逗利是」,但電子支付的科技愈來愈發達,派利是也可以轉移至網上進行,拜年期間與親朋戚友的交談也可以就此終止,派「利是」只需一個「二維碼」。當網絡的交流只有「點讚」與「分享」,在節日之中放棄「儀式感」的真實交流,交流只求方便、快捷、避免難堪、可以躲懶,人深處想與他人真切交流的渴望卻無法得到滿足,在這種情況下,將此等渴望轉移投射到AI上也不是不可能。

AI成為救贖的可能性
現時的AI技術突破了人類的想像,除了對答自如,恍如真人一樣的溝通,並且開始大眾化,任何人都能夠應用。市面上出現了許多類似傾談伙伴的AI,特別是早前有新聞報道指,開發ChatGPT的公司OpenAI為了確保GPT Store中的聊天機器人適合所有使用者,所以不允許專門用於培養浪漫伴侶關係的聊天機器人,然而現實的情況是GPT Store出現了大量可以充當「女朋友」的AI。[3] 即使公司揚言禁止,仍有人不理會規則創建用來培養浪漫關係的聊天機器人,也就代表了部份人有這樣的需求。人在人際關係中「懶得」社交,甚至在認識伴侶上,也愈來愈不想接觸社會中真實的人,性愛機械人等類似產品早在市場出現,不就正好反映此一狀況嗎?

AI其中一個受歡迎的原因,便是其「可操縱性」,對比真實的人,AI能任人擺佈。這並不是說人會極端至成為AI的恐怖情人,而是人的自我中心使然,令人需要這種可操縱性,經常想要他者順從自己的想法、為自己付出,或期望自己是世界的主角。這也不難理解,因為大數據的關係,圍繞著網絡使用者的資訊都只是他們所喜歡的,有人說:「尋找相同者的過程,正正是驅逐他者的過程。」[4] 與人相處時,最好的人際關係在於能互相「聆聽」,[5] 而不是只講自己想講的,但很多時人只渴望別人聆聽自己的話,而不想聆聽別人的。這時候AI便成為一個「可操縱」的代替品,你想要它聆聽你便聆聽你,它只會為你而暈頭轉向,為你服務,浪漫關係的AI盡是說一些甜言蜜語,愛你愛到底,誰人不心動?

那麼,AI最後真的能夠救贖到人嗎?事實上,人與人的交流在於意識之間的認知,即是「我意識到你,你意識到我」,所以我們都期望別人會理解到自己的感受。沒有人喜歡目中無人的人,因為他意識到他人,卻不顧及他人的感受。不過,人卻不會因一隻貓不理會他人而譴責牠,因為牠沒有人的意識。人際關係正正是意識之間的認知,所以能夠創造經驗和分享經驗。被人附和總是開心的,AI就能扮演這個角色,相反,與一個觀點完全相左的人溝通、看一部不符合自己口味的電影、嘗試進入一個新的領域,這一切的經驗總令人不舒適的,甚至是痛苦的;然而它們卻構成了真正、真實的經驗,一種不重複的經驗。[6] 故此AI並不真的救贖到人,或許它能排解一時的寂寞,卻又令人陷入無止境的空虛,甚至無法再接受異於自己所喜愛的事物。人需要多點與真實的人交流,才能突破這些「不舒適感」,這也是邁向真實關係的唯一方法。


[1] 〈常見情緒病:社交焦慮症〉,賽馬會心理e療站,2022年,網站:https://eclinic.hk/e_clinic/healthInfo/detail?type=1&id=5&title=常見情緒病(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3月7日)。

[2] 〈你有#社恐嗎?不想社交是一種個人選擇〉,好集慣、Yahoo!新聞,2023年9月23日,網站:https://hk.news.yahoo.com/你有-社恐-嗎-不想社交是-種個人選擇-100934241.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3月7日)。

[3] 達小編:〈實在太香,許多創作者不顧OpenAI規定持續製作AI女友〉,電腦王阿達,2024年1月17日,網站:https://www.kocpc.com.tw/archives/529954(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3月7日)。

[4] 夏逸平:〈他者的驅逐:今日的社會、感知與溝通〉,哲學新媒體,2021年7月7日,網站:https://philomedium.com/blog/81633(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3月7日)。

[5] Shanna:〈有效的溝通從聆聽開始!成功「聆聽者」的4大秘訣〉,創新拿鐵,2016年10月17日,網站:https://startuplatte.com/2016/10/17/listening_6secrets/(最後參閱日期:2024年3月7日)。

[6] 夏逸平:〈他者的驅逐〉。

由武當張三丰說到生成人工智能

余創豪 |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教育心理學博士,專門於心理測量與統計學,亦是同校哲學博士,專門於科學哲學與歷史。現在是夏威夷大學數據科學教授與課程主任。
06/03/2024
專欄:有情無國界 (*所有文章只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國家:美國

從前筆者曾經修讀過教育心理學,我最佩服的教育心理學家是誰人呢?可能讀者永遠無法猜出來,那就是在《倚天屠龍記》裡面的武當張三丰,張三丰曾經對張無忌示範太極劍法,示範完畢之後,張三丰問張無忌能夠記得幾多劍招,張無忌說不記得,但張三丰反而讚好。張三丰不愧為一代宗師、世外高人,他要張無忌學習的並不是一板一眼的招式,而是綿綿不絕的劍意,這個更高的境界,並不能通過單純的模仿就可以達到,張無忌必須要拋開細節,用心來感悟在招式以外的劍勢,要神似而不是形似,用現代的術語來說,那就是「追尋模式」(Pattern seeking or pattern recognition)。

第二位我佩服的教育心理學家是陶淵明,他曾經在《五柳先生傳》裡面這樣說「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 很多老師都用「讀書不求甚解」這句話去指責成績低劣的學生,意思是他們渾渾噩噩、馬馬虎虎,相反,我用這句話來稱讚學生。如果陶淵明讀書方法真的是這般不濟,他又怎可能成為偉大的田園詩人呢? 所謂「讀書不求甚解」,是指不應該拘泥於字句的表面意思和細節,而是著眼於微言大義,所以陶淵明領會到深層的意思後,便會興奮到不知飢餓為何物。

第三位我所佩服的教育心理學家是唐朝詩人杜甫,他曾經說:「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清代仇兆鳌在《杜詩詳注》中解釋「破萬卷」的意思,是指「識破萬卷之理」,杜甫的詩作在結構、風格和主題上都有其獨特性,難怪他能夠成為一代「詩聖」。

這是筆者一直沿用的學習進路,我很喜歡參觀博物館、畫廊、工藝展覽,但之後幾乎所有看過東西都變成了過眼雲煙,而我所讀過的書,都好像是水過鴨背,但這並不打緊。古人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 其實,有時候記性太好反而是一種學習的障礙,若果你很清楚記得唐詩的句子,那麼你的作品便無法擺脫前人的影子。但是,若果你領悟了詩意,便反而可以開創出嶄新的風格。 

不過,假若你依稀記得一些從前瀏覽過的資料內容,便可能會出現問題,心理學上有一種名叫「隱性遺忘症」(Cryptoamnesia)的現象,這情況是一名藝術家或者一名作者在潛移默化之下吸收了人家的主意,但隨後漫不經意地在作品中展現了太過相似的元素,於是乎被指控抄襲。根據1989年發表的一項心理學研究,3%到9%的人會不自覺地將別人的主意當成是自己的原創。美國音樂家傑克.阿什福德 (Jack Ashford)坦然承認:「如果你仔細檢查我所寫的一百多首歌曲,你會發現在每一首裡面我都受了其他歌曲的影響。」 

然而,怎樣去分辨隱性遺忘症和故意抄襲卻並不容易,海倫.凱勒(Helen Keller)是美國著名作家,她在19個月大的時候染上重病,導致她失去了視覺和聽覺,儘管命運是如此坎坷,通過不懈的努力,她終於成為了文壇巨星,一生之中撰寫了14本書,她的奮鬥故事很勵志,但很少人知道她曾經被控告剽竊他人的作品。1891年,凱勒發表了一篇題為《冰霜之王》(Frost King)的小說,但後來人們發現這個故事與瑪格麗特‧坎比(Margaret Canby)寫的另一本小說《霜仙女》(Frost Fairies)有點相似。凱勒自辯說,在小時候曾經有人將坎比的故事讀給她,她只是聽過一次,但隨後忘記了。凱勒受到調查,但專家小組以四比四的分歧意見陷入僵局。因為這事件發生的年代已經久遠,所以現在已經變成了懸案,但我相信海倫‧凱勒應該是清白的。由於她是傷殘人士,故此她沒有可能翻查《霜仙子》的細節,然後有系統地改頭換面。

有趣的是,現在人工智能系統能夠記錄很多資料的細節,但人工智能生成工具在運作過程中卻拋開了具體內容。相信人工智能工具現在已經成為了許多讀者生活的一部份,對人工智能生成系統最強烈的批判之一,就是所謂人工智慧並不是真正的智慧,它並沒有創造新的知識或者新的作品,而是將現有的東西左拼右湊。

其實這是一個誤解,以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這些人工智能藝術生成工具為例,它們並不是好像「熟讀唐詩三百首」般鸚鵡學舌,簡單地複製和拼貼現有藝術家的作品。相反,它們分析並學習大量藝術作品的表現模式、風格、元素。經過訓練之後,生成工具就可以創造新的藝術作品。說得簡單一點,它們並不是學習具體的內容,而是追求「會意」、「模式」。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生成式人工智能已經具有了真正智慧的一些特徵,那就是「湧現屬性」(Emergent property)。在心靈哲學和神經科學中,湧現屬性是指大腦由簡單的腦細胞組成,但當這些簡單的物質整合一起而形成神經網路時,我們就有了意識和思想,而這些湧現出來的心靈是無法預測的。換句話說,整體是大於其各部份的總和(The whole is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同樣道理,當生成式人工智能系統接收到億萬份輸入資料時,它們就可以湧現出無法預測、前所未有的新東西,這類似杜甫所說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可能會有人批評說:生成式人工智能其實是患上了「隱性遺忘症」,它並不似張無忌或者陶淵明,真的忘記或者漠視細節,其實它比人類更加能夠清楚記住所有具體內容,它展現了似乎是「理解」的行為,其作品看上去富有創作性,但它並不能真正地意會到更高的境界、領悟到更深的層次,充其量人工智能只算是海倫.凱勒。這說法是有點道理的,不過,生成式人工智能現在仍處於草創階段,我相信假以時日必會突飛猛進。

最後,我希望讀者不會發現這篇文章和其他作品有相似之處,在此聲明,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或者我是患上了「隱性遺忘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