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賭博全球化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賭波才睇波 睇來幹甚麼?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05/07/2018

有沒有試過與朋友睇波,你一邊支持心愛的隊伍或某一球星時,你身邊的人卻很可能想你所支持的被罰黃牌、紅牌、被換出場?又或者你在欣賞球賽,為兩隊不斷互有入球,而感到非常緊張,不過你的朋友一看見入球就爆粗,甚至投訴為何入球數目那麼多……?

手機遊戲似賭博 政府規管勿再遲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08/05/2014

近年手機遊戲如雨後春笋般湧現,大部份遊戲都有組隊的元素。所謂組隊,就是玩家透過不同的方式在遊戲程式中獲得不同的隊員,從而打敗敵人。增加隊員的方式,不外乎兩個:一、打敗敵人,將對方納入自己陣營,;二、用遊戲中提供的資源,以隨機形式抽到隊友。

港澳賭風持續熾熱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 (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23/01/2014

在2013年,雖然並沒有特別盛大的國際足球聯賽舉行,而且國際賽馬賽事場數沒有特別多,也沒有特別高的六合彩派彩,但馬會投注額仍然飈升,以下為本年度各項目的投注額:
 
2012/13年的投注額 (港元) [1]
賽      馬       943.70億

澳門開放賭權的反思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 (流行文化)
13/05/2013

十年前,香港實行賭波合法化。然而早在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當時大家以為這只會影響何氏家族的生意。十年過去,澳門今日已成為全球第一賭城,地區生產總值成為全亞洲最高,從批給賭博專營權所得的直接稅已成為政府收入最主要的來源。[1] 澳門人的福利開始提升,政府更於財政預算案中年年派錢。

繼續抑制賭風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17/01/2013

回顧2012年,本地以及各地的賭博狀況均有上升之勢。馬會投注額不斷上升,受注的場數,不論足球或賽馬,均有增加;海外賭場方面,澳門、新加坡賭場的營業額連連報捷,部份澳門賭場除了以渡假勝地、藝術表演作招徠外,更有明目張膽地就他們新的角子老虎機刊登廣告,宣傳重點最終放在獎金上。另一方面,香港警方更接連在遊戲機中心內搗破疑似賭博的遊戲機,情況令人擔憂。
 

免費報頭版賣博彩廣告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16/03/2012

澳門賭業可謂如日方中,除了帶動當地經濟,他們更在香港上巿,香港的財經版(或稱為「賭股」版)幾乎天天報道他們的股票變動。近日澳門幾間賭場更聯手一起在香港的免費和收費報章大賣頭版廣告,聲稱他們部份賭博工具的派彩非常巨額,呼籲巿民到賭場豪賭。

停不了的反賭事工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流行文化 )
22/01/2012

雖然今年沒有大型盃賽,也沒有很多大型賭博活動,但賭博事業仍然蓬勃發展,不論是澳門的博彩業,抑或是香港賽馬會,甚至是世界的賭博事業,均有很大的發展。而反賭,在資本主義的消費社會下,漸漸沒有人關心,甚至愈來愈少人理會賭博對社會的影響,大家只看賭博的收益,不看病態賭徒對社會整體的影響和損失,最後埋單計數付代價的,還是整體社會。

唔怕你精,唔怕你呆,最怕你唔來

陳永浩博士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20/11/2011

如你去過澳門的話,你會發現那裡其實是沒有「賭場」的:他們都是以「娛樂場」作為正式名稱招徠賭客。回到香港,街頭林立的竹館,都是宣傳「麻雀耍樂」,甚至多玩可以防止「老人痴呆」!其實中國人深知賭博對人的影響,在民間智慧中,相關的教訓都多得很:「唔怕你精,唔怕你呆,最怕你唔來」,「輸錢皆因贏錢起,不賭是贏錢」等都是提醒人小賭結果不是怡情,反而是一個「貪」字上心,變成心「癮」就使人不能自拔。

從觀光到賭博

陳穎翎
明光社項目主任 (政策研究)
31/08/2007

澳門是目前唯一一個獲得中國政府,授權可以在境內經營博彩業的地方。開放賭權5年,共發出6張賭牌,至今已有5個牌主落實經營。賭場由11間增至26間,賭數目急升8.2倍至3000多張,博彩總收入增加1.4倍至500多億元,成為全球最大賭城。
 

澳門槍聲的啟示

陳穎翎
明光社項目主任(政策研究)
04/05/2007

賭業的發展,究竟是否可以幫助地區的經濟發展,已經沒有人再問了──自從澳門的賭業收益,超越拉斯維加斯之後,亞洲地區政府討論的,是如何以最快的快速度,分得一塊「肥豬肉」。「賭」與「不賭」,已經不是太重要。
 
但澳門的槍聲,是否可以讓我們重新審視,積極去發展一個幾乎不勞而獲的營生體系,對地區經濟而言,是否一個長遠而又健康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