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文字版 (生命倫理雙月刊 45期)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夢完了,怎去過日子?

生命倫理雙月刊 45期 (p.1)
28/04/2017

一場特首選舉完了,選出來的與民意設想的不同。雖然能真正參與選舉的只有千多位選委,但市民大眾不論是「食花生」又好,還是上網討論也好,都像有份參與一樣。其中,在選舉中最叫人觸動一幕,相信就是在投票前的星期五,「薯片」叔叔以巴士巡遊港島,並在中環愛丁堡廣場作造勢大會的一晚,很多香港人,不論是否「薯片叔叔」的支持者,都被感動了,有人甚至形容,在這幾年香港社會被撕裂的情況下,這麼多人走在一起,感覺就像發了一場夢。

可是,天氣不似預期,結果不出所料,美夢做完了。「好打得」的新特首上場是否會如薯片叔叔或是一些香港人所言,導致「撕裂 2.0」?好夢之後就是惡夢?實在無人知曉。

事實上,我們也不能太過將指望寄託於人的身上,畢竟人的能力頂多也只能逢凶化吉。世事常變,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我們知道信仰中最可貴的,不只是行神蹟奇事、叫死人復活;更是給小子的一杯涼水;是遭受患難時,遇上一個好撒瑪利亞人;是足印故事中,在沙灘上少了那一排的足印。在患難中,何謂拯救?是經歷了醫治才算拯救?還是得到安慰才是?這是我們在人生的功課中,必須要學懂的。

面對苦難,我們還能愛神嗎?

生命倫理雙月刊 45期 (p.2)
28/04/2017

生命倫理對談

抉擇人生系列 ‧ 第三回

講員:楊慶球牧師 │ 加拿大恩道華人神學院院長

 

只怕不會遇上

生命倫理雙月刊 45期 (p.4)
28/04/2017

或許你不知道誰是藤子‧F‧不二雄,但你一定知道誰是叮噹或哆啦A夢。下至小朋友,上至大朋友,當中有不少人希望擁有一隻如哆啦A夢一樣的機械貓,遇上危難時可以讓哆啦A夢從百寶袋中拿出隨意門、竹蜻蜓、記憶麵包等法寶來拯救自己。

除了電影版,在漫畫的每一個單元中,與哆啦A夢在一起的大雄是一個比普通小學生還普通的學生。他膽小懦弱,經常成為胖虎及小夫的捉弄對象,可能如此,他才擁有哆啦A夢,因為後者的出現,正是大雄的玄孫世修送給大雄的禮物。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大雄太弱了,玄孫看不過眼,希望哆啦A夢好好照顧大雄,改變大雄的命運。

大雄遇上難題時,每一次都回家向哆啦A夢哭訴或求助,於是哆啦A夢會從百寶袋中拿出法寶幫助大雄。很多時,大雄本來是把問題解決了,卻又因為自己「得戚」而變得忘我,屢次濫用了哆啦A夢的法寶,以及忘記了他的囑咐,引發另一場災難。當然,最終還是要靠哆啦A夢救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