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貧窮與公義

新福事工協會︰憐恤新來港群體

明光社資料室
11/07/2011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路四18)
不少人對新來港人士、貧窮群體都充滿負面評價,甚至歧視。可是,新福事工協會卻視他們為寶貴的,是主所愛的,因此竭力關心神所憐愛的這一群。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社教不分離 關注停不了

明光社資料室
11/07/2011

打從1954年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成立以來,該會便一直關注社會公義、和平、人權、自由、民生等課題,因此經常就政府的政策給予意見及回應,例如政制發展(包括支持雙普選)、特首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案、種族歧視法案等;此外,協進會也不時倡導、推動及參與和社會民生有關的活動,如就全球化、全民退休保障等議題作出討論和爭取。

教會關懷貧窮網絡︰倡議政策 為窮人發聲

明光社資料室
11/07/2011

「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主席李炳光牧師關注到本港貧富懸殊問題愈來愈嚴重,社會瀰漫著一股仇富的氣氛,他擔心如果情況再惡化下去的話,社會可能會出現大家不想預見的動盪。為此,教關來年的方向,除繼續其扶貧的事工外,亦會加強政策倡議的工作。
 

體壇盛事 苦了窮人

撰文:聖羅撒書院
18/05/2010

2008年北京奧運抹走舊北京的面貌,一個個「胡同」被拆走,北京市中心變得格外耀目,但引來文化保育和舊區重建的問題。豈料到了2010年南非世界盃,當地政府為「粉飾太平」拆走舊建築後,居然開了一個「臨時安置區」,把窮人安置在其中,城市的原本面貌到底何在?
 

不同角落的呼聲

——基督教團體回應最低工資
招雋寧
明光社項目主任(青年事工)
15/05/2011

香港在去年7月終於就最低工資立法,之後並通過以28元為起點,為低下階層或非技術工人的收入爭取一點基本保障,以免他們被部份無良的資本家壓榨。事實上,在立法的過程中,不少基督教團體都一直積極倡議和發聲。
 

最低工資的最低公義

陳永浩博士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15/05/2011

5月1日,不單是勞動節,也是香港實施「最低工資」的日子。隨著立法會通過最低工資的法案後,社會的關注焦點,已由最低工資應是28元還是33元,轉移至如何計算這個「最低」工資。由「扣飯鐘錢」到「扣除假期」,好些老闆機關算盡,就是要減少付出工資,甚至有人更想出「因加得減」的方法。一時之間,企業良心跌至谷底,把原來的最低工資,變成了最低公義……

關愛是必需品還是奢侈品?

吳秀紋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05/05/2011

近日,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公布,將於2011/12年度陸續推出十個援助項目,當中包括設立一項新的校本基金,資助就讀於官立、資助、按位津貼及直資學校中、小學各級在經濟上有需要的清貧學生,參加由學校舉辦或認可的境外學習活動,項目為期三年,估計約二十四萬人受惠。有關資助會以實報實銷方式,向每名學生提供最多三千元款項。

偏離立法原意的最低工資

蔡志森
明光社總幹事
22/04/2011

勞資雙方就最低工資問題爭持多年,本以為終於可以達成共識,誰料卻因為月薪工人的飯鐘錢和休息日等福利問題而節外生枝,偏離了立法的原意。近200名僱主和僱員出席「最低工資的苦水會」,批評政府的指引不清晰,令他們大失預算,亦有工友擔心實行最低工資之後會失去飯碗。

良知取代最低工資

朱景玄校長
新界校長會會長
14/04/2011

三十年前,香港已有人討論「最低工資」。可能因為隨即進入高經濟增長的八十年代,「打工仔」權益和福利得到較大保障,導致此議題被暫時擱置。渡過了悠長的蜜月期,經濟環境出現一次又一次的周期性起落,加上九十年代的金融風暴、回歸後的內地新移民潮、全球一體化,以及一直纏繞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人浮於事成為普遍現象,就連高學歷和年青力壯的一群,在求職時也遇上不少困難,遂令「最低工資」再次成為熱門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