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二十一世紀還要再攪文字獄嗎 ?

28/10/2021

自由不是絕對的,在言論自由的社會,亦會有一定的限制,一些涉及誹謗、歧視、中傷、騷擾、造謠、引起恐慌、失實聲明或發假誓等等,仍然有機會因為干犯不同的條例而被檢控,甚至受罰,不過,忌諱不應包括在內。剛過去的香港馬拉松,有跑手因為穿著印有「香港加油」幾個字便被警員截查,被賽會要求更衣,被警告如不遵從則「後果自負」,甚至有跑手打算反轉衣服穿上仍被拒參賽。這是一種不折不扣的人治色彩,毫無客觀標準,主觀地以言入罪,發展下去恐怕會成為另一種的文字獄。

強權暴力無法改變人心

19/08/2021

阿富汗再次成為「帝國墳場」,全球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國,經歷20年的軍事介入和培植親美的官員,高峰期曾派出10萬美軍進駐,超過2,400名美軍客死異鄉,並花費以萬億美元計的軍費,但在美軍仍然未全面撤走的時候,阿富汗政府軍已全面崩潰,塔利班輕易奪取了整個阿富汗,一切打回原形,在首都喀布爾,更重演了當年越戰西貢淪陷那種令人觸目驚心的逃亡景象,歷史不斷重演,似在嘲笑著人類的自以為是,不懂從經驗中汲取教訓。  
  

「記住」是一種責任與承擔

03/06/2021

不想回憶、未敢忘懷。雖然人生應該不斷向前看,作為基督徒,更應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不要成為手扶著犂向後看的人。不過,不要讓過去阻礙我們向前,並不代表我們就不理會過去,不努力去完成未實現的夢想;未完成的責任,因為「記住」其實也是一種責任與承擔,人生難免會犯錯、會受傷、會遇上災禍,若忘記深刻的歷史教訓,不斷重蹈覆轍,不單可憐、更是可悲。經歷過八年抗戰,有親友被日本皇軍殺害的上一代,你叫他們如何忘記?正如經歷過文革,曾經被批鬥,有親友被迫害、甚至死亡的,你叫他們如何忘記呢? 

不要錯過仍然可以做的事

20/05/2021

政情和疫情令不少人心灰意冷、戰戰兢兢,不知所措。有些人在期待雨過天青、一切回復正常;也有不少人選擇靜觀其變,保留實力,期待在適當時機重出江湖;亦有人認為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離開已變得陌生的香港;當然,亦有些人決定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在黑夜將到之前,趁著白日多為上帝做事。無論大家作出哪一種選擇,最重要的是希望大家不會失去對上帝的信心、對其他人關懷、對公義的追求、以及做一個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人。

追求公義必須計算代價

06/05/2021

路加福音十四章28至32節,耶穌講了一個有關計算代價的比喻,提醒我們:「你們哪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雖然這段經文主要是提到作門徒的代價,不過,其實在人生很多的抉擇,以及當我們要努力去爭取一些我們認為重要的事物的時候,也是一個很適切的提醒。 
 

人權、自由、法治比民主更重要

22/04/2021

多名數十年來一直參與爭取香港民主發展的政壇元老,因為參與未經批准的和平集會而被判監,部份可獲緩刑,這是香港公民社會發展的重大挫折,恐怕未來一段頗長的時間,香港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的保障將會大倒退,令不少曾經憧憬香港可以落實民主回歸,由港人自行普選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的市民夢想破滅。
 

移不移民都要保存心裡那點火

25/03/2021

當社會上不少人都在討論、甚至已決定移民的時候,究竟作為基督徒我們的考慮和沒有信仰的人有沒有不同呢?當然,是否移民是個人和家庭的重大決定,就像結婚一樣,就算至愛親朋亦只能提出一些忠告,不適宜亦無法代大家作決定,只希望大家能在充份考慮各方面的需要,以及好好在神面前安靜祈禱,然後才作一個最能活出本身召命的決定。  
  

疑點利益應歸於市民

14/01/2021

面對今時今日的挑戰,當新上任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不斷重申香港是司法獨立的時候,不單法官和律師,其實全港市民也有責任和權利站出來表達我們對法治的支持。雖然我不是律師,不過,我深信法律不是律師和法官的專利,法治不是單靠法律界去守護,而是關乎全體市民的大事。香港人普遍尊重法治,而法治的真義不只是要依法辦事,要求市民守法,同時也是要彰顯公義,約制政府的權力,讓市民得到應有的保障,以及法庭的審訊必須公開公平公正,不受外界的影響。

明日大愚

10/12/2020

老子說大智若愚,舉一反三,亦可說大愚若智!以為自己好醒目、好叻的人,到頭來聰明反被聰明誤十分之多。在古代,擁有知識就已贏在起跑線,有機會讀書、成績好的人自然會成為士大夫、管治者,族群的領袖,但在互聯網發達的今天,資訊唾手可得,讀得書多,成績好與能否成為良好的管治者和領袖是兩回事。以前大家渴望有智者、聖人來管治,現在當大家能夠掌握的知識和資訊都差不多的時候,大家需要的管治者和領袖已經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智者,而是有誠信、有同理心、懂得尊重他人,並不是自命不凡,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人。 
 

一念民主、一念專制

23/07/2020

〈孟子.離婁上〉說:「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大意是說只有仁心、善意是不足以治理國家,但是只有管治的方法和法律亦無法推行仁政。要有良好的管治,除了要有良好的意願,亦需要有合宜的方法,兩者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