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創造、進化與智慧設計

馬迅榮、陳希芝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員、明光社項目主任(編輯及翻譯)
11/11/2019

生命的起源關乎生存和死亡的意義,10月3日,應用倫理課程2019的第一堂,主題是「創造、進化與智慧設計」,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關啟文與參加者分享他對創造、進化論和智慧設計的思考。

明光社

關教授先指出生命是一切的起源,現時人對生命抱著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認為生命是有目的,由設計而來,這是智慧設計論者的觀點;另一種則認為生命出現的背後並無目的,這正是無神論者和科學主義者的觀點。他以昆蟲為例指出:蜜蜂不懂得計算空間和結構平衡,仍然可以造出六角形蜂巢儲存蜜糖;飛蛾不懂得流體動力學,仍然懂得飛行。昆蟲單憑本能就能做到一些事情,但這些本能從何而來,是純粹隨機出現嗎?

他又指出,人的大腦有超過一萬億個神經元交接點,神經的連接應該很容易出錯,所以「黐線」(出現故障)是正常,正常運作才是神蹟。人類能上落樓梯,看起來是平常事,但當工程師設計機械人時,就會發現要讓機械人在樓梯上下走動,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些特質可以從進化而來嗎?關教授又說明不可還原的複雜性:例如眼球接收環境光學訊息,然後大腦要詮釋所看見的東西,以幫助人明白事物,期間各個器官要緊密配合才行。如果用進化論、隨機出現去解釋,就會產生難題:在進化前由於未有發揮功能,應該會被自然淘汰才是。

他亦指出,蛋白質是組成細胞的其中一種成份,而蛋白質本身亦十分奧妙,它由氨基酸連結而成,而氨基酸必須按著特定次序排列,蛋白質才能發揮功能。關教授引用科學家Douglas Axe的實驗結果指出,能夠隨機找到一個有合適立體結構並能發揮生物功能的蛋白質,或然率是1/10exp(77)(即1除10的77次方),機會渺茫得難以想像。關教授指出並非因為感覺生物奇妙就認定是上帝創造,而是從科學、理性角度思考,他無法接受進化論,因為機會率實在太低,一個蛋白質的出現尚且那麼渺茫,更別說一個最細小的細胞,最少需要約300個蛋白質,這又豈會是因偶然而出現?

生命奇妙,而進化論提供了設計以外的解釋:宇宙有自然選擇和隨機運作,生物便這樣產生。但這可能嗎?關教授提到化學進化,支持進化論者假設由無生命到有生命的過程是,一些原料如氨(ammonia)、甲烷(methane)、氫(hydrogen)、水等在大氣層裡,因雷擊和閃電,令紫外線進入大氣層產生能量,刺激了份子互相組合,形成了氨基酸,由於氨基酸比較重,它們會墜落到海洋中,再透過撞擊,形成蛋白質,之後形成細胞,以及第一個生命,這就是化學進化。有科學家嘗試模擬了以上過程,那就是著名的烏拉與米勒的實驗。科學家烏拉(Harold Urey)與米勒(Stanley Miller)將氨、甲烷、氫、水等放進一個燒瓶裡,又以電流通電模擬閃電,氣體被電流通過後被冷凝,而在這個過程中確實會產生了較大的氨基酸,這個實驗彷彿證明了化學進化的假設。不過,關教授指出,這個實驗隨後被推翻了,因為當中有不少疑點。例如,實驗只造出約20種氨基酸,但約有三種的氨基酸卻無論如何也不能透過電流製造出來。其次,實驗的產品都是一些短的氨基酸鏈,但卻不能製造長的氨基酸鏈和蛋白質,實驗的產品與生命之間,仍有一大段的距離。此外,實驗的產品都是左旋與右旋的混合物(Racemic Mixture),這其實並非生物所需要的生化份子,因為生命只會用左旋的生化份子。最後,有關的實驗其實是受到人為的干擾,因為氨基酸必須經過冷凝這個過程才可以被抽出來,如果不將它們抽出來,讓它們再經電流通過,它們便會再被分解成簡單的份子。因此,如果沒有人工冷凝器,氨基酸很快又會被化解了,試問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這些因電流而產生的氨基酸,在沒有人工冷凝器的情況下,又怎會形成蛋白質、細胞,甚至生命呢?

化學進化嘗試推測由無生命到有生命的過程,進化論者亦相信,在生命出生以後,它會進化。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在1859年出版,他在其中提到生物演化,生物會互相競爭,並由自然選擇而產生。而進化樹是生物學中,用來表達物種之間的進化關係。它指出生命由單細胞開始,再延伸至植物和動物,以及人類。進化論者相信,由於生物能夠繁殖,所以在繁殖過程中會有變化,期間會有突變,經過自然選擇,較適合生存的生物會存留下來,這是適者生存的意思。關教授舉了一個例子來解釋生物進化,如進化論者相信鳥類由爬蟲類進化而來,過程是,爬蟲的前肢的手指之間長出了蹼,而有蹼的爬蟲會比較容易生存,因為牠們可以用蹼來煽風和用蹼來捉昆蟲。後來,蹼愈長愈大塊,便成為了翅膀,讓牠們飛上天空。

不過,關教授指出生物進化中的疑點,依據進化論者所說,複雜的生物是由簡單的生物一步一步演變出來,期間亦會出現許多的過渡生物,然後才會產生新的生物。但他指出,化石紀錄顯示,寒武紀時期有許多動物突然出現(寒武紀大爆炸),但在前寒武紀時期有關動物的化石卻從沒出現過,即人類無法找到有關動物的祖先,牠們是一下子出現,而不是進化論者所假設,一步一步演變出來。

課堂期間,關教授重申世界不是機率遊戲。這不單是一個科學問題,而是一個人生問題。法國份子生物學家兼諾貝爾獎得主Jacques Monod就曾指出,用隨機的角度去看世界,人類便會淪為機器。在這個假設下,人便要明白他只是一場意外,是在宇宙的蒙地卡羅轉出來的一個號碼,沒有任何目的可言。關教授指出,這是一個悲涼的世界觀,亦是很多倫理問題的根源。他強調世界是由一位有智慧、愛我們的神創造,這代表我們的生命是由無限的愛、智慧和期許所組成。當我們知道自己被賦予神的形象、再想到自己時,就會感到詩人所說的:「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詩篇一三九篇1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