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挑戰倫理? 倫理挑戰!

----教牧現時面對的倫理挑戰
訪問: 陳燕萍 郭卓靈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拓展及教育)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監察及行動)
16/07/2007

身處風氣和潮流轉變極快的社會之中,信徒的生命倫理觀或多或少會受到身邊環境的影響。教會除了教導聖經真理外,還會要求會眾將所學的道理融合於生活裡,教牧在教導上究竟遇到了什麼困難?基督教倫理觀如何能在信徒群體中得以鞏固?如何在社會更加體現這倫理觀?我們分別訪問了何志滌牧師、羅錫為牧師和李耀全牧師,分享他們在教會牧養信徒,處理有關生命倫理問題的經驗。

何志滌牧師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主任牧師 明光社董事

著重兩性婚姻 關心家庭問題

由於多年前已發覺香港的家庭問題嚴重,何牧師早已在講道內容講及兩性相處及家庭的重要。因為聖經一開始已肯定男女結為夫婦,以家庭為核心,可見神賜下婚姻有特別心意。他提到信徒北上工作,缺乏教會的支持,容易受到試探,他認為教牧可以支援在國內城市開設的信仰小組,讓弟兄姊妹互相支持,遠離試探。他自己也常抽空,不辭勞苦地到內地探訪小組,關顧他們。
 
何牧師認為牧者在此世代,面對困難也應有道德勇氣,在教會內處理倫理問題要嚴謹;在教會外,基督徒也要同心,互相抨擊乃是不智的做法。
 
何牧師感言,因著周邊地區的賭博及黃色事業影響,現時的香港社會道德倫理風氣在短期內不會太好,唯希望教會不被社會同化及影響。而且,更要成為社區教會,走出四面牆,關注社區:以身作則,做好自己的崗位,下一步,更要盡公民責任,在社區發聲。
 
對於《中大學生報》事件,何牧師謂不明白為何中大校內缺乏了基督徒出來「伸張正義」,以中大「自己人」的身份發表其看法。他鼓勵青少年多參與學生會等服務群眾的工作,在社會發揮正面的影響力。

羅鍚為牧師 第一城浸信會主任牧師

只在教會內說「愛」 並不足夠

作為資深的牧者,羅鍚為牧師認為教會要知道個別信徒面對的倫理問題,如不是他們主動求助,其實是難以發現。尤其在人數較多的教會,沒有參與小組的聚會,就更難作全面關顧。
 
在他接觸到的會眾之中,他們或其親友的主要問題,包括賭博、婚外情及離婚等;而青少年方面,性觀念和金錢觀,很值得注意,尤其職青群體,由校園走到社會工作,受到傳媒的價值觀、新朋友圈子及工作環境等影響,面對的轉變很多,受的試探亦很大。當年青人持著教會的價值觀,單獨走進社會去面對世界的價值衝擊的時候,未必能夠守得住。
 
「現時教會內的道德底線尚未失守,但教會牆外的風雨,我們都要關注,不能只是自保。」羅牧師直言,社會變遷的「浪」很大很快,所以基督徒只關著教會的門,在教會內說「愛」並不足夠。要化做市民的聲音,走出社會,向社會反映我們的價值觀,讓社會了解神的道是有普世價值的道。讓社會接受主,不單是我們要堅持道德底線,更要走出來發聲,締造文化戰線,逆轉社會不良的風氣,否則,當外面的風氣及法例改變之後,一個巨浪「蓋」過來,教會的道德底線就會全面失陷。

李耀全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  教牧事工部副主任

教會應該要脫離說教式的牧養方法

李耀全博士是一位資深神學工作者及輔導員;過去8年,李耀全博士亦為《時代論壇》「全心信箱」的讀者解答疑難,而信箱的問題主要圍繞信仰生活的衝擊或對感情及教會衝突等的倫理道德問題為主,以下的問題是多年來的讀者提問中的部份問題。
「我該為女兒再婚嗎? 」
「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
「同性戀可否成為基督徒?」
「社會轉變對婚姻家庭的衝擊?」
「我該揭發丈夫有外遇並對質嗎? 」
近年的社會風氣對教會有很大的影響,根據一些統計,在教會內的婚外情問題也有上升現象,一位署名失落者在2006年4月9日《時代論壇》的全心信箱,提問:「我與太太都是基督徒,太太在教會頗虔誠及活躍,但最近她告訴我正與一名有婦之夫發生婚外情,並且想離開我……」
 
近5年,你認為基督徒的道德和倫理觀念有甚麼轉變?
 
李博士:「其實,很多問題都是一個循環,來信者很多時的問題也類似,如果要與5年前比較,現時,來信的人所問的問題是面對道德挑戰的壓力大了,而問題不是變了,而是比以前複雜!」不過主要的內容都離不開現實社會對信仰生活的衝擊。李博士舉例說出以前的信徒對是非黑白的觀念較重,但現時好像多了很多灰色地帶,而且當信徒面對一些灰色地帶的挑戰的時候,很多時都不知如何堅持自己的信仰立場。
 
現時,教牧面對的社會的倫理挑戰是甚麼? 
 
李:「香港社會對道德的開放程度不比美加或荷蘭為低!」李博士指出,現時香港的小眾聲音比主流的聲音更大,例如:有部份同性戀人士要求其他人一定要接受他們的全部價值觀,部份自由主義者更提倡「anything goes」的沒有道德底線文化。縱然外國有同性戀或娼妓合法化,但他們沒有認為反對的聲音就是歧視;相反,香港社會好像比外國社會走得更激及更極端,因小眾不能包容大眾的意見及聲音!
 
當面對現時的道德倫理挑戰時,教會有甚麼地方需要改善?
 
李:「現時,教會對信徒的牧養,通常犯的一個毛病,就是只重神學資訊的傳遞,回應信徒設身的問題不太「埋身」,即太理論層面,沒有「touch」到信徒的生命,很難幫助弟兄姊妹的生命成長,因此教會應該要脫離說教式的牧養方法。如:教會內有很多的青少年可能在性觀念上已用了世界的標準,不過在教會內又不會公開討論,教牧亦避而不談性教育,因此教會的牧養要脫離那些「傳教式」的表面教導,而要進入到信徒的生命裡。」

相關文章

機器人即將搶走你的工作

28/04/2021

《機器人即將搶走你的工作:影響全球數十億人的7大自動化技術發展,現在開始重新定義工作目的,幸福慢活》
Robots Will Steal Your Job, But That's OK: How to Survive the Economic Collapse and Be Happy

作者:費德里科.皮斯托諾(Federico Pistono)
譯者:李芳齡
出版地:台北市
出版: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份:2016年

作者曾考慮把這本書命名為《機器智能與電腦演算法已經在搶走你的工作,在未來還會搶得更兇》,但他怕這樣的書名並不吸引,最終起用了現在的書名:Robots Will Steal Your Job, But That's OK: How to Survive the Economic Collapse and Be Happy。坦白說,中文書名翻譯得不夠傳神。作者提到機器人將「偷走」人類的工作,而不是「搶走」,兩者分別在於:當一個人搶走你的東西,你會即時知道,甚至可以馬上反抗,即使無力反抗,被搶以後還是可以即時採取相應行動,如報警。但當東西被偷走便不一樣,可能要經過一段時間,才陡然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一些寶貴的東西。機器智能與電腦演算法偷走人的工作也是這樣,當大家在享受自動化的同時,背後已經有一批人因為自動化而失業。或許大家以為自動櫃員機、自動飲品販賣機的出現是小兒科,但隨著機械智能快速進化、學習演算法的準確度和性能天天都在進步,往後,即使是需要接受長時間訓練的專業人士,但只要其「工作內容具有高度重複性」,例如醫療方面的放射師,他也可能被輕易取代。

工作被機器智能與電腦演算法偷走,這當然不是大家樂見的事,但如果大家都有基本的補助金,不需要為生計工作,這又能否解決失業人士的問題?作者在書中的第二部份,闡述了工作對人的意義,工作不獨讓人有收入,可以維持生計,工作也給予人們對某個身份的認同感,或是會計師,或是電機工程師等。作者認為人們需要工作,失業會大大影響人的幸福感。對作者來說,工作本身也是有意義的,當然,如果這份工作有助改善社會的文化、健康、效率、同理心、同情心、創造力和宜居性等,這些有關工作的效用對人也是重要的。現今有很多人不想工作,只因社會不太能創造出有意義的工作。

工作慢慢地被偷走,這是不爭的事實,作者在這方面為大家提供了不少資料,但他對前景仍是樂觀的,在書中第三部份,作者嘗試為大家提供一些實用建議。這些建議並不一定完全適合在香港生活的讀者,畢竟作者是意大利人,書中的研究多以美國為例子,但他建議過更簡單的生活,擺脫無止境的過度物質生活、善用網上資源以開闊自己視野、為自己增值,這些善意的提醒都是好的。

有別於一般的科技書籍,作者不是純粹與讀者談科技,他似乎想與讀者談更多的是——如何幸福地工作及生活。

再婚後想帶子女移民

傅丹梅女士 | 明光社副總幹事
12/04/2021

「一切苛刻、惱怒、暴戾、嚷鬧、毀謗,連同一切惡毒,都應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要互相友愛,存溫柔的心,彼此饒恕,就像 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
《聖經新譯本》〈以弗所書4:31-32〉

編輯:謝芳

「移民」成為這兩年的熱搜榜,近日更有多間名校招收插班生,以填補因學生退學移民而騰出的學位。移民是人生一個重大決定,普遍家庭的夫妻之間尚存有不同意見或分歧,更何況是離異夫婦。到底父母離異後再婚,打算帶子女移民時會面對怎麼樣的挑戰?

曾遇過一位男士,與太太離婚後,太太獲孩子照顧及管束權,而他則有每星期的固定探視權。前妻去年再婚,今年打算帶同11歲的兒子離開香港到英國生活,他非常擔心孩子一去不返,從此不能再見兒子,非常不捨,千方百計阻止他們離開,包括考慮採取法律行動,一場孩子爭奪戰即將展開。

再婚後帶子女移民要考慮的因素

子女面對父母離婚和再婚,早已習慣家庭及生活上的不斷轉變,對移民也不一定抗拒,再婚後的家長如果是為了孩子的長遠福祉著想而移民,也是無可厚非的。只是,有些家長帶子女移民只是為了與前一段婚姻完全割斷,防止孩子與非同住家長的聯繫,令孩子完全屬於這個新的再婚家庭。他們的決定並非是以孩子的利益為依歸,而是自私地想獨佔子女,這便是為甚麼只獲探視權的家長會極力阻止,因為他們的擔心並非無中生有,而是確實有機會從此失去孩子。

到底留港抑或移民對孩子較好?要解答這個問題,需要從三方面著手,包括(1)子女的最佳利益;(2)子女的意願;(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1)子女的最佳利益

到底法庭以甚麼原則決定是否容許母親帶子女永久離開香港?當家長要帶子女離開香港,必須說服法庭,孩子移民後的生活安排能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孩子的另一位原生家長亦滿意未來的探視安排。根據以往一些案例,法庭在處理有關未成年子女的爭議時,首要的考慮是子女的最佳利益。在考慮何謂子女的最佳利益時,需要考慮他們的意願及其他關鍵性的資料,包括社會福利調查報告。在法庭考慮有關子女永久移居的申請時,首要事項就是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法庭需要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每一個案件及每一個兒童的情況都有不同,法庭要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法庭會列出一些「福利清單」(welfare checklist),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女兒的最佳利益,這些安排包括獲探視權的家長的探視安排是否切實可行。

(2)子女的意願

對於孩子來說,要適應移民後的新環境並不是太困難,前提是他願意及喜歡這個轉變,假如他抱持負面或抗拒的態度移民,對他的精神健康及適應都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移民是將他連根拔起,從一個熟悉的環境遷移到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文化、氣候、語言、環境的適應尚是其次,最重要是擔心失去一個重大的支援系統,不能再見及獲得非同住原生家長的支援。假如他與繼父母的關係不太好,以往可以於探視時告訴原生父母,尋求幫助,但移民後,他會擔心自己有困難時會孤立無援,成為「孤兒仔」,尤其是那些與繼父母關係不好的孩子,他們的焦慮會更大。因此,父母在決定前,應先詢問孩子的意願,讓他有足夠的資訊知道移民後的安排,亦讓他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家長在瞭解孩子的想法後,盡量解決他們的憂慮,其中一項可能是擔心沒有朋友。最近一年,因為疫情,學校很多都是上網課,孩子失去見同學朋友的機會,突然要離開,感覺上好像背棄朋友,會有很強的內疚及失落感,心理上過不去。所以,家長最好能安排一些機會,讓孩子在離港前可以和朋友們聚一聚,讓他們可以互相道別,交換日後的聯繫方法,這樣,孩子便感到沒有失去朋友,只是搬了家,不過是搬遠了一些。

但是,假如孩子極度抗拒移民,而家長自己又極想離開香港,不妨考慮將子女交給仍然留港的家長照顧,始終子女是一個獨立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及意志,不是父母的一件附屬物件,可隨意帶走;同時,家長不要因為面子,不想讓出管養權給原本只獲探視權的家長,而忽略整個決定的原則應是子女的最大福祉,非父母的權利或意願為依歸。

(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父母的愛及關心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孩子去到外國,盡可能安排他們與原生父/母保持聯繫,讓孩子不會有被遺棄的感覺。若懂得善用現代科技,透過資訊科技與原生父母及朋友保持聯繫,即使分隔兩地,仍可將原本面對面的探視轉為視像會面。曾經有一位家長很想與移居外國的兒子一起看電影,他們的方法是預先買了一包「爆谷」及汽水,一邊保持電話通話,一邊在Netflix同時間播放同一套影片,大家吃著零食相隔兩地一齊看片,在有趣的地方一起笑,感覺就好像大家正在一起看,看完後在電話內表達感受及看法,兩父子的關係保持得非常好。 除了使用資訊科技保持聯繫,家長最好能安排每年有1至2次親身探望,雖然支出昂貴,但一個實實在在的擁抱,一次面對面的傾談,將成為孩子成長的重要回憶。

曾經刊載於:

明報「談天說道」,12-4-2021

再婚前為孩子想一想

傅丹梅 | 明光社副總幹事
18/03/2021

很多時,一對準新人尋求婚前輔導都是基於要借教堂行禮,須滿足教會的要求,但由於很多教會不借禮堂予再婚人士舉行婚禮,導致再婚人士更少主動接受婚前輔導;另外,又有些準新人以為,婚前輔導是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其實大部份接受婚前輔導的人都並非有問題,只是跟近年非常流行的中學生生涯規劃一樣原理,輔導是希望雙方更互相了解,並為未來的婚姻家庭生活作更好的規劃。外國一些研究顯示,婚前輔導可以增加婚姻滿意度及減低離婚率。

別讓孩子變灰姑娘

很多時,再婚人士雙方或其中一方會育有未成年子女,當帶著子女進入新的婚姻,應該如何與子女溝通表達;尤其再婚女性,又如何向前配偶表達,子女需否改姓氏等,都要在婚前好好計劃;最重要還是你的未婚夫是否愛你的子女,如果他不能,請小心考慮他是否一個適合結婚的對象。

此外,你們的生育規劃如何?再婚的女方,會否因為已有小孩而不計劃生育?丈夫的想法是否與你一致?他會否希望擁有自己血緣的子女?如果是的話,他能否平等對待非血緣的孩子,使孩子能在有愛的家庭環境下成長?如果雙方都有子女,在這個新家庭裡,如何幫助大家融洽相處,好讓繼兄弟姊妹互助互愛,避免童話故事《灰姑娘》女主角面對後母及繼姊姊欺負的遭遇?

孩子非物件 需獲聆聽及重視

結婚是兩個成年人的人生大事,父母再婚也是孩子人生中天大的事,這件天大的事會令他們焦慮不安。孩子不是一件可以被隨隨便便放入新居的物件,面對生命中這個巨變,他們需要父母以愛心及耐性,聆聽他們的需要及心聲。如果孩子願意的話,可讓他們參與婚禮其中一個環節,使他們覺得受重視,增加對新家庭的歸屬感。

筆者任職的明光社,正獲民政事務局及家庭議會資助,免費為再婚人士提供婚前輔導服務。服務會使用美國的T-JTA 性格分析工具,幫助雙方互相了解大家的性格特質、財務及衝突處理,以及教導父母如何向子女交代再婚的決定,聆聽孩子對父母再婚的想法及需要,幫助孩子融入新家庭生活的技巧等,名額只有30 個,先到先得。查詢請致電︰6657 6618。

曾經刊載於:

明報 – 教得樂,16-3-2021

疫情下的婚姻大事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7/03/2021

政府公佈2020年首11個月的註冊結婚數字,較2019年同期下降了超過四成。[1] 疫情不只威脅市民的健康,更影響市民的生活,限聚令下不少活動都要取消,或需在限制人數的情況下進行,當中最受影響的要算是結婚這人生大事。不少人將婚期延期,但也有準新人無懼重重困難,在疫症的陰霾下與心愛的人定下婚姻的盟約。

黎生與黎太在2019年開始籌備婚禮,並計劃在2020年6月行禮,但新冠肺炎疫症在2020年初出現,政府因應疫情推出不同的防疫政策,大大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問到他們在籌備婚禮過程中有甚麼事情不順利,他們表示因為封關所以去不成台灣拍攝婚紗照,幸好仍能在香港拍攝。而他們原先打算在一間酒樓設宴並已付訂金,但那間酒樓卻突然結業,直到受訪當日還未追回訂金。之後他們倉卒地找另一間酒樓替代,更需重新印製請帖派發給親友。

此外,他們在籌備婚禮的過程中也經歷到防疫政策的轉變,在籌辦初期政府公佈了四人限聚的措施,之後放寬到八人限聚。不過一對準新人實在難以預計結婚當日的限聚措施如何,所以他們總共計劃了三個方案來應對不同的防疫政策。最終,他們婚禮當日,婚禮的人數上限是50人,食肆可在下午6時後提供堂食,所以晚宴能如常舉行,但只能八人一枱進餐。

明光社

黎生黎太都是基督徒,他們同時亦要籌辦在教堂舉行的婚禮。受人數上限為50人的規定限制,他們被迫減少工作人員的數目,亦取消了詩班獻詩,婚禮只邀請了家屬及親戚出席,並安排了網上直播,讓親友在網上觀禮。最後以不同形式觀禮的人數差不多有300人,比他們預期的高。

過往不少人參加婚宴都只為了「畀面」一對新人,再乘機與朋友敘舊。但當一對準新人要在人數限制下擬訂婚宴的賓客名單時,自然只會邀請自己最珍視的朋友,而其實在疫症期間仍願意出席婚宴的人,也是同樣十分重視他們。婚宴的重點不是美食佳餚,而是一同分享一對新人的喜悅。黎生回想婚宴晚的氣氛其實好好,出席的人雖然不多,但這反而令他們有更多時間與每位親友傾談,彼此祝福。出席人數少場面當然沒那麼熱鬧,但卻溫馨,令人更覺窩心。疫情期間,黎生黎太當然無法外遊度蜜月,夫妻二人最終留港度假(staycation),在酒店享受自助餐。其實只要與心愛的人在一起,每天的生活都可以很甜蜜。

二人的婚禮如期舉行,問到曾否想過押後婚期,他們異口同聲說沒有想過。他們表示婚禮雖然未能按原初的計劃進行,但他們認為婚禮中最重要的,其實是出席的人,而在他們的婚禮中,最重要的人都已出席了。

黎氏夫婦的婚禮,其實已經是在較為寬鬆的限聚措施下舉行,筆者執筆時的防疫措施就更嚴格,規定婚禮人數上限是20人,禁止食肆晚上提供堂食,日間堂食只限二人同坐一桌。Peter(化名)就是在此情況下籌備今年4月和女朋友May(化名)的婚禮。

Peter與May都是基督徒,經過一段時間拍拖了解,彼此覺得合適,並且接受了婚前輔導,便在去年9月決定結婚,那時疫情剛剛有好轉的跡象,殊不知後來卻遇上第四波疫情爆發。訪問那天距離他們結婚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但Peter坦言很多婚禮的細節都未有定案,因為不知道結婚那天的防疫措施如何,一切都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面對這許多變數,他更感謝雙方父母都能體諒他們,理解他們在這時難以舉辦盛大的婚禮。他們一早已選好舉辦婚禮的教堂,但預算到時仍有限聚令,出席人數可能只得20人。他們認為婚禮是否鋪張並不重要,最重要是讓親友見證他們二人在上帝面前許下的盟誓,只要有證婚人和雙方家長在場見證其實已能滿足法律的要求,而親友則可同步觀看網上直播,一同見證他們的婚禮,並守望他們的婚姻。但在此情況下舉辦婚宴是不太可能的事,Peter仍然希望在結婚當晚可與最重要的家人一起吃飯。如限聚措施放寬了的話,他打算在酒樓筵開幾席與親友一同慶祝,如晚市禁止堂食的話,他也想在家裡與家人整整齊齊地吃一頓飯。

雖然疫情下籌備婚禮充滿不確定性,但Peter卻確切的感受到親友的祝賀及祝福。疫情亦令Peter籌備婚禮的重心放在他們認為最重要的群體見證婚盟一事上,他們不會一些次要,甚至無關重要的瑣碎事費神,就如在佈置教堂一事上,Peter認為簡單美觀已足夠。同時他發現原來當排除了一些非必要的程序及安排時,結婚其實並不需要花許多錢,他可以將節省下來的金錢好好運用在將來與May組織的家庭上。

疫情爆發前人們視籌備婚禮為人生的巨大工程,由到外國拍攝婚紗相,再招聚兄弟姊妹開多次會議,安排大量物資,制訂緊密的時間表,但原來當婚禮要在各種限制下進行時,這一切都是可以放棄的。或許就如黎氏夫婦、Peter和May所言,婚禮最重要的是與你們最珍惜的人分享喜悅,讓他們一同見證二人所許下的盟誓。

在此預祝Peter和May的婚禮一切順利。

婚禮開支略減少

疫情下的婚禮和晚宴都得從簡,令籌辦婚禮等開支略為減少,有生活資訊平台的數據顯示,2020年1至9月新人結婚的平均開支預算較2019年同期下跌2%,每對新人的平均結婚開支為港幣360,545元。而籌備婚禮的開支中,最高的消費項目是婚宴酒席,其次是結婚首飾及戒指,第三是蜜月旅行。[2]


[1] 〈結婚註冊跌四成 出生人口首低於死亡〉,《明報》,2021年2月1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港聞/article/20210201/s00002/1612116949435/(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2月9日)。

[2] Elize Chan:〈結婚開支|2020年結婚消費調查結果公佈|結婚戒指首飾、婚宴、婚攝總開支預算|人情禮金公價創新高〉,新婚生活易,2020年12月7日,網站:https://wedding.esdlife.com/articles/wedding-preparation-others/結婚總開支預算-生活易2020結婚消費調查/(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2月23日)。

噢! 孩子嚷著要跟我結婚怎麼辦?

熊嘉敏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7/03/2021

相信不少家長可能都聽過小孩子說想和父母結婚。作為父母聽到這些有趣的說法,肯定心裡會感到甜絲絲,也體會到子女的成長,小腦袋開始對情愛有一點想法。當家長回應這個提問時,除了簡單地說「不可以」之外,其實還可以加入一點教育元素。

家長可先了解幼兒對「結婚」的概念,請他們說說「結婚」是怎樣的一回事。我們或會聽到充滿童真的答案,例如女兒會說:「我很鍾意爸爸,所以我要和爸爸結婚」,兒子會說:「我要和媽咪結婚,永遠住在一起」。我們不妨給幼兒一點肯定,讚賞幼兒能夠分辨結婚就是好像爸爸和媽媽那樣,由深愛對方的男性和女性一起組織家庭,也讚賞他們能明白結婚是包含了願意互相關心和依賴對方,長久地一起生活。

首先,家長可以用簡單、容易明白的句子來回應幼兒希望與父母結婚的問題。筆者建議父母可以這樣答女兒(或兒子):「爸爸媽媽非常愛你,爸爸是國王,媽媽是皇后,因為國王已經跟皇后結婚了,所以不能和你結婚了。我們好愛對方,然後生了一個嬰兒,就是公主(或王子),那就是你啦!我們就成為了一家人。」

讓孩子發現「更好的自己」

接著,家長可以按幼兒希望結婚的願望,作合宜的教導,例如說:「將來你要結婚的話,就要找你的王子(或公主),所以現在你要預備自己變成理想的公主(或王子)。」家長隨後可以進一步了解子女對公主和王子的看法,例如女兒或會說:「公主要好像Frozen(電影《魔雪奇緣》)的女主角Elsa那樣,要很漂亮。」事實上每位孩子總有自己的優點,家長可按著孩子的特點,配合具體事件來對孩子給予讚賞:「爸媽覺得你非常漂亮呀!笑容甜美!我們放工後雖然很疲累,見到你的笑臉,心情都變開朗啦!」,這部份的重點是,家長引導孩子,讓他們發現「更好的自己」。

父母可繼續引導幼兒去思考,想做一位出色的公主或王子,還應具備甚麼條件呢?孩子或者會有異想天開的想法,例如「公主要有一頭獅子」、「王子要在天空中飛」等,家長可了解一下,孩子說這話背後的原因,以及引導孩子思考,怎樣才能做到「理想公主和理想王子」,並且按孩子的回應去鼓勵他們作新的學習,例如鼓勵他們「學習獅子勇敢的特性」,或者問他們「人雖然沒有翅膀,為甚麼能飛上天空?是不是有甚麼工具幫助了人類?這工具是怎樣出現的?」等問題。這些回應可讓孩子感受到被聆聽,也能明白透過學習,每個人都可進步,變得更好。

讓孩子成為「更好的自己」

筆者認為性教育是關於生命的課題,父母應要教導孩子尊重和珍惜生命,好讓子女成大後對兩性相處有正確的看法,包括保護身體、選擇合適的拍拖對象和訂立身體界線等等,這些都連繫著良好品格和對生命有正確的價值觀。家長可順著親子間的對話,運用孩子熟悉的事物,引導他們留意「理想公主和理想王子」的品格及其行動。例如,家長可以問孩子:「你覺得Elsa公主是否勇敢呢?她做了甚麼來保護自己的人民?」、「蝙蝠俠遇到困難時,他會怎樣做呢?」最後家長可以給子女一條挑戰題:「你認為要變成一位好公主或好王子,需要多少時間呢?」,讓子女明白良好品格是需要鍛煉的,同時家長可給子女信心和保,爸爸媽媽會一直幫助他和陪伴他並且對他能夠成為「更好的自己」有非常大的信心。

展現真實的愛情生活

當子女日復一日的成長,並開始對愛情產生興趣時,家長可為浪漫的愛情故事,加入真實的生活場景,讓子女了解真實的愛情生活狀況。家長不妨以「國王爸爸」和「皇后媽媽」作具體說明,二人結婚後一起生活,相處時總會有磨擦。家長可和子女一起回想,當國王爸爸工作心煩時,皇后媽媽如何給予爸爸安靜的空間呢?當皇后媽媽為瑣碎事情鬧情緒時,國王爸爸如何靜觀其變,以及給予安慰呢?當家人之間爭吵時,最後怎樣和好如初呢?另一方面,也讓他們明白婚姻也包含了責任,願意關心和支持對方,將對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筆者認為隨著子女的成長,父母的智慧和知識也會成長;願我們彼此勉勵,以父母的愛心、用輕鬆的心情,去陪伴和享受子女的成長。

婚姻裡的真實場景不可少

童話中的愛情故事,當中不乏一見鍾情、王子跟公主閃電式結婚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等情節,這些情節既浪漫又充滿戲劇性,或許早已深印在孩子小小的腦袋裡。不過,有婚姻治療師就質疑,白雪公主跟王子在現實生活中難以開花結果,因為他們相處的時間太短,只有短短幾分鐘便閃婚,欠缺對彼此的認識,婚姻治療師甚至笑說,公主跟其中一個小矮人結婚或者更好,因為他們真實的相處過,而且小矮人們一直都在照料著公主。[1] 父母跟孩子講解婚姻概念時,注入生活場景和元素,的確可以幫助孩子更全面的認識婚姻。

 
 

[1] “Therapists Review Disney Relationships, from ‘Frozen’ to ‘The Little Mermaid’,” VANITY FAIR, last modified April 29, 2020, https://www.vanityfair.com/video/watch/reviews-therapists-review-disney-relationships-from-frozen-to-the-little-mermaid?fbclid=IwAR3MdXhpxKikJzQW8czu8IY6hQhEImXuSX-3SU9Wb_vEtzY3Rif2Hr1xS60.

同運議程LGBT+ Agenda (2021年3月)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17/03/2021

承繼自席捲全球的西方性解放浪潮,其推動性文化改革的核心意識是:任何性傾向和性別身份都是天生、正常、不可改變及道德正當的。透過一步一步滲透文化、教育和法律,它強制異見者消音,並瓦解「性別、婚姻、家庭」等倫理價值。

國際

2021年1月3日,美國眾議院一位擁有牧師身份的民主黨議員,為到國會新會期的開始帶領全體議員祈禱,卻為「阿們」(Amen)一詞賦予性別意義,他不單說Amen,也說Awoman。負責是次祈禱的眾議員Emanuel Cleaver出生於德克薩斯州,他是聯合衛理公會的牧師。在禱文中,他提到「願主向我們舉起祂的面容之光,給我們平安,在我們家庭有平安,在這片土地有平安,主啊,我敢如此祈求,即使在這議院中,也要有平安。」最後他如此結束禱告:「我們以一神論的神之名,梵天(Brahma)[1],以及眾多名字和眾多不同信仰所熟悉的『神』的名義祈求。阿們(Amen)和阿們(Awoman)。」[2]

美國,禁止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在就業、住屋等方面作出歧視的《平等法案》,於2021年2月25日再一次在眾議院獲通過。早在2019年5月,該法案其實已在眾議院獲通過,但法案一直無法在參議院獲通過。經眾議院再次通過後,該法案將會送交參議院審批。[3]

2021年1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頒佈了關於預防和打擊基於性別認同或性傾向歧視的「行政命令」。行政命令本身是一項高級別的政策聲明,它雖然未必會立即改變公立學校的任何慣例,但卻預示著拜登政府對於如何解釋和執行跨性別者及其他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學生的權利將有重大的變化。

有關的行政命令主要提出,根據法律,每一個人,不論其性別認同或性傾向如何,應該得到同等待遇,這包括了兒童應該可以學習到,不必擔心會否在使用洗手間、更衣室或參加學校運動會時遭到拒絕。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尊重及尊嚴,不論他們是誰或愛甚麼人。成年人應當能夠謀生,而不必擔心因著沒有穿戴符合性別定型觀念的衣服而被解僱或降職。人們應該有機會獲得醫療保健和找到居所而不必遭受性別歧視。

該行政命令要求所有聯邦機構(包括教育部)的負責人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與美國司法部長協商,審查所有現行的命令、法規、指導文件、政策、計劃或其他機構在法規或規則下的行動,確定它們是禁止性別歧視的,並確定它們是否與有關行政命令一致。

在2021年1月25日,拜登頒佈了另一項行政命令,推翻了特朗普政府禁止大部份跨性別美國人在軍隊服役的的禁令。此外,拜登又提名男跨女人士Rachel Levine博士擔任衛生部助理部長,如果獲參議院確認,他將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公開的跨性別聯邦政府官員。

霍士新聞頻道(Fox News)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公開評論拜登:指對拜登來說,「平等」(equal)就是「相同」(identical),男和女是沒有分別,在歷史上我們聽說過的社會性別分類都是假的,因此,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理由保護女性免受男性的侵害,因為男性和女性的整體觀念都不是真實的。[4]

美國一位羅馬天主教樞機主教、一位大主教連同六位主教在2021年1月25日發表聲明表示支持LGBT青年,他們又譴責經常針對他們的欺凌行為。有關聲明內容提到:「我們藉此機會對我們的LGBT朋友,特別是年輕人說,我們與你站在一起,並反對任何針對你的暴力、欺凌或騷擾。」「最重要的是,知道神創造了你,神愛你,神站在你那一邊。」聲明又提到:「所有善良的人都應該幫助、支持和捍衛LGBT青年。」[5]

美國作家Ryan T. Anderson撰寫的書When Harry Became Sally: Responding to the Transgender Moment,早前在網上商店Amazon被下架。該書曾是Amazon的暢銷書籍之一,內容回應跨性別世代引發的各種問題,並在有關性別認同的公共政策上,提供一個平衡的進路;另外,該書又希望人可以清醒地評估,當人類錯誤理解自己的本性,人類將要付上何等的代價。[6]

Anderson在2021年2月22日發出推文提到自己的書在Amazon被下架一事。有批評人士指Amazon過往亦曾對不符合該公司自由主義政治觀點的書籍,進行審查。

有關消息傳出後,如果在Amazon搜尋When Harry Became Sally,反而會找到一些持相反觀點的書籍如The End of Gender: Debunking the Myths about Sex and Identity in Our SocietyLet Harry Become Sally: Responding to the Anti-Transgender Moment等。其實不單上Amazon,連Amazon旗下的網上書店Book Depository也搜尋不到When Harry Became Sally[7]

美國玩具公司兼世界上最大的玩具製造商之一孩之寶(Hasbro),在2021年2月25日宣佈,《反斗奇兵》動畫中著名角色「薯蛋頭先生」(Mr. Potato Head)這個品牌,將會刪除「先生」這個稱謂,而改用性別中立的名稱「薯蛋頭」(Potato Head)作為品牌名稱。孩之寶表示要確保所有人在薯蛋頭世界中受到歡迎,而決定在品牌名稱和標誌中正式刪去「先生」(Mr.),以推廣性別平等和包容。品牌在重新命名後,其玩具將於今年秋天推出。[8]

2020年11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國際兒童博覽會上,有代孕機構毫不避諱地向男同性戀者兜售「嬰兒」。所有費用約9萬至15萬美元(約70萬至116萬港元):包括精子運送、體外受精和代孕母懷孕期間等費用。有說代孕母巿場的主要客源為男同性戀伴侶,有很多代孕機構以此為「商機」。波蘭記者Grzegorz Górny指出代孕所帶來的傷害遭嚴重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男同性戀伴侶「成家圓夢」的故事,他直指:「男同性戀家庭的故事和人權的口號掩蓋了利用貧窮婦女子宮的事實。」

商業代孕在比利時並未合法,博覽會上仍出現兜售「嬰兒」的廣告,Górny認為這是由於比時利副總理Petra De Sutter,他作為歐洲首位跨性別首長,曾經倡議讓代孕在歐洲全面合法化,「毫無疑問地,比利時將朝向代孕合法化邁進。」

關於代孕這課題,香港報紙專欄作家伍諾韻提到,現在代孕中介公司的宣傳是,人人都有「生育權」。近年隨著同性戀平權運動在世界各地展開,男同性戀者成了代孕服務業的目標受眾,她質問生理上沒有生育機能的男性,何來生育權?她指出「為了刺激代孕業務,中介公司還會大力支持平權運動,不是love is love(愛就是愛),是love is money(愛就是錢),不是love wins(愛勝出),而是money wins(錢勝出)。」[9]

2021年1月13日,波蘭三名人權激進主義人士因涉嫌褻瀆和冒犯宗教信仰的案件在當地法院審理。事緣在2019年,涉案人士在當地備受尊敬的聖像海報上添加了LGBT運動的彩虹,並且公開展示有關海報,包括在垃圾桶上和流動廁所中。三人一旦罪成,有可能面臨最高兩年監禁的刑期。[10]

歐洲議會的黨團復興歐洲(Renew Europe)於2021年1月20日投票通過,革除其立陶宛成員Viktor Uspaskich的黨籍,原因是他曾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評論,把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等人士)群體稱為「敗壞」。復興歐洲視之為恐同的態度,經過內部紀律程序後,Uspaskich遭革除黨籍。復興歐洲的主席表示在復興歐洲的大家庭中,沒有恐同立足的地方。又表示作為一個政治大家庭,他們堅定地致力於維護和擴張LGBT+人士的權利。

Uspaskich同時亦是立陶宛工黨的領袖,他為到有關評論道歉,稱他的說話「也許太粗魯或使用得不夠仔細」,以致被人斷章取義。他為到自己的言論作出補充,他「不是指那些天生就有不同傾向的人……而是指那些大聲尖叫並且生活敗壞的人。」不過,他還是被人指責未能承擔政治責任,並且未有對他所羞辱和傷害的LGBT+人士及其盟友好好道歉。[11]

匈牙利政府於2021年1月19日下令一間出版社在它出版的書籍中刊出聲明,指出書中內容包含了一些與傳統性別角色不一致的行為。有關書籍由一個女同性戀組織Labrisz出版,它出版的一本兒童故事書Wonderland Is For Everyone(給所有人的仙境),內容提到一首關於兩個王子結婚的詩,以及一隻雌鹿許願令牠可以變成雄鹿的故事。匈牙利政府認為有需要保障消費者免被誤導,因而有所行動。該國政府被指其右翼議程對LGBT人士充滿敵意。[12]

2018年,馬來西亞一名30歲男子因涉嫌企圖進行「違反自然的性行為」,與另外10名男子一同被捕。案件後來有五人認罪,並被判處監禁及笞刑。該名30 歲男子卻入稟法院,指州政府無權執行有關伊斯蘭律法,因同性性行為在民事法例已屬罪行之一。2021年2月25日,該國最高法院法官一致同意雪蘭莪州的伊斯蘭律法不合憲,當局無權執行。[13]

台灣司法院於2021年1月22日通過《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簡稱《涉民法》)第46條、第63條修正草案,第46條修正草案在婚姻之成立的條文中,加上了:適用當事人一方之本國法,因性別關係致使無法成立,而他方為台灣人,依台灣法律。也就是說,即便外國人所屬國家的法律不承認同婚,仍可依照新法所規定,與台灣人登記結婚。有關草案將函送行政院會銜,提請立法院審議。2019年5月,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簡稱《748號施行法》)令同性伴侶可在台灣登記結婚,但有關法令只適用於伴侶雙方來自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或地區。若《涉民法》的修正草案一旦通過,舉例說,台灣人若打算與同性伴侶新加坡人在台灣登記結婚,雖然新加坡本國法例不承認同性婚姻,但在台灣登記結婚仍屬合法;若兩人到澳洲登記結婚,因為澳洲承認同婚,因此在他們的婚姻在台灣也具有同等效力。不過若同性伴侶的一方為中國人,受限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此次修法不包括中國人士;但香港及澳門人卻因《香港澳門關係條例》而被納入其中。

長期關注跨國同婚的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在臉書發表聲明表示,高度肯定司法院正面回應跨國同婚議題,呼籲政府盡快完成相關立法。[14]

本地

灣仔區議會在2020年12月29日舉行的會議上,通過日後在該區區議會發出的表格,在性別一欄中除了提供男或女的選項外,加入「其他」選項。有跨性別人士表示歡迎此決定,認為此舉表示區議會願意聆聽性別小眾聲音的表現,象徵著對跨性別者或非二元性別者的接納。[15]

(資料截至2021年3月1日)


 

[1] 梵天(Brahma)為印度教的神祇。

[2] Addy Bink and Nexstar Media Wire, “ ‘Amen and awoman’ : Congressman receives backlash for opening prayer,” CBS42, last modified January 8, 2021, https://www.cbs42.com/news/amen-and-awoman-congressman-receives-backlash-for-opening-prayer/; Emily Jacobs, “Rep. Emanuel Cleaver closes Congress’ opening prayer with ‘amen and awoman’,” New York Post, last modified January 4, 2021, https://nypost.com/2021/01/04/rep-emanuel-cleaver-closes-congress-opening-prayer-with-amen-and-awoman/; 〈「阿門」有性別歧視? 身兼牧師的美眾議員改口:A-women〉,《自由時報》,2021年1月4日,網站: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3401155(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2月22日)。

[3] Daniella Diaz and Annie Grayer, “House passes Equality Act aimed at ending discrimination based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 CNN,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5, 2021, https://edition.cnn.com/2021/02/25/politics/equality-act-passes-house/index.html; https://www.storm.mg/article/3503058?page=1.

[4] Tucker Carlson: “Biden brings 'equality' to girls' sports, and who knows what's next?” Fox New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2, 2021,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tucker-carlson-biden-equality-girls-sports; “Transgender Students and Title IX: Biden Administration Signals Shift,” The National Law,  Volume XI, Number 33,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21, https://www.natlawreview.com/article/transgender-students-and-title-ix-biden-administration-signals-shift; Oren Liebermann and Ellie Kaufman, “Biden's reversal of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brings new hope to thousands,” CNN, last modified January 31, 2021, https://edition.cnn.com/2021/01/31/politics/transgender-military-ban-reversal/index.html; Kate Sullivan, “Biden lifts transgender military ban, ” CNN, last modified Jan 25, 2021, https://edition.cnn.com/2021/01/25/politics/lloyd-austin-transgender-military-harris-biden/index.html; Jeff Taylor, “Biden nominee Dr. Rachel Levine met with transphobic smear campaign,” nbc news, last modified Jan 27, 2021, https://www.nbcnews.com/feature/nbc-out/biden-nominee-dr-rachel-levine-met-transphobic-smear-campaign-n1255712.

[5] The Associated Press, “Group of U.S. Catholic bishops urges support for LGBTQ youth,” nbc New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6, 2021, https://www.nbcnews.com/feature/nbc-out/group-u-s-catholic-bishops-urges-support-lgbtq-youth-n1255645; “God Is On Your Side: A Statement from Catholic Bishops on Protecting LGBT Youth,” TYLER CLEMENTI FOUNDATION, accessed February 22, 2021, https://tylerclementi.org/catholicbishopsstatement/.

[6] Brian Flood, “Amazon accused of ‘absurd and unacceptable’ censorship after book questioning transgender movement vanishes,” Fox News, February 23, 2021, https://www.foxnews.com/media/amazon-harry-became-sally.

[7] Brian Flood, “Amazon accused of ‘absurd and unacceptable’ censorship after book questioning transgender movement vanishes,” Fox News, February 23, 2021, https://www.foxnews.com/media/amazon-harry-became-sally.

[9] Riham Darwish, “Are Babies Really Being Sold to Gay Couples in a Brussels Child Fair?,” AI Bawaba, November 12, 2020, https://www.albawaba.com/node/are-babies-really-being-sold-gay-couples-brussels-child-fair-1392439;艾以琳:〈【妳的子宮不是妳的 2】比利時「兒童博覽會」公然出現代孕機構「客製化嬰兒」廣告〉,《風向新聞》,2021年1月31日,網站:https://kairos.news/309290(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2月22日);伍諾韻:〈平權與生育權〉,《am730》,2021年2月2日,網站:https://www.am730.com.hk/column/Lifestyle/%E5%B9%B3%E6%AC%8A%E8%88%87%E7%94%9F%E8%82%B2%E6%AC%8A-254280(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2月22日)。

[10] Associated Press, “Three on trial in Poland over LGBT sign on posters of revered icon,” euronews, last modified January 14, 2021, https://www.euronews.com/2021/01/14/three-on-trial-in-poland-over-lgbt-sign-on-posters-of-revered-icon; “The Polish case against the Virgin Mary,” POLITICO, last modified January 14, 2021,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poland-virgin-mary-religious-feelings-law-lgbtq-rights/; Sam Hancock, “Polish activists 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