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鏡頭背後—「被消失」的反同運潮流

黃仲賢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監察及行動)
14/02/2014

若讀者有留意傳媒新聞,不難發現愈來愈多國家及地方都承認同性婚姻了,大家可能會認為推行同性戀運動是一個潮流,當中反對的也只是一些落後或極權國家。的而且確,去年有不少地方通過同性婚姻,但這只是「事實」的其中一面。大家知道理性反對的聲音也在增加嗎?法國去年出現人數以數十萬計的遊行,反對政府推行同性婚姻及領養;而今年2月2日歐洲多個國家,包括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等的首都均舉辦遊行,捍衛家庭價值;台灣亦有民眾發起多次數以萬人計的遊行,反對《多元成家民法修正草案》,奈何本地只有一兩篇報道提及以上的事。
 
雖然科技能拉近人與人的距離,但大家若果要知道世界各地發生的事,主要來源仍然是透過新聞得知。撇開失實或刻意扭曲的報道,我們在媒體看到的,其實也不能絕對反映真實。因為鏡頭能夠排除的事實,遠遠比能夠捕捉的多。新聞工作者亦會因其自身的認知,甚至媒體立場而篩選「事實」。結果,有一些議題只能出現單方面的「事實」,從而影響社會對該議題的印象,而有關同性戀運動的報道就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例子。
 
過去不單有以上提及的國家舉行遊行支持家庭價值,更有「成功爭取」的例子。原來,克羅地亞人民去年因政府推行同性婚姻,而申請就婚姻定義進行公投,結果有65%投票人士支持婚姻為一男一女結合。至於北愛爾蘭、澳洲新南威爾斯州亦否決了同性婚姻;希臘政府亦在人民反對下,不會修訂民事結合為適用於同性伴侶。
 
這些事例,正正顯明有不少大家認為的先進國家,其實正以和平理性方式保護兒童,捍衛家庭價值,亦有國家透過民主方式投票反對同性婚姻。然而,只是本地傳媒有意無意較少報道有關的「事實」,反同性戀運動新聞「被消失」,才令人以為支持同性戀運動等於文明和進步,也是潮流。面對這一情況,除了要在互聯網多留意國際新聞,避免被本地傳統媒體控制新聞範圍及視角,亦要倚靠大眾轉發的訊息,讓更多人得悉「事實」的更多面向。
 
 

曾經刊載於: 

相關文章

新聞,還是付錢看比較好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6/09/2020

新聞行業今日十分難做。媒體沒有資金做新聞,新聞記者受制於廣告和讀者興趣,只能做些沒有深度的新聞,部份免費網絡媒體更要為了流量而淪為標題黨,用誇張、出位的標題吸引網民點擊,做劣質新聞,部份則被財團收購,淪為財團喉舌。我們到訪不同的網絡平台,以為看了很多資訊,原來這些只為吸引我看廣告,平台不斷送上討我的東西,也不過是希望留在平台。最後我們知道的東西,反而是愈來愈少,愈來愈偏頗。我們可以怎樣打破這個困局呢?

首先我們要理解今日新聞資訊的運作。今日報紙銷量甚低,傳媒只能依靠三個方式賺錢:一、廣告;二、社交平台流量;三、收費。要賺取廣告的收益就務必要有非常吸引人的內容,以及,要在社交平台產生極大流量,以致有人願意落廣告,同樣地,這其實亦要求大量吸引人的內容。所以要做到第一、二點,最直接的方法是令新聞必須吸睛(引人注目)、簡單、易明、牽引情緒,甚至有機會加插植入式廣告。除非傳媒能成功透過收費,而且是獨立收費,即是讀者付款後不會影響編採決策情況下,編採部才能有足夠的自由度獨立、深入和有意義的文章。

不過,能成功進入收費模式的傳媒不多,大部份免費傳媒,為吸引眼球,引起讀者注意,以減低新聞生產成本,甚至為了討好投資運作的金主,往往會生產很多壞新聞,當中包括:一、標題與內文不符的新聞,例如選用誇張的標題,但內容卻不甚了了的新聞;二、快而不準的新聞,因著網絡24小時運作,不少傳媒索性就抄別家24小時新聞台的報道,直接改寫使用,營造緊貼時事的效果,但有時事態發展已有改變,往往又慢了半拍,於是出現快而不準的新聞;三、未經核實的新聞,很多網媒為求方便,用「爆」的標題改寫另一間網媒的新聞,以抓住讀者的好奇心,但在抄的過程往往不求甚解,也沒有辨別網絡上一些真假難分的訊息,常用「疑」、「或」等含糊的字眼取代核實的工作,網民收到訊息繼續將它們傳來傳去,最後假消息便不斷流傳。

這類免費新聞,很多人在社交網絡分享、轉傳,如果立場客觀的,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