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AV女優轉型?

張勇傑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20/11/2011

不知大家有否注意到近日一個經常出現在巴士車身和港鐵站內的廣告,廣告中有二十多位穿著日式浴衣,作性感打扮的女生,附有文字寫著「惠比壽麝香葡萄」,並表示她們會在香港舉行演唱會。
 
「惠比壽麝香葡萄」是一支創立於2008年,由二十多位知名日本AV女優、水著女優、模特兒共同組成的女子組合。AV女優即是成人影片中的女演員,水著女優則指推出性感泳衣寫真的女模特兒。她們穿回衣服,舉起咪高峰唱起歌來,但她們的衣著仍然非常性感,歌詞亦充滿不同的性含意,繼續賣弄色情來吸引觀眾。她們不止在日本當地發展,更會在本年尾到香港和台灣舉行演唱會。
 
雖然沒有裸露的行為,但一眾AV女優在舞台上載歌載舞,勢必吸引不少男士捧場。儘管港人未必聽得懂她們所唱的歌,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能如此近距離接觸一班滿足了他們不知多少次性慾望的對象,已值回票價。
 
若她們真的轉型,脫離昔日成人影片的拍攝工作,不再赤裸裸地以展示肉體來賺取金錢,這對她們來說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其實她們仍然從事AV女優和水著女優的工作,唱歌只是她們的副業,是另闢財路的方法。
 
AV女優的生涯是艱苦,她們的「事業」也是短暫的。雖然她們能在短時間內賺取可觀的收入,但失去的卻是個人的尊嚴、家人的關係、將來的婚姻等。或許她們懷著明星夢進入AV界,期望能藉此轉戰藝能界,但真的能成功轉型的卻寥寥可數,不少女生最後還投入了娼妓的工作,繼續以肉體來換取金錢。
 
對於一眾觀眾來說,這些女生只是AV市場貨架中的一件商品,是滿足他們慾望的工具而已。在資本主義社會,大家常強調有買才有賣,好像是很公平的等價交換,但這種消費背後,其實是在消費他人的尊嚴,當一個人連基本的尊嚴也沒有,生命剩下的只是軀殼,這已不是單純的買賣,是一種對弱小的欺凌和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