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文字版 (燭光網絡 118期)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回應轉變 不斷更新

燭光網絡 118期 (p.3)
30/01/2018

大家今期收到的《燭光》很明顯是改變了,不單名稱由《燭光網絡》簡化為《燭光》,雜誌的版面也縮小了,內容亦有所革新,最大的轉變是我們每期不再以單一的專題為骨幹,而是以明光社幾個主要關注範疇近期值得留意的現象和趨勢為主。至於一些重大突發事件的分析和回應,我們會盡快在網上發佈,有需要的時候會結集成特刊派發。

今期《燭光》,我們會和大家探討以下幾方面的問題:

電競遊戲的由來

燭光網絡 118期 (p.4)
30/01/2018

電子競技,顧名思義就是在電子世界這平台中(可包括上網或非上網),玩競技遊戲。非上網的例子包括以前在遊戲機中心的「跟機」,或者在家中用不同的遊戲平台進行對打,遊戲可以由《街頭霸王》到《泡泡龍》不等。後來有了區域網絡連線,開始有網絡對戰,當中以《魔獸爭霸》比較著名,玩家亦曾到網吧玩遊戲及對戰。[1]時至今日,互聯網,特別是寬頻的普及,電競遊戲已有一定的成熟,發展出不同類型的網上即時對戰遊戲。

 

根據政府統計,香港青少年上網比例超過九成。[2]在「全城褪網運動」的調查中發現近年青少年家中的寬頻沒有任何時間限制,變相24小時無限上網,即可以在家中隨時透過電腦或者手機上網,會玩遊戲的也佔四成。網上遊戲是不少青少年的生活日常。當中不少人愛玩即時對戰遊戲,因為當中很多因素會吸引他們,例如:

 

對戰:需要朋友,同時在同儕間得到成就感和自我認同

即時:不限時間

體能:要求較低,但長時間玩,對手、眼當然仍然有要求

從打機沉溺看親子關係

燭光網絡 118期 (p.6)
30/01/2018

遊戲彷彿等於容易沉溺,成為青少年問題的代名詞。十多年前已成為很多機構研究的題目、支援青少年的方向。隨著網絡的普及下,尤其是寬頻出現的十多年來,沉溺情況理應日趨嚴重,但即使打機人口上升,時數增加,也不等於他們就會落入精神健康問題,更多研究指出,這是因為不打機的人對打機的人生活習慣不認識所產生的誤會,整個服務的流向更由處理「打機青少年問題」改為以一個綜合家庭治療的向度去討論。短文會簡述整個轉變產生的過程,以及如何透過改善親子關係處理所謂的「沉溺」議題。

 

2000年開始,不少機構做過關於青少年上網習慣的調查,如循道衞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曾於2009年發佈一個名為《兒童玩電子遊戲現象問卷調查》[1],當中80%被訪小學生有玩過電子遊戲;12.27%平均每周玩超過15小時;並有42%的學生承認會玩電子遊戲超過其預定時間。另一個由青年協會於2005年的研究,用了匹茲堡大學對上網成癮的量表來分析其1200多位被訪者,最後發現成癮者只佔全體問卷的5.4%,[2] 當時就發現成癮組別的被訪者最多打的是戰略遊戲。

由牧養玩Board Game到電競牧養的空間、限制與想像

燭光網絡 118期 (p.8)
30/01/2018

「遊戲」和「牧養」,兩個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詞語……究竟,透過遊戲能否牧養?要怎樣做才能達至目標?可以做到甚麼?當中對牧者有甚麼要求?整件事有沒有限制?我們嘗試從桌遊(Board Game)開始,了解遊戲作為牧養的工具有何好處和限制,之後再討論電競如果要成為牧養的場景,當中有何具體不同,最後會對牧者和教會提出一些建議。

 

講遊戲,大家可能會認為明光社的角度往往都是針對沉溺、暴力、色情和管制四個向度,應該偏向反對居多的吧。但「遊戲」作為流行文化的其中一元,其實和電視、電影等娛樂一樣,有信仰反思、牧養教導的元素。筆者遂於兩年前於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舉辦過兩場「牧養玩Board Game」的研討會,近三十人的小課室,透過學習遊戲的框架,包括規則、世界觀、玩者心理反應和遊戲心態等等,與參加者分享在不同類型的遊戲中,如何做到認識自己、建立團隊等效果。事後偶有教會致電查詢,會以「到會」形式,到他們的教會開工作坊,討論如何透過遊戲建立、牧養青少年。

 

遊戲牧養的空間

 

若隱若現的植入式廣告

燭光網絡 118期 (p.10)
30/01/2018

近來有一上市茶餐廳特約劇集於大台播放,這一貫風暴式的兩大家族糾紛,其方程式就是借用劇情把該特約廣告商的產品大推特推。如果編劇手法較高的話,毋須過於硬銷,亦可借用產品來說道理或推進劇情,免得產生反效果,讓人生厭。

 

人參飲料與炸雞

筆者非大台免費電視常客,但都會抽空陪母親看劇,發現不少劇集的廣告植入手法質素參差。筆者近來曾看過一時裝處境喜劇的兩年輕角色,在街頭傾談有關家人及學業等話題期間,男角突然從袋中拿出幾包人參飲料,並撕開來喝,女角立即問他功效很好的嗎,男角簡單回應了後亦問女角要不要喝云云,完全帶觀眾跳出了原本的故事,可說是極之敗筆!

 

「要有一套」之外的校園性教育

燭光網絡 118期 (p.12)
30/01/2018

有機構公布進行網上調查,被訪的112名大學生中,四成曾於校園內發生性行為,而他們認為於校園獲得或購買安全套的便利程度平均有4.4分(10分為滿分)。該機構指出大學現有免費安全套派發點的覆蓋率低,大多在宿舍範圍以外,限制了大學生獲得免費安全套的機會,影響他們使用安全套的動機,阻礙學生性健康的發展,因此建議各大學學生宿舍設立免費安全套派發點。[1]

 

網上調查收集到的112個數據能否成為全港十五萬大專生的有效樣本,答案明顯是不能的,已有文章作出討論,在此不再贅述,[2]但我們卻不能否定有學生在校園內發生性行為的事實。有個別院校的位置遠離鬧市,學生日常生活所需主要依靠校內的零售店舖,而現今各校園的超市及便利店其實都有售賣安全套,學生組織亦設有免費安全套派發點,學生在校園內不乏獲得安全套的機會。

 

由性別承認看社會政策與信仰的磨合

燭光網絡 118期 (p.14)
30/01/2018

性別認同是複雜的課題

 

    政府在2017年6月底推出的諮詢文件:第一部份 性別承認》,其實是一份十分複雜的文件,裡面涉及的內容對長期關注性文化議題的機構(如明光社)亦不容易消化,何況不少從未思考過相關問題的弟兄姊妹和教會。但令人憂慮的是一些熱心的弟兄姊妹或機構,在面對這類社會議題時都有反應過敏的傾向,往往未經深思熟慮便作出回應,以一貫的論據和手法去反對同運和性解放人士的訴求,容易令人覺得是老生常談,只是另一次支持和反對人士的各自表述,缺乏真正的聆聽和對話。

 

社會政策不是信仰立場宣示

 

  香港不是一個以基督徒為主的城市,就算加上天主教徒亦只佔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在回歸之後,英國留下的基督教影子亦日漸褪色。因此,基督教的價值觀和其他宗教一樣,都沒有法律上的優勢,教會只能以公共理據和大多數人的共善作為討論如何制定法律和政策的依據,當然,教會亦有權向市民大眾表達宗教的信念和願景,甚至爭取市民的支持,但難以完全依賴信仰的原則去作決定。

 

性別承認的幾個主要爭議

燭光網絡 118期 (p.16)
30/01/2018

性別承認諮詢經歷一次延期後在12月30日正式結束。社會各界對此意見不一,爭議相當激烈。本文將整理在第一階段諮詢各界提出的觀點與論據,讓讀者可更全面地掌握是次爭議。

 

(明光社此前工作提要:因應《諮詢文件》本身的不足,我們著力探討了兩性制度在社會的功能,可參閱《燭光網路》116期,2017年9月出版。)

 

核心問題一:變性手術的倫理問題

 

由於變性手術涉及切除健康的性器官,故有其倫理爭議。有部份人認為,變性手術並不道德。他們主張,如有人因希望自己是失明人士而精神極度困擾;合理的做法是治療他們的精神問題,而不是挖走他們的雙眼。性別不安症的人亦然,切除他們健康的性器官是違反道德的。由此,他們主張禁止變性手術,或至少停止政府資助。

 

另外,亦有一些人認為醫學上的證據顯示變性手術在極端情況下可舒緩性別焦躁症,故按較少的惡(lesser evil)原則接受變性手術;換言之,視變性手術為最後手段(last resort)。

LGBT Agenda

燭光網絡 118期 (p.18)
30/01/2018

國際

對同性婚姻郵寄公投的結果為:贊成61.6% 反對38.4%。其後國會大比數通過同性婚姻。所有保障宗教和言論自由的修正案都被否決。

 

奧地利憲法法院以禁止歧視為由裁定婚姻法不能不包括同性伴侶,裁決稱即使有民事結合仍對同性伴侶帶來歧視效果。

 

秘魯過百萬人上街,反對政府將性別意義形態加入國家學校課程,成功令當局放棄相關決定。

 

百慕達(屬英國海外領地)最高法院於6月裁定一夫一妻制違憲,其後當地議會通過議案恢復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成為全球首個恢復婚姻定義的地方。議會另立民事結合法。

 

意大利一名女子舉行單人婚禮,稱要嫁給自己。單人婚姻在當地沒有法律效力。

 

加拿大阿爾巴塔省政府通過第24條法案,禁止學校將學生參加「同志聯盟」的事告知其家長;同時教育部長對兩間基督教學校下令,必須順從學生要求成立「同志聯盟」。此外,當地家長因信仰基督教而被拒領養兒童。

 

《天賦的禮物》(Gifted)

燭光網絡 118期 (p.19)
30/01/2018

小妹妹Mary精靈可愛卻又老積非常,自小就無父無母,由舅父Frank照顧。為了讓她能像平凡小孩子般成長,Frank唯有刻意埋藏她的數學天賦,但卻被老師、校長及婆婆發現,引起了連番風波……

電影中有缺陷的單眼小貓Fred與天才妹妹Mary是好朋友,他們單純的互相支持,於電影中造成了強烈對比。天才Mary喜歡Fred,這一隻在「冷巷」中拾回來的單眼貓,她會向同學們介紹牠是最特別的,只是沒有人發現牠的好。反觀外婆Evelyn,因為知道了Mary是數學天才,就不擇手段地去打官司、收買一家庭,企圖操控Mary,迫她走上自己及女兒年少時達不到的數學天才路。

 

不少兒童有其強項,能欣賞他們獨特之處,並發展它們,當然很好,但如家長只顧拔苗助長,而忽略他們情緒、興趣及社交能力的發展,孩子有可能如Mary的母親Diane般缺乏社交能力,除了數學以外,沒朋友、沒生活,最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她選擇結束自己生命,並收起研究成果來向母親作出無言控訴。

 

小孩子就是白紙一張,如何引導他們才能畫上美好的圖畫?是他們自己想畫的夢…還是家長強行捉著孩子的手,畫上自己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