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一個旺角青年的自述

31/03/2000

(一)

  每天困在學校上課的生活真是枯燥無味,所以放學後都會四處逛一逛。這次同學要帶我去見識──到某商場買三級色情光碟。連色情雜誌都未看過的我,這回真是一個刺激的經驗。這商場有不少人像我一樣穿著校服買色情光碟。回家後就小睡,怎知陰差陽錯,媽媽收拾校服時將校褸裏的光碟全搜出來!當時媽媽一直不停地罵這些光碟「傷風敗俗」、「有歪倫常」,又罵我「越大越壞」、「不識自愛」……總而言之我就好像十惡不赦,要拿出去槍斃的大罪人。雖然越聽越不服氣,但媽媽罵了很久還未息怒,故我只有強忍。
  從小到大,爸媽對性這回事都絕口不提,就算我提問,他們都敷衍了事;例如說:「你大個就會知道」、「那麼難為情,不要問!」之類,甚至一起看電視遇上親熱鏡頭時,他們都會尷尬地走開不看。唉!你們若果不幹這些難為情的事,又怎會生我出來?古語有云:「食色性也」,不去認識才是枉然。這些假道學的口吻實在叫人作嘔!對性好奇難道是罪嗎?好吧!既然你們不講,我就在外面找其他方法!

(二)

在深水埗逛電腦商場,離開時只不過四時多,又不想太早回家,就在街中無目標地流連,逛到一間門面放滿舊時裝雜誌的書店,原來門面的舊書只是掩飾,店內全都是過期三級漫畫或期刊。這些書刊大部分沒有封膠袋,店內人人都看得津津有味,價錢只是原價一半甚至更低。所以我呆在這舊書店個多小時看漫畫,走時買了十幾本,亦只是五十多元而已。

這次之後,我就更加留意一些專賣舊書的地方,原來大部分的舊書店都有賣過期的三級報刊,買書的只求做生意,就算是穿著校服亦照賣可也。而在這些舊書店看書最安全不過,一來書店多在偏辟的橫街後巷,不明底細的都不會進來,而且沒有人干涉,偶有警察巡邏經過,都是隨便看看就算。

(三)

看了幾個星期,三級書刊已經漸漸失去吸引力,無論在文字及圖畫方面還是有點保留,不及那些圖片全無「格仔」和內容極度淫賤抵死的「四仔」光碟及外國的色情網站。講到互聯網,為了讓我學好電腦,爸媽很早已給我買了一台電腦連上網,但又怕我接觸到不良資訊,所以在侍服器內安裝了過濾軟體。不過最近同學把一個新的色情網址電郵給我,原來這網站可以逃過過濾軟體的監察呢!其實芸芸過濾軟體中,有部分包含一份色情網站清單,經過一段時間後就需要上其公司的網站更新,否則就會因清單過期而過濾不到一些新的色情網站,而爸媽差不多是互聯網的「文盲」,簡單一些小問題也喊著要找幫手,這些竅門他們當然不懂。但由於家中的電腦放在大廳,要等到爸媽不在家才可以瀏覽這些色情網站。

正如許多人一樣,我的電腦安裝了如ICQ之類的網上聊天軟體,通常只會與認識的親友聯絡,有一天覺得最無聊,就用ICQ的隨機搜索聊天者的功能,找到了一位三十歲的外國女人聊天。初時只是講一些無關痛癢的瑣事,但後來她問:「Would you like Cyber?」當時我不明白,她就解釋是網上做愛,即是相互傳送一些露骨淫話去滿足性慾。當時我一口答應,就用從色情報刊而來的「性知識」,再幻想自己乃昂藏七尺的萬人迷,與她「大戰」足足一小時。這一小時,爸媽一直都在旁邊看電視,他們安心的以為我跟朋友聊天,爸爸還叫媽媽不要打擾我。

雖然我又一次逃過爸媽的監察,但這次心裏反而有點不好受。一直以來,他們都為了要我遠離一些不良資訊而作出些令我反感的行為,但始終出發點是為我好,自己郤千方百計去反叛,辜負了他們的期望,也欺騙了了他們對我的信任。

那女人雖然留下了電郵地址和ICQ號碼,叫我有空就與她聯絡,但我一下子就將這些資料清除。

(四)

自從「網上性愛事件」後,已經沒有涉足販賣色情報刊的舊書店,但每天放學後還會逛一會才回家。有時會去一間大型的連鎖書店看書。這天書店為促銷一本畫冊,把所有畫冊都堆在一起,將幾本的封包打開供人參閱。我隨手打開一看,原來這是某著名同性戀漫畫的紀念版,內裏圖畫比翻版四級光碟有過之而無不及。真不明白這樣規模的書店為何會這樣疏忽,讓這些色情刊物隨便給任何人看。

除了大型書店,我也有去閣樓書店,有一回到彌敦道一間很大的閣樓書店逛一逛。店內裝修很普通,但全都放滿了裸男的書刊,我就知道這書店是專賣男同性戀刊物,不久,裏面清一色的男讀者都不約而同的向我上下打量。正覺得不尋常之際,有位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來輕聲的問:「今晚我們一起好嗎?」當時真的不知所措,只是一個箭步衝出門口,直走都街上才敢回望,怕那個男人會追出來。這次經驗叫我對閣樓書店起了戒心,如果不是相熟的,以後都不會一個人隨便的走上去。

(阿堅,一個家在旺角的平凡青少年,他的遭遇也是時下青少年常遇見的。偶然他會把所見所聞寫在日記,今次機緣巧合下給燭光網絡編委知道,在他的同意下輯錄在今期燭光網絡中,希望讀者在了解時下青少年面對怎樣的色情文化之餘,也可以多花時間關心他們,作出適當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