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人物素描 電影檢查員

30/11/1999

Leo弟兄工餘時參予影視及娛樂事務處(影視處)電影檢查顧問小組的工作已二年多,他坦言自己並非因為某些偉大的理想才參加,只是由於自己對電影的熱愛,和一點點服務社會的精神,便毅然報名參加。

電影檢查顧問小組的工作,主要是協助影視處的檢查員為一些準備上映的電影評級及進行刪剪的工作。小組成員得提供意見給檢查員參考。影視處成立了四個小組,成員由二十多歲至五十多歲不等,男女各半。他們來自社會上不同的階層,學歷各異。小組有成員退出或需要更換時,影視處便會發信通知申請人,補充成為新成員。

小組每兩星期聚集一次,他們事前並不曉得要看哪一部電影;之後他們十多人便會由檢查員帶領或自由討論,發表自己的意見。最後各自填寫一份回應表;這個表有以下兩項:一、未經刪剪時的級別;二、刪剪後可以歸入哪一個級別。他們會根據一份由影視處提供的指引來評級(該份指引是據市民的意見編寫而成)。最後影視處會參考小組的意見來評級,或按片商要求的級別來刪剪。影視處會通知小組成員評級的結果。

影視處每隔二年或三年進行一次問卷調查,在電影院外訪問一些剛看完戲的市民,以比較市民跟小組成員電影評級的差距,來調整小組成員的組合。去年的一次調查,發現二者的分別不大。

Leo認為這個機制有一定的客觀性,可也有些不健全的地方,比如一般成員在評級時,較著重影象而忽略了聲音:他們會注要一些裸露或血腥的鏡頭,卻忽略了一些淫穢的對白,這實在算不上全面的評估。再說,意識的問題也難有客觀的定準。

此外,Leo發覺小組對一些電影的尺度愈見寬鬆,從前例必評為三級的鏡頭,比方廣東話的粗口、黑社會的術語、某些色情的鏡頭等,如今都被評為2B的級別。Leo又發覺一些成員有時會有個人的喜好和偏見,比如有些人可以接納女和女的同性戀鏡頭,卻不能接受男和男的。有時Leo對於檢查員的評級也大惑不解:比如他們大多數成員都評為某一個級別時,結果卻跟他們的不一樣。Leo坦言在這麼的一份工作裡,他學會了忍耐的功課:有時儘管看到一些垃圾電影,迫於無奈也得把電影看完,以免漏掉一些三級的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