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6月5日(五) 為本社同工退修日,辦公室於當天暫停服務!!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保護生命才是真正的善行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02/10/2015

多年前,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已發起「無翅宴會菜單選擇計劃」,希望香港的酒店及食肆可以為設宴的客戶提供另類選擇,以改變無翅不歡的飲宴文化,並盡力保護數量日漸減少的鯊魚,拯救失衡的生態。對於飲宴是否一定要有翅,不同人有不同意見,有很多傳統人士堅持有翅才有面子,有環保人士卻在facebook發起「魚翅婚宴,人情七折」的運動,希望從經濟方面入手,把「婚宴一定要有魚翅的傳統」改變,讓人感到婚宴有翅才是失去面子。

多年之後,雖然仍有不少酒店及食肆參加「無翅宴會菜單選擇計劃」,但「魚翅婚宴,人情七折」的聲音已不復「聽見」。是環保團體或人士不夠努力,還是傳統的力量銳不可當?

最近有報道指出中國每年放生約兩億隻動物。放生這觀念是由佛教傳入中國的,其後亦有些民間宗教亦仿傚。放生本意是「放棄殺生,解救物命」,透過放生這行動來轉變心念,將殺心轉為愛護生命的心。

然而,中國現在這股流行於年輕人及富裕階層的放生風氣,不但起不了愛護生命的作用,反而成了踐踏生命及塗炭生靈的始作俑者。香港的雀鳥市場一年賣出超過六十三萬隻雀鳥,大部份都是用作放生用途;但過半雀鳥在捕捉或運輸過程中,會因人為處理不當、疾病或環境而死亡。另一中國人熱門放生的北美食蚊魚,主要以捕食日本米魚的魚卵為生。當大量的北美食蚊魚被放生後,日本米魚在某些水域幾乎絕種。此外,亦有人曾在沒有松鼠的泰山放生松鼠,結果讓當地地果農核桃面臨絕產。甚至有人在深圳梧桐山風景區放生眼鏡蛇等毒蛇,實在如網民所言「放生變投毒」。

隨著「放生」行業的興起,很多動物,包括異獸珍禽被捕捉,等待放生。事實上,這些已被放生的動物,很多時要面對再次被人捕捉,等待「善心人」再次被放生的危機。

日本動漫《死亡筆記》中的死神曾如此評論人類:「人類是有趣的動物。」有時候,人類真的是相當有趣的動物。利字當頭,有人會理直氣壯地說,如果人類不吃魚翅,鯊魚便會在海中橫行霸道,食掉海中其他的魚。有人一邊表示放生是浪費金錢,另一邊又認為這是倡議佛教的方法。

然而,他卻似乎沒有想到,這是否放生的真正意義?當然,人類完全可以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理念實踐出來;然而,人與其他動物不同,是因為人有道德情操。人類固然可以從大自然中自由享用當中的資源,但應該取之有道,對於瀕臨絕種動物,可否為了生態平衡而對牠們手下留情?另外,如果放生的真正意義是將殺心轉為愛護生命的心,好好善待動物又是否比放生更能「種善因」?

曾經刊載於: 

《成報》 25/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