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因疫情嚴重,本社暫不對外開放。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奉公守法——全靠閉路電視?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17/01/2013

今時今日,「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已不再是小說橋段。現實中,有不少大城市的公眾地方,閉路電視的設置也愈來愈多。以華盛頓為例,很多警察便忙於透過閉路電視監視學校、地鐵及著名的建築物。自2012年開始,英國、蘇格蘭及愛爾蘭共有超過200間學校,在校內安裝了隱閉式監視器,其中有些更被安裝在洗手間及更衣室之內。至於亞洲,2012年年底開始,泰國曼谷有436間的市立學校,完全啟動了閉路電視監視器。

有不少人批評設置閉路電視實質上對防止罪惡沒有效用,而且只會侵犯私隱,甚至引發社會不安或恐慌。不過,支持設置閉路電視的人大底會認為其對壞分子起了阻嚇作用,可以有效地防止罪案發生,讓大眾安心。曼谷市政府設置閉路電視,清楚表明這是推行「學校安全計劃」的其中一個環節,目的是讓學生和家長對市立學校的教學環境感到放心和滿意。而華盛頓的閉路電視則主要是為了防止恐怖分子發動襲擊而設。

閉路電視可否有效地阻止罪惡發生?對於某些小偷鼠輩來說,當看到「錄影中,請微笑」的紙牌,或許打消順手牽羊的念頭。但對於那些處心積慮的人士,久經訓練及視死如歸的恐怖分子,閉路電視所起的作用應該不大。而校園欺凌也不一定發生在校園,網上欺凌足以對被欺凌者帶來精神虐待。

這不是說閉路電視完全沒有用處。至少,案發之後,它可以提供線索,增加警方的破案機會。不久之前,香港警方便是靠閉路電視成功捉拿了盜用他人信用卡的代課女教師。而對於早前被遺棄在教會門前的女嬰,警方也正積極要求現場附近的大廈提供閉路電視錄影片段,查看有否涉嫌棄嬰的人士。

閉路電視可以成為保障社會安全的工具之一。不過,如果單靠閉路電視來警告公眾或學生千萬不要犯事,因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無所遁形,這樣即使社會或學校可以「教出」一班奉公守法的人士,也是可悲的。因為當中只有他律或刑罰的掌控,卻不是由自律或良心的主導。

但願香港的社會或學校不用靠閉路電視來「恐嚇」公眾及學生,而是真的可以培養出一班尊重他人,有良好質素的公民。

 

曾經刊載於: 

《成報》 17/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