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寫在上職前

陳永浩    |   明光社執行幹事
30/07/2001

還記得第一次接觸明光社是在一次崇拜中,蔡志森先生在講道中打趣說明光社就像三更半夜打更的看更,又像外圍股市分析員:在大家都睡了的時候,為大家守望。這使我想起了往年港大團契在校園裡張貼了的一張大字報-從前耶穌說我們要作鹽,今天耶穌說我們太淡了。

還看我們身處的香港,色情、搵快錢、暴力及其他扭曲人性的歪風橫行:傳媒往往「以消費者為導向」,以黑社會、賭博為主題的電影、捕足女藝員走光、賣弄女性身材的娛樂報導比比皆是;政府在全城熱烈討論應否「賭波合法化」時,推出諮詢文件,寧願「兩害取其輕」,無視眾多因賭博而引起的家庭暴力、病態賭徒和影響青少年等問題,「中立而無既定立場地」支持賭波合法化!

我們可真太淡了嗎?作為基督徒,我們理應與社會的洪流角力,不隨波逐流,認清是非對錯,有?正確的價值觀。但是,面對這樣的處境,我們既不能改變,更無從反映(很多時基督教界人士在發表意見前,已被人冠上「道德佬」甚至是「道德法西斯主義者」的稱號),我們應當怎樣行,才能守住自己,做好見證呢?

在往年參加大衛城文化中心的〈貞潔進階〉的一次祈禱聚會中,代禱者為我祈禱時,神透過他對我說了一個吩咐︰你「大過」後要到耶和華的殿中事奉。這話一直記在心?未敢忘記。就是這個緣故,我向別人介紹自己時,始終說自己「還未有正職」!因我想︰我「大過」後是要到耶和華的殿中事奉的。

自己在教會中多參與敬拜方面的事奉,發覺敬拜和守望的事奉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兩者都需要恆久的努力及訓練,需要長遠委身,也是不輕易得到資源(因為不突出)、卻是基礎的、不可或缺的事奉。近年來本港的教會開始重視兩者的事奉,我想既然我也有兩者事奉的相關經驗,何不加入這事奉的行列,為主作工呢?

其實打從舊約中,神已吩咐祂的僕人作以色列的守望者。在民數記二十五章,神與非尼哈立和平的約,要他和他的後裔,作為永遠的祭司,就是因為他以神的忌邪為心,體察神的心意;在以西結書中,神吩咐以西結︰「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3﹕17)」在稍後的章節中,神也說明了作守望的目的︰「倘若你警戒義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脫離了罪。(結3﹕21)」既使人不犯罪,也救自己脫離了罪,這樣的工作,何樂而不為?

不過,要「好好地」守望是很困難的。既要為弟兄姊妹防備,更艱難的是防備自己不跌進那惡者的網羅中。很多時自己拿起兵器守望,不但不能警戒肢體,而且還與外人起了爭端,壞了主的名聲!更多時候自己拿起兵器,自以為守望外邊,卻不是往外守望,而是與弟兄姊妹起爭戰,就像士兵在軍營中自相殘殺一樣。這樣除了傷害肢體外,更傷害了神的心!若不靠著主耶穌,這份差事斷不易作,更不能作!

看到自己是一個不完美的人:在罪中時常跌倒,在工作和事奉時,常堅持己見,易與人起磨擦,若沒有您們的代禱和支持,定不能把這差事做好!盼望神揀選你和我作守望者,一同為主爭戰,得著香港這都市。又求神加給我們智慧力量,叫我們無底線地愛衪,在守望的崗位上,能做好的見證,既能表達好自己的意見,又不致絆倒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