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少女懷孕有何不可?

張勇傑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19/08/2010
專欄: 
每週評論

「兩個就夠晒數」、「家庭計劃,男子有責」......這些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的經典廣告。今年是家計會成立60 周年的大日子,並主辦「第四屆亞洲性教育會議」,邀請了多國性教育專家來港介紹各國性教育發展情況,與本地和海外的性教育工作者交流,探討性教育發展的挑戰和機遇。

筆者報名參加了這為期三天的會議,在會議中遇到不少國家和地區的性教育工作者,除了兩岸四地(中港台澳)外,還有日本、北韓、南韓、菲律賓、柬埔寨、歐美澳紐等地的朋友,大家懷着同一顆心,希望幫助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對「性」有更清楚和正確的認識。性教育並不止是性知識的傳授,更重要的是性觀念的建立。但是,大家對何為正確的性觀念卻可以大相逕庭。

大會其中一位講者分享美國推行性教育的情況, 表示美國性訊息與性教育聯合會(Sexualit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nitedStates, SIECUS)在美國大力推廣他們製訂的一套由幼稚園到高中的整全性教育教學大綱,並取得很大的成效。有一位參加者向該講者提問:「既然美國的性教育課程是這麼全面,為何少女懷孕的數字仍然這樣高呢?」講員的回應是:「為何你認為少女懷孕是不好的呢?」

他認為少女懷孕不是問題,並指出性壓抑的種種負面影響。及後在午餐時間筆者有機會與兩位分別來自日本和美國的參加者閒談,她們均對該講員的言論大表驚訝,認為少女懷孕是一個嚴重並需要預防的問題。

沒有人會否定推行性教育的重要性,但不同人士對推行性教育的方法和立場卻可以有着極大的分歧。例如在預防青少年懷孕一事上,傾向保守的一方會鼓勵青少年婚前守貞;傾向開放的一方卻會教導青少年正確使用安全套的方法。

「性」的確在某些保守的地區或群體之間仍然是一個禁忌,人們不希望甚至不允許公開討論有關性的話題。有來自日本的參加者分享日本政府不容許他們使用像家計會推出的「德德、家家」一般有着性器官的毛公仔來作性教育教材,毛公仔更被沒收。當然,日本政府的做法是過度保守,但開放的做法又是否對學生有益呢?

美國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Miriam Grossman在You’re Teaching My Child What ?一書中指出:美國的青少年正在接受一套性開放意識的性教育,教導他們在做好避孕和防止性病的安全措施下享受性的歡愉。

如上文提及的SIECUS建議教導未上學的兒童性有如食物和水一樣是人的基本需要,告訴他們性交的什麼,並告訴他們身體被接觸的感覺是良好的;教導五歲的小孩每人都有性幻想,人們可從不同的方法經歷性歡愉;而三年級的學生應學習甚麼是「自慰」、「強姦」和「性工作」等等......

現在,美國一半的高中生曾發生性行為,每3.5秒就有一位青少年感染性病,這是大家樂見的結果嗎?

一些鼓吹性開放的學者認為青少年在中學階段便有性行為、甚至少女懷孕也沒有問題,但結果卻要由這些心智仍未成熟;完全未有準備作父母;不知性病會帶來甚麼影響的青少年和他們的家長來承擔!在討論性教育的時候,家長的角色和意見究竟有沒有得到足夠的尊重呢?

曾經刊載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