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捍衛新聞自由 必須編採自主

蔡志森   |   明光社總幹事
21/09/2011

最近有幾件事都令大家十分關注香港的新聞自由會否受到影響,包括警方如臨大敵地阻礙示威者表達意見和傳媒的採訪;政府更多以官媒發放消息代替容許記者現場採訪;亞洲電視懷疑有高層向新聞部施壓,令未經證實的前國家領導人死訊出街,以及在財經新聞節目內出現疑似廣告的有償新聞。另一方面,對於爭取獨立多年的香港電台,不單只未能成為脫離政府架構的公營廣播機構,政府反而加強控制,空降政務官做廣播處長。  

不少人擔心香港的新聞自由會因為上述的事件而不斷收窄,甚至形容為最黑暗的日子,我個人既同意亦不同意。其實,無論中央和香港政府、甚至外國政府、大財團、政黨和壓力團體想影響傳媒是由來已久,甚至是必然的事,有些是明顯的好像最近一連串的事件,但更加多的是在日常運作和暗地裏進行,影響了新聞自由和公信力的行為,那些其實有時更黑暗。

要捍衛新聞自由,最重要的是依賴新聞工作者的專業精神、操守和團結,以前的亞視六君子和今日的亞視新聞部高層作出了很好的示範。最能察覺新聞自由會否受威脅的其實應該是記者,當然,大家不一定動輒要辭職,但一定要據理力爭,甚至向公眾「爆料」。

除了外界干預之外,其實另一個對新聞自由做成嚴重威脅的是傳媒公信力的下降,不少香港的記者敢於挑戰權威,包括特首、高官、議員和富豪,但就是不敢挑戰自己的老闆!

香港愈來愈多傳媒受到老闆的影響和操控,缺乏真正的編輯自主,於是老闆親中央便不斷出現「是旦」和「河蟹」的新聞;老闆反共、親民主派或與政府有過節便一面倒批評政府,醜化一些官員;而兩者皆不能容納異見的聲音,公器私用,將新聞與評論混淆,令讀者和觀眾無法獲得較為全面和客觀的資訊。沒有公信力,新聞自由不過是一個沒有內涵的口號。

但要抗衡外界的干預,記者便必須團結,加入一些有代表性,可以和老闆抗衡的新聞業公會,當出現一些暗中干預新聞自由的事件時,才有抗衡和投訴的勇氣。

香港傳媒需要努力爭取的是真正的編輯自主,以強大的公會力量和專業精神,抗衡一切來自老闆的干預,無論老闆是政府、大財團、想宣揚個人政見、想利用傳媒老闆身份獲取利益的人士、甚至黑社會。而市民大眾若果珍惜新聞自由,就應該以轉台和罷買對付一些別有用心 的傳媒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