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爆樽.吹雞

兩位少年人的專訪
訪問及整理:陳永浩、陳燕萍    |   明光社執行幹事
30/09/2001

這兩位青年人都很年青,但人生經驗絕不簡單:他們曾多次參與打架,更有進入男童院的紀錄。暴風歲月的日子他們怎樣渡過?幫助他們的社工又怎樣看現今的青少年的暴力行為?暴力漫畫、電影會否給他們「啟發」?

兩位年青人才十七、八歲,可是看他們外貌卻有點滄桑:手臂上的傷痕和紋身與他們的年紀不大相稱;打架、「吹雞」、做「佈景版(集體打鬥時來充撐場面)」、甚至真正動手「開片」的日子,更使他們有幾分老氣橫秋!在觀塘區長大的他們,對鄰近各個屋村的「形勢」更是瞭如指掌…

「興」起就打

從訪問中知道他們都不是好勇鬥狠的:很多時打架可能只是因很小的事而已,多數是興之所至,很小會像報章報導般,處心積慮、有計劃地策劃打架。

(你們為甚麼會打架?)「無特別原因啊!『High大』了(過量吸食毒品)、『望兩望唔順超』、女朋友被人『撩』、看見那個人『樣衰』想發洩、『覆桌(反檯)』、大佬『吹雞』…嘩!很多!(那你們打架很多時都沒有計劃吧?)哪會有計劃?大家打架也沒有甚麼目的,大家「興起」就打了,我沒有理由坐視不理,袖手旁觀吧!」

(你打人的時候不驚嗎?不痛的嗎?)「『我有我自由,理鬼你感受』!打的時候想不到這麼多了,打完痛的話才算。(你們不怕警察嗎?)怎會不怕警察!會被捕的!可是你逃走反而被他打,通常慢慢溜掉便算了…其實打架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很多時警察也不會理會的…(警察不會拉你嗎?)哪有警察這麼多管閒事來拉打架的人!警察大多時都不理我們這些『私人恩怨』的,你不要打死人就沒有人過問你的了。他們捉那些盜版光碟檔也『捉到手軟』啦!那有時候理會我們?!(據社工表示:警察實際上真的很少處理這種少年人打架的問題,一來這多是私人恩怨,警察本身很難插手解決,二來與搶劫等罪行相比,那些遭受搶劫的受害者更需要警方的保護,所以警察大多會優先處理這些案件,打架的事自然很少理會了)」

(那樣,社團「開片」你們也有參與嗎?)「那些大佬很多時都會『吹雞』的,但多數打不成的,越有計劃,就越打不成!其實有時他們真的很過分,有一次他們真的只為『一口氣』就要打!還好,做佈景版也有錢分!(怎樣分?)做大的要小的出動,會給錢那做小的打架,做小的叫大佬則不用給錢。通常做佈景版的有一千元,若真的動手打會另加五百元,受傷的話也有一千元吧!」

(你也曾受傷吧!)「有一次在酒吧,自己醉了與人發生口角,那人二話不說就『爆樽』(用酒樽扔到我的頭上),我即時頭破血流!最嚴重的一次,身體有七處被人嚴重斬傷了,右手手筋也有七成斷了!那時還「不知死」不肯入院,最後要呆在醫院裡差不多一個月,身體只有頭和右腳能動,用筷子吃飯也不行!就是現在右手也不太靈活。」

一整抽屜的漫畫刀劍

他們都說不受暴力漫畫或電影影響,但他們卻對漫畫的情節相當熟悉!而且更藏有滿了整個抽屜的漫畫刀劍!

「那些漫畫我都不太看的,太誇張了!那有人能像漫畫一樣以一敵數十?!學漫畫那樣打人,分分鐘弄出人命!(那你為甚麼又看?)好看嘛,幾『過癮』便買來看。那些紀念品裝滿整個抽屜!不過那些刀劍都很假…(有一些是金屬做的啊!)很少這些真材實料的贈品,大部份都很『兒戲』!那些刀劍在漫畫裡是很厲害,實際上拿來觀賞就可以,那有人拿著這麼誇張的武器打架?未打架之前已被警察捉了!」

(那些漫畫電影總有一些是真的吧!)「有!與我們打架時一樣,一樣無原因,一樣『唔聲唔聲』就打!那些情節都沒有理由的…兩個人碰撞一下又打,在酒吧裡爭吵一下又打,那些大佬『開片』的情景更誇張,那有可能這麼多人在整條街上打!還未開始已被警察驅散了。」

「那些報章新聞也都是信不過的:同一則新聞,一份報紙可大登特登,幾大版的篇幅,一份卻只有小小的報導,一些又可以圖文並茂,都不知那則新聞才是真!」(那麼,你們都不信報紙了?)信『一DD』啦!一定不會盡信的了。」

社工眼中的他們

社工怎樣看他們?

「他們的生活圈子就是這樣:他們就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中,你唔『恰』人,你就被人『恰』!與其被人欺負,倒不如做主動先欺負人!有時我自己想,若我也在他倆的背景下成長,我可能也與他們一樣。他們在學校,成績不出眾,其他的表現又不突出,又被老師同學標籤為壞學生,他們在學校根本就沒有出路!既然在學校已沒有出路了,家人又覺得你已學壞,冇得救,沒有時間心力教他們分辨,連警察也把你看成壞人:他們唯有在自己的強項——打架、『蝦蝦霸霸』發展!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選擇!」

「我相信青少年成長是有暴風期的。那些十五、六歲的少年,甚至更小的,真的可以因為行路時碰撞一下、大家路過『眼超超』、爭香煙、金錢,與人口角,就會『打餐飽』!暴力漫畫、電影當然也有一些催化的作用:你日見夜見,見怪不怪了自然便動手打架…但我想青少年是會成長的,當他大一些後,自然就不再這樣喜歡打架了。」

「其實他們也不想『蝦蝦霸霸』的,但他們的朋友都是這樣,若你不這樣做,你就失去這班唯一的朋友。(那麼,你們可以怎樣幫助他們?)其實我們也很無奈,實在很難幫助他們:他們的朋友已經不多,又不肯結交新朋友,如果他不再與這班朋友一起,他就沒有朋友了。」

「我想打架最大的問題是大家越打越興奮,齊齊起哄,然後變得不受控制地打!其實打架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所有男孩子都曾打架的,這是成長的一部份。問題是若一班人打架,大家越打越興奮,起哄地不停地打:這樣很容易『搞出人命』!很多暴力事件都是這樣發生的:最初沒有人想『特登』打死人的,但大家一起哄,意外就很容易發生。」

小結

兩位青年都說自己不再打架了…不論是因為更懂事了、要工作來承擔家庭開支、或不想女朋友擔心…正如他們說:「自己都大個了,打架打得多,沒有新鮮感,打得悶了便不打了。」不再打架始終是好的,雖然是少了一種發洩方法,卻換來不需再終日提心吊膽怕人報復,受傷,使家人、社工或女友擔心…這已經很值得了。
 

*爆樽、吹雞都是打架的常用語。爆樽是指用破玻璃樽作武器打鬥;吹雞是指大佬(黑幫裡的頭頭)召集手下一同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