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看得精彩,也看到心痛的《換諜者》

陳永浩博士   |   恒生管理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12/11/2015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

時為上世紀六十年代。美蘇兩個超級大國,正值冷戰高峰:兩國都部署了足以毀掉地球N次的核武器,要確保能夠摧毀對家的核彈之餘,也要確保自己的核彈不會因對方先發制人而受破壞。結果,雙方鬥法,由互鬥核武發展到間諜戰。雙方都出盡法寶,或派出間諜,或是高空偵察。總之就是設法知道對家的武器資訊,同時堵截己方資訊免被對方知悉。
 
這就是電影「換諜者」的故事背景。主角原是一個專營商業保險的律師,卻極不情願「被委派」為一個敵國間諜辯護。而由此發展下去的劇情,則十分精彩:律師頂著全國的「政治正確」,為著「敵國的間諜」作辯護,甚至上訴至終審法院。法官判決被告罪名成立,其後想將其判處極刑之時,律師又以其「保險專業」建議法官「刀下留人」:因為你留一個間諜在手,一旦有我方間諜或軍人落入敵手,就可交換人質,買個保險,何樂而不為。這個當時「政治極不正確」的決定,成了之後交換戰俘的關鍵;而同一時間,一個傻頭傻腦的美國人,闖進了東德境內被扣留,律師就以一個蘇聯間諜,來一個「因勢利導」,最後以一換二,美、蘇、東德得到三贏結局,而他也由賣國賊律師轉變成為國家英雄。
 
再說下去,劇情便透露得太多了。老實說,看得精彩,也看得心痛。其實,主角有甚麼了不起?他只是「做回專業」:身為律師,他只專心為他的辯護人努力,不問他的身份與是否「政治正確」;做保險的,他深明「買個保險」的好處,遊說法官留人,既保住被告,也使日後交換戰俘有個籌碼。
 
做回應有專業、持守應有的操守、堅持真正的價值(都不講政治正確與否了),就這三項,不就是以往香港引以為傲的東西嗎?痛心的是,回歸以後,禮崩樂壞,專業不再,社會以往敬重的最專業上層之流,一個二個政治正確到前言不對後語,專業不在問責,而是卸責推諉,作決定又可以任意武斷,小學雞一樣!香港今日欠缺的是甚麼?也正是這三項寶貴的核心價值。
 
看完這戲,再看看香港,只有心痛一聲:唉!

 

關注範疇: 
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