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基於防疫考慮,本社辦公室將暫停對外開放,直至另行通知。不便之處,敬希原諒。

研究中心週年研討會——惜生知死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高級研究員
23/07/2018
明光社

非常感謝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羅耀增博士及其研究助理袁以真小姐的支持及幫忙,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的週年研討會於2018年6月15日在香港城市大學順利完成,是次合辦活動共有168人參加。

明光社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羅耀增博士致歡迎辭時提到希望研究中心的「香港嬰兒潮出生者對臨終的看法」訪談報告,除了可以啟發大家,也盼望大家可以實際地運用當中的內容。訪談中有受訪者表示不想自己的身後事會麻煩到別人,有些卻忙於處理至親的喪禮。他建議大家可以早些與至親好好溝通,在臨終前預先交代親人做甚麼,因為能完成死者的心願,對生者來說帶有醫治及釋放的作用。

 
 
明光社

中國神學研究院天恩諾佑教席副教授雷競業教授在「我信身體復活」的主題演講中提到,身體是美麗及被祝福的,人與人的關係是藉著身體的接觸和溝通而建立。我們靠著肉身在地上生活,而人在地上所做的事,被洗滌過的經歷會延伸至天上。死亡是不能掌握,並且會隨時來到,死亡的可怕在於我們與其他人的關係撕裂。我們要以感恩的心珍惜生命,無遺憾的人生是成為他人的祝福,把握現世的光陰去安慰及鼓勵他人。對別人好不是當他們死亡時才去紀念他們,而是當他們在世時,我們去「打擾」他們,關心他們。

 
 
明光社

生命及倫理中心主任(義務陳永浩博士及高級研究員招雋寧先生匯報「香港嬰兒潮出生者對臨終的看法」的訪談,為大家展示死亡這課題所涵蓋的範圍是非常複雜及廣泛。受訪者多偏向要對社會有所貢獻,有人打算做無言老師,他們亦不喜歡麻煩其他人,特別是喪葬方面。受訪者有15位是基督徒,但有趣的是有受訪者不想家人用火葬處理其遺體,原因是他們怕痛;也有受訪者表示將自己的骨灰灑落大海中會「感覺」太冰冷。死亡牽涉傳承,有些受訪者希望可以把奮鬥、艱苦及貢獻的精神留給下一代。有受訪者表示很開心可以參加是次訪談,因為平時沒有人「夠膽」跟他討論這個課題。病牀前努力傳福音及為病患祈禱仍然是大部份受訪者所看重的,因為他們相信永生十分重要。盼望透過分享受訪者對死亡的看法,引起大家的共鳴。

 
 
明光社

愛百合機構牧養總監吳思源先生在「從喪禮到牧養」主題演講上提醒我們,華人辦理喪禮時,多注重場面,害怕失禮人,害怕忽略了某些應該邀請的人。而在喪禮的佈置上,則害怕花牌的先後次序放得不好,往往未能把心思及時間放在與生者一起悼念死者,以致忙亂於喪禮的籌備,反而未能藉著喪禮去釋放自己的哀傷。因此,生者的哀傷,往往在籌備喪禮之後才出現,教會可以在清明或重陽為到弟兄姊妹已過世的親屬祈禱,與他們一起紀念死者,陪伴他們慢慢回復正常的生活。死者的家屬或許對死亡不解,牧者不需要在生者面前急於為神辯解,只需要聆聽、同行、諒解、分擔弟兄姊妹的哀傷,與哀哭的人同哭便足夠了。

 
 
明光社

伯特利神學院系統神學教授李少秋教授在「死而無憾的人生規劃」的主題演講上與大家一同反思哲學家海德格的存在論。海德格主張人要真實存在,需要認清自己的獨特及目標式的意義,縱然立身於不是出於自己選擇的世界,也要為自己創造自己存活的環境,把還未實踐的目標帶到現今的存活。現今的社會境況異化了自己的存在,例如有人花了20年供完自己的物業,卻仍要為下一代再花20年供樓。存在是屬於自己的,人卻甘心將自己的自由奉獻出來,自己捆綁了自己,把自己的自由奉獻給日常的事務,建立物質,任由這些物質成為自己的枷鎖。人要面對自己的死亡,人擁有過去、現在、將來,整個歷史的傳承便在於自己的存在,時間空間一直發展下去,在此真實的境況中,人要承擔將來的責任。人要站出來,回看自己的存在及現在,人不是從檢討過去,而是從展望將來開始,把握現在活出理想,這樣人生便會無憾。

 
 
明光社

大銀力量總監及《大人雜誌》總編輯陳曉蕾女士在「『好走』有選擇」的工作坊上指出,在香港,鼻胃喉灌食及呼吸機拖長了病人的死亡過程,當有醫生詢問病人是否願意使用呼吸機時,病人才知道可以選擇回家。香港的病人其實可以拒絕治療,只是病人沒有足夠的知識,不知道可以表達自己的意願。現代人思想臨終時有五個選擇:1. 選擇嘗試以不同的藥物醫治自己;2. 拒絕治療;3. 終止一個無效的治療;4. 紓緩治療,減少痛苦;5. 安樂死(讓專業團體幫助自己死亡)。香港的病人如果知道他們有權利選擇拒絕治療及紓緩治療,減輕死前的痛苦,不需要接受勉強醫療,或許也不需要爭取安樂死。

 
 
明光社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解剖室經理伍桂麟先生在「留愛人間——無言老師」的工作坊上分享到醫學院解剖室外有一些黑色的牌子,上面刻上了捐贈遺體者的名字。伍先生善用環境的佈置提醒學生,他們用作解剖的遺體,都是有心人捐出來的,而並非無人認領遺體,這些捐贈者都有家人,在重要日子,家人會在牌子的旁邊放上鮮花,放置飾物等。伍先生以塑造環境帶出無言老師的價值,他們不僅幫助實習醫生得到知識或技術,更重要的是傳遞一種價值觀給學生,好讓他們將來成為一個有抱負的醫生。到了最後,同學會寫心意卡,感謝無言老師的貢獻。伍先生強調訓練一個醫科學生,不單讓他學習醫術,也要讓他們懷著一顆仁心,顧及病人及家人的需要。

 
 
明光社

明光社董事樓曾瑞先生是「留愛人間——無言老師」工作坊上的分享嘉賓,他早前決定死後也加入無言老師的行列,認為做無言老師是一件榮神益人,及利己的事情。哥林多前書提到信徒將來有一個不能朽壞的榮耀、強壯及有靈性的身體,為此,他認為不需要執著污穢的屍體。樓先生寧願實習醫生在自己身上多切幾刀,也不要在病人身上切錯一刀。他笑言從自私的角度想,這樣做不但可以省去一大筆殮葬費,更可以省去家人籌備喪禮的時間及心力。樓先生一生致力教育工作,現在更為到將來可以在大學「任教」而高興。

 
 
明光社

香港基督教癌症關懷事工聯會創會顧問陳一華牧師在「既知死,選擇生」的主題演講上提到,當大家認識到甚麼是死亡,便會思考到當如何生存。他鼓勵大家用幾條問題去反思自己的生命,例如有沒有重視自己的健康,把「放題」變成放縱?有沒有珍惜自己的生命,愛自己的情緒及屬靈狀況等?患了病的時候,是怨天尤人還是勇敢面對?陳牧師指出生命不在乎長短,他的外孫朱瑋恆雖然只生存了10個小時,但他的出生卻極具意義,這個來到世界的小嬰孩可以與家人有身體接觸,讓一家人完完整整的團聚,並拍攝一張全家福。他也促使父母參與生死教育的工作,而他小小的身體更成為全港最幼小的無言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