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謝絕o靚模騎劫書展

郭卓靈   |   明光社 項目主任(傳媒監察及行動)
20/09/2010

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書展已經二十一年,成為了香港一年一度、學生放暑假的盛事。以前有不少書迷期待在書展裡購買作家的新書,一睹他們的風采,甚至慕名去聽名家的講座或研討會﹔家長及教師們亦鼓勵子女、學生到場感受健康及優良閱讀風氣。但自從以賣弄身材為目的的o靚模寫真集入侵書展後,開始惹來一班色迷迷的男士和青少年,掩蓋了作家們所付出的努力,污染了健康的閱讀風氣,更使人擔心會令青少年沒戒心下於書展內接觸色情資訊。
 
2009年,書展多年建立的正面健康形象,被一些o靚模(少女模特兒)奪去,而部份傳媒於書展舉辦期間的娛樂頭條報道,幾乎每天都是o靚模騷首弄姿、送雪糕、派鮮奶、隔著膠片吻青年男Fans的消息……今年,早於五、六月,炎夏未至之時,傳媒就開始大肆報導她們如何部署入侵書展,並將她們的泳衣照、妄攝照(撕開衣服的照片)、3D寫真照等消息,作極詳盡的報導,意圖再次騎劫書展。

傳媒與「o靚模」文化調查報告

「反色情暴力資訊運動」(由十八個教育、宗教、家長教師會及社會服務團體組成的聯盟)於2009年8月到10月進行了「傳媒與『o靚模』文化調查」,[1]在460名受訪者中,有超過七成半同意或非常同意o靚模風氣是由傳媒一手造成。亦有近九成受訪者認為o靚模他們的印象是與性和色情有關;有超過七成受訪者同意或非常同意傳媒塑造了青少年「將女性商品化」及「推崇搵快錢」的價值觀。這些被渲染、被扭曲的性觀念和貪圖「搵快錢」的價值觀念,嚴重影響我們的下一代和社會風氣。讓年青人誤以為,只要能賺錢,就算出賣自己的身體也在所不惜。
 
另外,報告結果亦顯示,六成受訪者認為傳媒塑造了青少年「瘦就是美」、「外貌身材比個人修養和智慧更為重要」的意識形態。而認為傳媒塑造了青少年「只要肯露驕人身材做『o靚模』,就可以一舉成名」、「只要言行夠出位,就可以成名」的受訪者亦接近六成半,令人擔心會塑造了只追求外表、展露身體就可得到名氣或賺取利益的社會風氣。

約見貿發局

明光社於今年六月初,在書展籌辦期間,和一眾關心書展風氣的家長、教育界及宗教團體約見貿發局代表,表達了大家對書展展銷一些帶有意淫及不當行為的書籍及o靚模於書展內的促銷活動的關注,並盼望青少年不會在沒有戒心下於書展內接觸色情資訊。於商討中得知貿發局已作出一些措施來控制o靚模於書展所造成的擾攘和不良氣氛,但可惜大批傳媒仍熱烈追訪o靚模,加上譁眾取寵的報導手法,令人以為o靚模氣勢驚人,簽名會場面哄動。
 
在是次約見貿發局後,為了支持貿發局可以減少傳媒渲染o靚模的措施,一眾參與約見的團體發動聯署,連同關心事件的團體向局方提交了意見書,要求他們禁止參展商在會展場內為o靚模寫真集作任何簽名會及促銷活動,以維持書展之健康形象,所有o靚模寫真集不能在以兒童及青少年為對象之展館內售賣。
 
及後我們欣然見到貿發局邀請了由一眾文化、出版及傳媒界代表組成的「香港書展文化活動顧問團」,並公佈「書展以發展老少咸宜、形象健康的文化平台,及推動良好閱讀風氣為主」,所以不接納內容意識不良,或以品味低俗宣傳手法促銷的簽名活動,為免破壞書展宗旨。[2]

此決定引起了一些o靚模、她們的經理人公司或部份文化界人士的迴響,指「意識不良、品味低俗審批準則」未夠清晰;但有出版兒童及家庭類別書籍的出版商表示歡迎,認為有助消除家長疑慮,讓青少年及兒童在健康寧靜的環境下閱覽圖書,增加書展人流及銷售。[3]此舉不但能夠減少o靚模於書展的曝光機會,減少了可以引起傳媒炒作的機會,亦讓市民清晰此類o靚模寫真集與健康文化大相逕庭,不應登大雅之堂。當然在自由社會,在一些唯利是圖的出版商推動下,o靚模寫真集的促銷活動無法完全禁止,但起碼可謝絕o靚模騎劫健康的書展。
 
雖然未必每次的行動或向有關當局表達對事件的關注都能夠改變現況,但我們相信,與關心社會風氣和青少年成長的友好結連、集合力量,為維護真與善發聲,不讓下一代身心靈成長的環境被破壞:現在踏出一小步,就是將來成功的一大步。

 
[1]2010/07/22,反色情暴力資訊運動,「傳媒與『o靚模』文化調查報告」,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pdf/a0001022.pdf
[2]2010/06/24,《星島日報》,A09港聞,〈o靚模周秀娜書展簽名會被禁貿發局拒意識不良及低俗宣傳活動〉。
[3]2010/06/24,《蘋果日報》,A07港聞,〈兒童書商:可除家長疑慮〉。

相關文章

香港同運議程回顧2020 (LGBT+ Agenda, Hong Kong 2020)

26/01/2021

司法覆核案件

菲律賓籍跨性別牧師Balaoro Marietta S曾因在港替13對同性伴侶主持「婚禮」、涉嫌違反逗留條件或自封婚姻監禮人被捕,後獲警方無條件釋放。Marietta S於2019年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並要求法庭頒令聲明他按教會儀式為同性伴侶主持「婚禮」並無違反《婚姻條例》。2020年3月4日法院頒下判詞,法官稱香港註冊婚姻是指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而不容他人介入,故Marietta S為同性伴侶舉行的「婚禮」沒有法律效力亦不被承認,亦不等於違法。但法官同時拒絕裁定涉案儀式是否違反《婚姻條例》,並指除特殊情況,民事法庭不具裁定某行為是否帶刑責功能。法官亦拒絕申請人的司法覆核申請,指其申請沒有任何可爭拗及成功機會,申請人須支付訟費。[1]

社運人士岑子杰於2013年和現時同性伴侶在美國紐約結婚,但其婚姻在港不被承認,未能享有相關的權利。岑不滿港府不承認外地締結的同性婚姻,早前提出司法覆核,案件獲高等法院審理。高等法院於2020年9月18日頒下判詞,裁定岑子杰敗訴。申請一方在案件審理時指,未有證據顯示承認在外地締結的同性婚姻,會削弱本港現行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而且他們並非要求同性伴侶在港結婚的權利,而是要求港府承認已在外地結婚的同性伴侶,若岑或其他人要就每項權利,分開逾百次到法庭爭取,並不公平。政府一方則反駁,《基本法》第37條只承認異性戀的婚姻,並指如政府在本地異性婚姻以外,同時承認海外的同性婚姻,等同政府已承同性婚姻。若政府承認同性伴侶在外地的婚姻,會削弱和破壞該現行婚姻制度。法官周家明在判詞指,香港的婚姻法律不容許同性之間的結婚,而《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也沒保障同性婚姻,因此岑與同性伴侶的婚姻在港沒有法律效力。[2]

同性戀者吳翰林於2019年11月27日入稟法院,指香港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不承認海外註冊的同性婚姻,如他在無立遺囑的情況下去世,他的同性伴侶便不能自動繼承遺產,吳指有關條例對有效婚姻、夫及妻的定義,構成性傾向歧視。高等法院於2020年9月18日頒下判詞,裁定吳翰林勝訴。法官周家明認為,《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等對同性及異性伴侶作出差別待遇,又指就遺產繼承權給予同性伴侶相同的權益,並不會影響傳統異性締結。法官指,將會就《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作出補救解釋,並要求雙方向法庭提議應下達的命令。法官也頒令申請人可獲九成訟費。據悉政府已就判決提出上訴。[3]

另一方面,吳翰林早前表示在港購入二手居屋後,由於房委會拒絕接納其同性伴侶屬「配偶」,吳若要在居屋加入伴侶的名字,必須先補地價,吳認為構成歧視並在2019年9月30日申請司法覆核。房委會向法庭申請暫緩案件,以等待另一宗同類案件的上訴結果;另一宗案件為Nick Infinger及其同性伴侶以一般家庭名義申請公屋遭房委會拒絕,Infinger申請司法覆核並獲判勝訴,房委會已為此提出上訴。法官周家明於2020年10月22日表示,不認為兩案會互相影響,法官亦指出本案涉及申請人的基本權利或受侵犯,此等情況必須盡快改正,加上根據申請人一方指,申請人已遭鄰居以他們非法佔用居屋單位為由而滋擾,因此不宜再度暫緩,駁回房委會一方申請。[4] 惟吳翰林於2020年12月初去世。[5]

對於吳翰林指香港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不承認海外註冊的同性婚姻入稟法院一案,明光社於2020年10月9日去信,要求律政司就海外同性結婚伴侶無遺囑下自動繼承居屋及財產案上訴。這宗案件申請人的問題完全可以透過訂立遺囑解決,而不需要將無效的同性婚姻等同有效婚姻,動搖香港婚姻制度的根本。當一些本來只屬於本港承認的異性婚姻獨有的權利和保障,未經市民大眾和立法會討論,一步一步開放給本港不承認的同性婚姻乃自相矛盾、漠視民意、暗渡陳倉的偷步行為。[6]

Nick Infinger與男同性伴侶為本港永久居民,二人於2018年在加拿大結婚,同年返港後以「一般家庭」身份向房屋委員會申請公屋,房委會指二人關係不符合房委會申請指引中「夫婦」的定義,故不能以一般家庭提出申請。Infinger於2018年11月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2020年3月4日,法庭裁定Infinger勝訴。高院法官周家明在判詞中指,房委會的配偶政策將在海外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拒於門外,是不合法及違反了《基本法》第25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22條。[7] 據悉房委會在研究判詞及法律意見後,決定上訴。案件已排期於2021年7月聆訊。[8]

 

性小眾研究

香港中文大學性小眾研究計劃委託了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2019年9月16日至25日,就公眾對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等人士)法律權利的態度,隨機電話訪問1,058名18歲或以上的香港市民。有關研究於2020年1月7日公佈,結果顯示60%受訪者非常同意或同意為不同性傾向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視,僅12%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這是過往同類調查中反對比率最低。有44%受訪者非常同意或同意香港應在法律上承認同性婚姻。性小眾研究計劃創辦總監孫耀東指是次調查的數據正好反駁政府以香港仍未準備好立法為由,未有推行政策以達到LGBT+平權。[9]

本社認為上述研究雖然曾提及三份昔日的研究,但就未有提及另一項更具規模,由香港中文大學劉德輝教授及其團隊負責,在2018年公佈的「香港市民及同性戀者對同性婚姻立法及同性民事結合的態度及支持程度的比較研究」,該研究孫耀東亦有份參與,同樣採用電話隨機抽樣,成功訪問2,009位18歲或以上持有香港身份證人士,受訪人數比中大性小眾研究計劃公佈的多出近一倍,而研究中的其中一項是有關香港市民對同性婚姻的看法,發現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受訪者只有32.6%,支持同性民事結合的也只有33.1%。此外,再將中大今次研究與另一份在2018年公佈,由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所做的研究專案的結果相比(該研究在今次中大性小眾研究計劃中亦有提及),港大的研究發現有50.4%的受訪者表示支持同性婚姻,較今次中大性小眾研究計劃公佈的44%減少了6個百分點,反映並非愈來愈多人支持同性婚姻。中大性小眾研究計劃今次公佈的研究,雖然看似比較多份之前的研究,但所選取的內容及推論都是有選擇性及誤導性。[10]

 

同志遊行

除離島區議會外,共有17區的區議會先後通過成為2020年的香港同志遊行的支持機構。而原定於2020年11月14日舉行的香港同志遊行,因收到警方的反對通知書,改為網上進行。[11]

明光社在2020年7月10日曾去信18區區議會,質疑同志遊行已超越地方行政的政治議題,並且建議區議會日後若要考慮是否支持有關活動前,必須先徵詢區內不同持份者的意見,並詳細了解過往多年同志遊行的真正口號和內容。至於已通過有關動議的區議會,必須監察此等活動的實際內容,不能成為鼓吹性濫交的平台,以免進一步損害區議會的聲譽。[12]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20

昔日香港同運議程回顧:
香港同運議程回顧2019
香港同運議程回顧2018

昔日全球同運議程回顧: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9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8


 

[4] 〈男同志不獲准入住丈夫居屋申覆核 房委會申暫緩待另案上訴被拒〉,《香港經濟日報 –TOPick》,2020年10月22日,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783598/%E7%94%B7%E5%90%8C%E5%BF%97%E4%B8%8D%E7%8D%B2%E5%87%86%E5%85%A5%E4%BD%8F%E4%B8%88%E5%A4%AB%E5%B1%85%E5%B1%8B%E7%94%B3%E8%A6%86%E6%A0%B8%E3%80%80%E6%88%BF%E5%A7%94%E6%9C%83%E7%94%B3%E6%9A%AB%E7%B7%A9%E5%BE%85%E5%8F%A6%E6%A1%88%E4%B8%8A%E8%A8%B4%E8%A2%AB%E6%8B%92(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1月22日)。

[7] 〈已婚同志申公屋被拒 覆核勝訴 房委會:不符夫婦定義 高院裁歧視判恢復輪候〉,《明報》,2020年3月5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507/s00001/1557212896948/同性婚姻伴侶福利終極上訴-馬道立-若上訴成功將毁婚姻制度(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3月10日);“In the High Cour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ist No2647 of 2018,” Legal Reference System, March 4, 2020, https://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126959&QS=%2B&TP=JU;〈同性婚姻:申請公屋被拒 香港法院裁定政府違憲要求重新審批〉,BBC NEWS 中文,2020年3月4日,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1733682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580857/%E3%80%90%E5%90%8C%E6%80%A7%E5%A9%9A%E5%A7%BB%E3%80%91%E5%B7%B2%E5%A9%9A%E5%A4%96%E7%B1%8D%E7%94%B7%E5%90%8C%E5%BF%97%E7%94%B3%E5%85%AC%E5%B1%8B%E8%A2%AB%E6%8B%92%E6%8F%90%E8%A6%86%E6%A0%B8%E3%80%80%E9%AB%98%E7%AD%89%E6%B3%95%E9%99%A2%E8%A3%81%E5%AE%9A%E5%8B%9D%E8%A8%B4%E6%8C%87%E6%94%BF%E7%AD%96%E9%81%95%E6%86%B2(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3月10日)。

[8] 〈房委會上訴已婚同性配偶有權申請公屋〉,now新聞,2020年4月3日,網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8662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4月23日);網站:〈同志家庭申公屋被拒覆核勝訴 房委會決定上訴〉,《明報》,2020年4月3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200403/s00001/1585922376574/同志家庭申公屋被拒覆核勝訴-房委會決定上訴(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5月12日);〈高等法院拒絕房委會申請暫緩處理同婚人士居屋案件〉,風新聞,2020年10月22日,網站:https://pm-news.hk/2020/10/22/court-jrhousing/(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1月21日)。

[9] 〈六成港人撐立法禁性傾向歧視〉,《蘋果日報》,2020年1月8日,網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108/TDVRS5GWXNU5GQW5D7HIYN6KCU/(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2月29日)。

[10] 〈中大性小眾研究報告沒有告訴你的秘密〉,明光社,2020年1月9日,網站:https://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中大性小眾研究報告沒有告訴你的秘密(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2月29日)。

[11] 黃景洪:〈相愛很難|同志遊行首網上直播 藝人小肥:好似打一場仗咁難〉,《香港01》,2020年11月14日,網站:https://www.hk01.com/18%E5%8D%80%E6%96%B0%E8%81%9E/549025/%E7%9B%B8%E6%84%9B%E5%BE%88%E9%9B%A3-%E5%90%8C%E5%BF%97%E9%81%8A%E8%A1%8C%E9%A6%96%E7%B6%B2%E4%B8%8A%E7%9B%B4%E6%92%AD-%E8%97%9D%E4%BA%BA%E5%B0%8F%E8%82%A5-%E5%A5%BD%E4%BC%BC%E6%89%93%E4%B8%80%E5%A0%B4%E4%BB%97%E5%92%81%E9%9B%A3(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1月22日);〈同志遊行因疫情改網上舉行 岑子杰籲關注少數族裔性小眾〉,《明報》,200年11月14日,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1114/s00001/1605346931988/%E5%90%8C%E5%BF%97%E9%81%8A%E8%A1%8C%E5%9B%A0%E7%96%AB%E6%83%85%E6%94%B9%E7%B6%B2%E4%B8%8A%E8%88%89%E8%A1%8C-%E5%B2%91%E5%AD%90%E6%9D%B0%E7%B1%B2%E9%97%9C%E6%B3%A8%E5%B0%91%E6%95%B8%E6%97%8F%E8%A3%94%E6%80%A7%E5%B0%8F%E7%9C%BE(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1月22日);伍詠欣:〈香港同志遊行2020宣佈舉辦日期 多個區議會成為支持機構〉,《明周》,2020年8月5日,網站: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E5%90%8C%E5%BF%97%E9%81%8A%E8%A1%8C-%E5%8D%80%E8%AD%B0%E6%9C%83-lgbt-155441(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

[12] 〈區議會不應漠視選民的意願 支持宣揚性解放之同志遊行〉,明光社,2020年7月14日,網站:https://www.truth-light.org.hk/nt/statement/%E5%8D%80%E8%AD%B0%E6%9C%83%E4%B8%8D%E6%87%89%E6%BC%A0%E8%A6%96%E9%81%B8%E6%B0%91%E7%9A%84%E6%84%8F%E9%A1%98-%E6%94%AF%E6%8C%81%E5%AE%A3%E6%8F%9A%E6%80%A7%E8%A7%A3%E6%94%BE%E4%B9%8B%E5%90%8C%E5%BF%97%E9%81%8A%E8%A1%8C(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胡文傑:〈明光社致函十八區區議會關注同志遊行 蔡志森:事件具爭議 區議會需三思免損聲譽〉,《時代論壇》, 2020年7月14日,網站:

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2737&Pid=102&Version=0&Cid=2141&Charset=big5_hkscs(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8月24日)。

曾經刊載於:

香港獨立媒體, 26-1-2021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20 (LGBT+ Agenda, Global 2020)

26/01/2021

同性婚姻/同性伴侶結合

2020年5月26日開始,哥斯達黎加的同性伴侶可以註冊結婚,落實該國最高法院憲法院於2018年的裁決。[1]

根據路透社2020年12月12日的報道,玻利維亞民事登記處首次批准了一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2018年,David Aruquipa和Guido Montaño申請民事結合登記但遭到有關部門拒絕,原因是玻利維亞並不容許同性婚姻,他們於是入稟法院。雖然玻利維亞憲法仍未考慮准許同性婚姻,但他們指禁止同性伴侶民事結合違反了國際人權標準,並且觸犯了玻利維亞法例,對他們構成歧視,玻利維亞憲法法庭最終判他們勝訴。經過兩年的訴訟,他們爭取到同性民事結合。當地一位著名倡議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權利的人士表示,這是起初的一步,真正激勵他們的是要去改變這項法律,這成為他們的目標。[2]

泰國內閣於2020年7月8日通過「民事伴侶法」(Civil Partnership Act)草案與「民事與商事法」(Civil and Commercial Code)修正案。「民事伴侶法」草案允許年滿17歲或以上且至少其中一方為泰國公民的同性伴侶進行民事登記,登記的同性伴侶能享有部份猶如異性夫妻一樣的法律權利。「民事與商事法」修正案為民事結合制定進一步的規定,例如已有法律認定之伴侶,則不可再登記。民事結合關係會因死亡、自願分居或法院命令而終止。草案還在等待審議。[3]

位於東歐的黑山(Montenegro成為非歐盟成員國中,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same-sex civil partnerships)的歐洲國家。2020年7月1日,黑山的國會通過有關法案,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享有和異性戀伴侶一樣的權利。黑山並不容許代孕母服務,無論異性戀夫妻或一般伴侶都不能使用有關服務,因此同性伴侶亦一樣,不能尋求人工受孕。另外,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並不能收養兒童。黑山總理馬爾科維奇(Dusko Markovic)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案代表「我國社會的民主成熟程度與族群融合過程,都朝正確方向邁進了一大步。」他表示:「在歐洲的黑山裡,絕不允許存在任何與性傾向有關的歧視。」黑山總統久卡諾維奇(Milo Djukanovic)亦表示,該法案令黑山離「加入發展最完善的世界民主政體」更近了一點。說穿了,黑山政府認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將促進少數群體的權益,有助於黑山加入歐盟。[4]

在不少民主國家,LGBT的意識形態已經和民主、自由和人權緊緊地捆綁在一起,彷彿支持LGBT,便等於支持民主,同樣,支持民主便好像必須同時支持LGBT。這種趨勢令我們反思,在推動民主、自由和人權教育的同時,其實亦必須加強邏輯思辨、倫理和社群責任的教育,以免將LGBT意識形態等同民主自由理念。

更正治療

新西蘭工黨於2020年10月17日的選舉日得到大部份選民支持,奪取了65個議席,即超過國會一半議席,有權單獨執政,早在10月5日工黨已作出承諾,表示如能當選,將禁止更正治療(有關治療幫助個人士克服同性性吸引及社會性別的混亂,它也被貶稱為拗直治療),並且禁止宣傳、提供有關服務。[5]

2020年3月9日,加拿大司法部長兼總檢察長David Lametti提出的法案C-8(Bill C-8),提出修改加拿大的《刑事法典》,指凡違背人的意願下進行更正治療,或向18歲以下兒童進行更正治療,將被定罪。法案中指出觸犯法例的行為還包括宣傳更正治療、或從更正治療中獲得金錢上或物質上的利益。法案亦提出授權法庭下令清除或刪除更正治療的廣告。不過,向那些面對性傾向或性別身份掙扎的人,在私人談話中表達個人觀點以提供支援,並不會被定罪。2020年10月1日,政府重新在眾議院提出這項法律,有關法案還在審理中。首相杜魯多(Justin Trudeau)當時曾對記者表示:「更正治療是有害的,有辱人格,在加拿大是沒有立足之地的。」[6]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內閣成員Liz Truss表示,出於防止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政府可能會禁止對未成年人,即未滿18歲的人士進行跨性別治療。婦女及平等事務部大臣,以及國際貿易大臣Liz Truss堅信,成年人應該享有自己認為合適的自由生活,但是她認為非常重要的是,當人們仍在發展其決策能力的時候,必須保護他們免受那些不可逆轉的決定的影響。此項建議與2018年完成諮詢的《性別承認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改革計劃有關,有關改革的建議於2020年夏季公佈。Truss透露,建議有三項重要原則:第一是保護單性別(single-sex)空間(只供男性或女性使用的空間);第二是同時平衡跨性別成人的權利;最後一項,亦是令同運分子著急的一項原則,就是保護18歲以下兒童或青少年,不讓他們作出不可逆轉的醫療決定。[7]

來自35個國家、超過370名宗教領袖,包括南非聖公會的圖圖大主教、加州猶太宗教學院主席,和美國聯合基督教會主席等簽署一份宣言,要求全球各地禁止更正治療(有關治療幫助個人士克服同性性吸引及社會性別的混亂,它也被貶稱為拗直治療),及要求多國把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罪行非刑事化,並阻止針對性小眾的暴力。有關宣言在2020年12月16日發表,推動該宣言的委員會指,某些宗教教義多年一直被誤用,為LGBTQI人士(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雙性人)造成痛苦和冒犯,並認為需要改變。美國醫學會和美國心理學會均反對更正治療,美國有20個州份亦在不同程度上禁止或限制有關治療。香港精神科醫學院亦曾發聲明指,未發現任何可靠科學和臨床證據支持,嘗試改變性傾向能夠帶來好處。[8]

這幾年,愈來愈多國家否定更正治療(又貶稱它為拗直治療),認為會對同性戀者造成傷害,因而立法禁止更正治療,間接令一些自願想改變性傾向的人士求助無門。但同運人士的邏輯很奇怪,指改變性傾向會帶來害處,但改變生理性別卻沒有問題,甚至應及早協助未成年人士變性!英國正考慮禁止對未成年人士(即未滿18歲的人士)進行跨性別治療,若有關做法是禁止為18歲以下兒童或青少年進行變性手術或注射異性賀爾蒙是好事,若是禁止兒童接受輔導或有關性別焦慮症的治療便令人憂慮。

跨性別

英國政府在2020年9月22日公佈有關《性別承認法》的公眾討論結果,政府共收到超過100,000個回應,當中有近三分之二要求,在申請轉變社會性別時,不需要在醫療上被診斷為患有性別焦躁症。有五分之四的回應者要求,申請轉變社會性別時,不用提交詳盡的醫療報告,有關報告會列出申請人接受的所有治療。在公佈有關結果時,婦女及平等事務部大臣,以及國際貿易大臣Liz Truss發表聲明,承諾會令申請性別承認證書(Gender Recognition Certificate)的程序變得「更寬容和直接」。現時在英國,如有人想更改出生證明文件上的社會性別(gender),可以向政府申請性別承認證書,該證書雖然不是身份證明文件,但有了這份證明,跨性別人士便可以根據該證書上的社會性別結婚。而《性別承認法》要求申請人,必須在醫療上被診斷為患上性別焦躁症,並同時以自己屬意的社會性別生活了最少兩年。有爭取跨性別者權益人士指,以上申請程序要求跨性別者去證明自己的社會性別,令他們感到難受。Truss表示會簡化有關的申請程序,讓申請人透過網上提交申請,並下調有關申請費。不過,雖然有權益份子希望,將合法申請轉變社會性別程序的年齡,由18歲下調至16歲,英國政府在9月時則沒有為此作出回應。[9]

英國女跨男記者Freddy McConnell現時30多歲,她在生物學上能夠懷孕和生育,當她誕下孩子時,她希望依據法律上的性別:男士,在孩子的出生證明文件上被註冊為父親或家長,但英國法例規定她只可以在有關文件上被註冊為母親,McConnell認為這是侵犯了她的人權,不尊重她的個人和家庭生活。在英國的高等法院和上訴法院,她已經輸掉了兩輪法律訴訟,最高法院法官在2020年11月16日表示,他們不會考慮她的案件。[10]

有律師稱,如果McConnell贏得了這場鬥爭,她的孩子就會成為英格蘭和威爾斯中,第一個在法律上沒有母親的人。[11] 這位女跨男人士指責英國的政府部門違反了她及孩子的權利,卻沒有想過,她才是違反孩子權利,讓孩子一出生便失去了「母親」的人呢?這是否另一種形式的虐兒呢?日後,兒童的權利又應該由誰去維護呢?

其他法例

位於非洲中西部的蓬(Gabon,該國的國民議會於2020年6月23日表決通過把同性性行為除罪化。法案在2020年6月29日獲參議院通過,同年7月7日獲總統Ali Bongo簽署,正式實施。[12]

蘇丹過渡政府在2020年7月13日通過一系列改革法案,包括廢除針對肛交行為的鞭刑和死刑,但肛交仍被視為罪行,違者可被判監五年至終身監禁。[13]

美國加州州長Gavin Newsom於2020年9月26日簽署了一條新法例,允許加州的懲教及康復部門根據跨性別囚犯的性別身份而不是生理性別,來分配他們進到男子或女子監獄。法例規定有關部門不能單單因為囚犯在解剖上的性別或其性傾向等理由而拒絕他們的要求,除非是有「管理或安全方面的顧慮」。即使要求被拒絕,州政府必須以書面解釋原因,並且給囚犯提出異議的機會。有關法例已於2021年1月1日生效。[14]

2020年6月15日,美國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六對三的票數,裁定1964年《民權法》第七章(Title VII of 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禁止僱員「因為性別」而受到歧視,當中包括了同性戀和跨性別僱員在內。過去50年來,法官把第七章所提到的禁止因為性別的歧視,僅意味著僱主不能對待婦女比男人更差,反之亦然。有法官非議把此法例提到的「因為性別」包括同性戀和跨性別,認為這是修改法律,而不是對法律進行解釋。反對此舉的法官之一 Samuel A. Alito Jr.指多數人沒有提到該裁決將如何影響住屋、宗教僱主或體育運動。[15]

2013年,在美國密根州的一間殯儀公司RG & GR Harris Funeral Homes Inc擔任經理的男跨女跨性別人士Aimee Stephens告訴老闆,他打算轉變性別,由男性轉為女性,所以他想穿保守的裙子套裝或裙上班,老闆回應他,這樣的外表會令哀悼死者的家庭分心,最後他被該公司辭退。其後,Stephens向美國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求助,該委員會的律師在2014年向殯儀公司提出訴訟,指控該公司解僱了Stephens構成性別歧視,違反了1964年《民權法》第七章。Stephens於2020年5月因腎病逝世,美國最高法院在2020年6月15日裁定Stephens勝訴。2020年11月30日,殯儀公司同意將13萬美元存入Stephens的遺產,以及支付12萬美元律師費予相關人權組織,以作賠償,這令雙方達成協議,並結束了這宗訴訟。這宗訴訟成為了一項里程碑,因為美國最高法院裁定了針對跨性別者的歧視是不合法的性別偏見。[16]

根據2020年10月28日《費城同志新聞》(Philadelphia Gay News)的報道,當時還未當選並且仍在競選期間的美國總統拜登,在訪問中提到,自己在擔任副總統期間,一直是LGBTQ的倡導者,他指若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將擴大LGBTQ的權利,在國際倡議,讓它成為美國外交的一部份。拜登並且承諾在上任100天內優先通過「平等法案」(Equality Act)的立法。該法案將禁止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身份,在就業、住屋、公共住處、公共設施、公共教育、聯邦資助、信貸和陪審服務等方面作出歧視。「平等法案」其實已於2019年5月17日在眾議院獲通過,不過因為共和黨佔了參議院較多議席,法案一直未獲參議院通過。若法案獲通過,將會危害教育、運動、醫學及領養等領域的事宜。除了處理「平等法案」的立法,拜登聲稱會使用行政權力,以盡快推翻特朗普政府過去一些「歧視行動」,並進一步消除針對LGBTQ+人士(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等人士)的「歧視」。[17]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允許法官向曾經同住或正在同住、前任或現任、同性或異性的配偶或伴侶,發出「家庭暴力保護令」(Domestic Violence Protective Order)。這法令亦適用於正在約會或之前曾約會的情侶,但只限於異性伴侶。不過,在2020年12月31日,此法令卻有所改變,它亦涵蓋正在約會或之前曾約會的同性情侶。事緣一位來自韋克縣(Wake County)的女子,在2018年申請「家庭暴力保護令」,希望藉此阻止她的前女友與她接觸,但遭地方法院法官拒絕,地區法官Anna Worley回覆該女子,指因法律上的語言,她無權發出有關的保護令。該女子之後上訴,在12月31日,上訴法院裁定,北卡羅萊納州所發出的「家庭暴力保護令」,讓人免受虐待或處於令人恐懼的約會關係,亦適用於同性案件。[18]

美國愛達荷州立法機關要求州政府簽署眾議院法案509(House Bill 509),該法案名為《人口統計法》(Vital Statistics Act),禁止跨性別者修改反映其生理性別的出生證明文件及其他相關文件,除非是為了糾正「出生時的重大事實」錯誤,或糾正「文書或數據輸入上的錯誤」,否則不可修改,申請更改者亦需得到法庭命令。參議院以27比6的大比數票數通過立法,2020年3月30日,該州州長Brad Little簽署了該法案,法案本來會於2020年7月1日於愛達荷州生效。[19] 不過,在2020年8月7日,聯邦法院阻止愛達荷州實施此法規,美國地方法院法官Candy Dale裁定,新法例還不夠深入,並且違反了她於2018年首次發佈的禁令——愛達荷州的法律禁止某人更改其出生證明文件以符合其性別認同是違憲的。[20]

除了《人口統計法》,愛達荷州州長Brad Little在同日亦簽署了另一條眾議院法案500(House Bill 500),《女性體育公平法》(Fairness in Women's Sports Act),它原本同樣會在2020年7月1日在該州生效。該法案適用於所有由公立學校、學院及大學資助的運動團體。女子團隊是不會讓聲稱自己是女性的跨性別學生加入。如有任何爭議,學生可以透過提交由醫生簽署的聲明,來證明自己的性別。而有關聲明必須單單依據學生的內在及外在生殖解剖構造、正常內源性產生的睪丸素水平,及遺傳組合分析,來顯示學生的性別。愛達荷州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The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of Idaho)等幾個團體,為到一名跨性別大學生Lindsay Hecox及另一名匿名的高中學生提出訴訟,挑戰眾議院法案500。聯邦法院地方法官David Nye在2020年8月17日發出初步禁令,阻止該州實施眾議院法案500,原因是他認為兩位挑戰法案的原告人,很可能會在有關訴訟中獲勝。[21]

挪威議會在2020年11月24日二讀通過擴闊現時《刑法》,禁止針對跨性別人士的仇恨言論。該國《刑法》自1981年以來一直有保護同性戀者免受仇恨言論侵擾,如在私人言論違反了有關條例,將面對罰款或長達一年的監禁,如在公開評論違反條例,將面臨最高刑罰三年監禁。[22]

新加坡,三名人士分別在2018及2019年入稟法院,挑戰有關禁止男男性行為的法例——《刑事法典》第377A條。該法例列明男性雙方自願進行的性行為屬嚴重猥褻的刑事罪行,違者最高可被判監禁兩年。2020年3月30日,新加坡高等法院的法官駁回三人就第377A條提出的挑戰。法官提到沒有任何讓人信服的理由,要推翻2014年新加坡上訴庭的判決,法官指第377A條例設立的原意總體上是要維護公眾道德,以強制執行法例和起訴男性之間一切形式的嚴重猥褻行為。[23] 上述案件的其中一位申請人,在2020年12月初再次入稟法院挑戰有關法例。由於《刑事法典》377A條雖然存在,但實際上甚少執行,因此,申請人認為這反映新加坡法例的不一致,他認為若政府沒有全面執行《刑事法典》377A條,便應廢除有關法例。[24]

匈牙利國會在2020年5月19日以133票對57票通過了一項法例,禁止跨性別者更改官方文件上出生時的性別。該法現在等待著總統János Áder簽署,以成為法律。維權人士說,他們會試圖說服他不要簽署。[25] 有申訴者入稟法院指該法違憲,在2020年11月,匈牙利法院裁定須就該法作出違憲審查,而憲法法庭會為此作出裁決。[26]

我們一方面不願意見到有人因為同性性行為而受到重罰、甚至被責打至死,但另一方面亦不願意看到法官輕易改變立法原意,隨著新任美國總統拜登上場,預計將推出更多有利於同運人士的法例,甚至令美國變成同運人士的天堂。

教會或神學院

聯合衛理公會(Th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各地的領袖齊集美國,在經過討論後在2020年1月3日宣佈,因著對同性婚姻的「根本分歧」,教會正計劃分為兩個宗派。根據該會現時的紀律手冊,選擇過同性戀生活的人不能成為聖職人員,而聖職人員也不能主持同性婚姻,否則有可能遭到處分。當傳統主義者分了出去,這意味著現有的聯合衛理公會大有可能廢除上述的規例。由16位教會領袖簽署的提案,本來打算於2020年5月聯合衛理公會舉辦的全球會議上,讓特定的會眾及神職人員投票,但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會議不了了之。雖然國際會議開不成,但美國喬治亞州一間支持LGBTQ權利的教會——Asbury Memorial Church,離開了聯合衛理公會。該會表示,在2020年8月15日舉行的聯合衛理公會南喬治亞州會議,投票通過容許Asbury Memorial Church離開,它將會從聯合衛理公會分出來。該會在9月3日表示,它不會再隸屬聯合衛理公會,成為該國第一間因著改革與保守之間的「根本分歧」而採取行動的教會,以及成為一間沒有宗派的獨立教會。[27]

2017及2018年分別有兩位美國的福樂神學院的學生,因與同性別人士結婚,被學校開除學籍。他們事後提出法律訴訟,指神學院有關性方面的準則政策,違反了《民權法》第九章。2020年10月7日,加州的聯邦法院駁回有關案件的申請,法院指出神學院在《民權法》第九章是獲得宗教組織的豁免,又指出法院不得審查(神學院)對宗教信仰的解釋。代表福樂神學院的律師表示,聯邦法院首次承認基於信仰的教育機構享有宗教自由的豁免權。代表學生的律師表示,會就判決提出上訴。[28]

教會過去也曾出現大分裂,主要基於教義分歧,當雙方爭論不休時,便是分裂的開始。現時同性戀這課題已經發展到猶如信仰教義核心一樣,當有分歧出現,分裂亦難以避免。

言論或逆向歧視

美國肯塔基州前書記Kim Davis基於信仰的緣故,不發出結婚許可證予同性伴侶,其後,她被兩名同性戀人士控告,除失去原來職位外,亦因此事被短暫監禁,此案引起了全國關注。Davis提出上訴,2020年10月5日,最高法院表示不受理Davis的案件,大法官Clarence Thomas及Samuel Alito表示接受最高法院的決定所以才作出有關決定,但他們亦藉此機會表示他們對判決的異議。他們稱因著Obergefell v. Hodges(2015)的案例,最高法院要求所有州份承認同性婚姻,這在憲法中是「無處可尋」,並威脅到「許多美國人的宗教自由,他們認為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間的神聖制度。」他們不同意Obergefell案件的最初決定,如果有機會,相信他們將投票推翻這一決定。[29]

2019年,基督徒助教Kristie Higgs被英國格洛斯特郡費爾福德鎮的一間學校開除。她遭解僱之前在facebook上分享了一些帖子,她在其中一個帖子,呼籲人在網上的請願書上簽名,反對強制性的同性戀運動關係教育。在另一篇帖文中,她分享了一篇文章,當中提到在美國學校的兒童書籍中,興起了跨性別意識形態。此帖子引起他人關注,一位同事標籤她為「納粹右翼極端分子」,她在2018年10月被停職,隨後遭到解僱。Higgs採取了法律行動,指學校解僱她,違反了言論自由及宗教自由的原則,Higgs在2020年9月,在勞資審裁處中堅稱,以《聖經》的真理對抗有害的信念,在道德上是必要的。[30] 根據媒體在2020年10月底的報道,勞資審裁處裁定解僱Higgs的決定是合法的,因為她遭到解僱是因為她違反了學校方面使用社交媒體的守則,而並非因著她的宗教信仰。[31]

2020年7月5日,著名英國女作家羅琳(J.K. Rowling)因著在社交媒體發表的言論,再次惹來跨性別人權倡議人士猛烈抨擊。跨性別模特兒Munroe Bergdorf回應羅琳的言論,指到這位作家「危險」,並且對LGBT人士來說是個「威脅」。面對多次的抨擊,羅琳在2020年6月10日選擇發長文解釋,該文章題為“J.K. Rowling Writes about Her Reasons for Speaking out on Sex and Gender Issues”。無論羅琳如何解釋,在支持同運人士眼中,她仍是一個歧視跨性別的人,她的兩大粉絲網站:The Leaky Cauldron和MuggleNet表示,不再提供羅琳個人網站連結。另外,不少與她合作過的演員也表示不認同她的言論,要與她劃清界線。[32]

芬蘭議會議員兼前內政部長Päivi Räsänen,多年來在芬蘭政圈打滾。2019年6月,她發了一條Twitter帖文質疑她教會領導層,以官方形式贊助2019年同志遊行活動,並附上《聖經》經文的圖片。為此,Räsänen在2019至2020年,曾先後幾次遭到警方幾次刑事調查。在芬蘭,有許多規範言論的法律,包括《種族煽動》(ethnic agitation),一旦罪成,最高刑罰為入獄兩年。基督教組織國際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se Freedom International)正為Räsänen的辯護提供支援。聯盟執行董事及《被審查:歐洲仇恨言論法如何威脅言論自由》一書的作者Paul Coleman指出:「在自由社會中,應允許每個人分享自己的信念,而不必擔心審查制度,這是每個自由民主社會的基礎。通過所謂『仇恨言論』的法律將言論定為刑事罪行,會關閉了重要的公開辯論,並對我們的民主構成嚴重威脅。這類案件造就了恐懼和審查文化,這在整個歐洲正變得愈來愈普遍。」[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