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讓人人享有免於恐懼的表達自由

黃仲賢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監察及行動)
06/03/2014

因著《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受傷,新聞界反暴力聯席於3月2日舉行「反暴力 緝真兇 保法治」遊行,香港記者協會表示有13,000人參與。而最令大家感到欣慰的,除了是看到5個不同背景的新聞組織一同參與,另外就是不同政見的團體及政黨亦到場支持。這樣一個不分政治立場的遊行甚為少見。

在面對暴力襲擊的威脅下,我們確實要團結一致,支持警方全力緝兇;在新聞工作者受到威嚇時,我們更要站出來聲援他們,一同保衛新聞自由。

近來有一些討論,質疑劉進圖遇襲是否一定與打壓新聞自由有關。雖然,至目前為止並沒有足夠證據能必然地作出這個結論,但這至少是其中一個較合理的推斷。其實無論持哪種立場,都可繼續表達對此事的分析。但現時卻有不少人在知道對方的立場與自己不同後,便認定了對方是不講道理,甚而作出辱罵、人身攻擊。這些沒有確實證據的批評、甚或網上欺凌,其實亦會窒礙不同意見的表達。

筆者相信縱然有些人不認為遇襲案一定與打壓新聞自由有關,但起碼也會支持新聞自由,以及反對以暴力施襲。那麼,為何只單單注意他們對起因的不同看法,而不可以視他們為一起反暴力及支持新聞自由的同路人,就像那些雖有不同政見仍一起參與遊行的人一樣?

發生遇襲事件後,不少新聞工作者及其家人都擔憂自身安全。在這個人心惶惶的時候,究竟我們還要去判斷他們的擔憂是對或錯,還是給予他們更多安慰及支持,讓他們有勇氣去繼續報道真相?現在是大家團結而不是分裂的時候,因為大家都支持免於恐懼的自由,以及支持新聞及言論自由,就讓不同意見免於恐懼地在社會及互聯網上出現吧,大家可以表達反對的聲音,但切勿使用語言暴力。

曾經刊載於: 

成報 6/3/2014

相關文章

美國大選的啟示——政治立場與錯誤資訊

郭卓靈 |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19/01/2021

美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在2021年1月7日,正式確認拜登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此次美國總統大選充斥著風波及爭議,現任總統特朗普曾經持續質疑並試圖推翻選舉結果,並採取法律行動,雖然已被多個州的法院駁回,但仍有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相信總統選舉結果仍有變數。[1]

立場影響看法

美國較早前一個調查發現,美國人對媒體報道和民主進程的看法,因黨派的因素而產生了很深的分歧。奈特基金會與民調機構蓋洛普於2020年12月在網上發佈了一個綜合調查,調查團隊曾於選舉前後進行調查。[2] 在選舉後,團隊訪問了2,752位美國受訪者,發現有59%受訪者認為,新聞媒體對選舉結果的報道是負責任的,有93%的民主黨支持者 (democrats)贊成此講法,然而僅21%共和黨支持者(republicans)贊成此講法。調查亦指出55%受訪者認為民主選舉進程進展非常好(36%)或良好(19%),當中民主黨支持者有92%認為進展非常好和良好,但有89%共和黨支持者卻不同意這一點。

網民持不同的立場,閱讀不同背景、政治立場的媒體報道,再加上為求點擊率而散播不實訊息吸引公眾的內容農場,訊息混亂的情況或會令不少網民感到無所適從。選舉後調查亦顯示,受訪者認為他們暴露於大量(50%)或相當數量(34%)的錯誤資訊(misinformation)之中。有64%的受訪者認為他們在2020年總統選舉年比2016年總統選舉年收到更多錯誤資訊,而認為有此情況的共和黨支持者比率(79%),就比民主黨支持者(52%)或​​獨立人士(66%)高得多。(見表一)

明光社

選舉後調查亦顯示,受訪者中大約有四分之三的共和黨、民主黨支持者和獨立人士(independents)認為,facebook可能是錯誤資訊的來源。但是,不同黨派支持者對其他潛在錯誤資訊來源的看法,有很大差異。受訪的共和黨支持者比民主黨支持者更可能相信,他們在國家網絡電視新聞、有線電視新聞、國家報紙和Google中遇到虛假資訊。這突顯了共和黨支持者對主流新聞來源缺乏信任。相反,更多受訪的民主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