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通識──尖子秘笈

16/03/2012

無Pass Paper,無得捉「出題路數」;無1+1=2般精準的答案;加上社會文化範疇廣闊,要貼中題目,幾乎難過登天。因為通識的不可預知因素,一直被形容為新高中的大敵。為此,很多大學都推出大大小小的講座、工作坊,希望可以幫助考生研究通識理念、考評、策略。

 

不少第一屆考生都自言是新高中的白老鼠,為學弟學妹試試通識的水深。究竟他們對通識科有何感覺?這科又與其他學科有甚麼不同?考試在即,我們訪問了兩位有豐富通識學習經歷的中六學生。

 
姓名︰朱柏霖(Benny)
年級︰中六
通識薰陶度︰★★★☆☆
 
踏進新高中學制後,因著多了參加學校舉辦的體驗活動,再加上要修讀通識科,柏霖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多了留意新聞時事,也較從前關心社會。
 
「坦白說,以前我對看報紙或電視新聞的興趣不大,但現在,我看多了。這不單是因為要應付功課、考試,而是我真的有心想去了解身處的社會多一點,想知道世界在發生甚麼事。」柏霖說。
 
當中最引起柏霖關注的,是貧富懸殊的問題。柏霖不諱言,本身生活條件不俗,朋輩之間也沒有貧窮人,因此從前的他,甚少思考這課題。不過,當他接觸通識科後,對「現實」多了理解,也開始感受到貧窮人的無奈。
 

賺錢比人命重要?

柏霖舉例,通識科其中一個單元是講及「公共衛生」的,當中提及藥物的專利權,這時他才知道,原來一粒小小的藥丸,也可以成為賺大錢和剝削別人的工具。「這些都是我從前不知道的,原來不少跨國藥廠挾專利權而發達,但另一邊廂,卻有不少落後國家如非洲等地的貧窮病人,因為買不起宛如天價的藥物而喪失生命。我會問︰為甚麼賺錢會比人命更重要?」
 
由藥物專利權,柏霖聯想到貧窮、不公義,從而再想到香港的劏房問題。屋宇署早前發出命令,要查封大角咀洋松街工廈內三個單位合共六十多戶劏房居民,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柏霖對此也反思了好一陣子。
 
「我認為政府取締劏房是應該的,因為這些地方環境實在過於擠迫,萬一發生火警,真的很危險。但政府也有責任安置受影響的居民,不能置若罔聞,讓他們露宿街頭。」
 
但長遠而言,柏霖認為政府須要重新檢視現行的房屋政策,那麼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才有望解決。「現在政府太過偏幫地產商,任由他們托高樓市,不要說基層市民,就是有穩定收入的打工仔,也未必可以負擔到置業的首期。我期望政府可以出手打壓樓市,同時興建多些公屋,讓人人也有屋住。」
 
 
姓名︰馬善詩(Sincere)
年級︰中六
通識薰陶度︰★★★★☆
 
善詩笑言,無論在「公」在「私」,她對通識科都情有獨鍾。「很多同學都很怕讀通識科,認為它很難掌握,但我剛剛相反,我很喜歡通識科,一來我考試很高分,成績表也全靠它『拉分』;二來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想東想西,讀了通識科後,更加有助我建立邏輯和批判思維。」
 
在這個中六生眼中,香港充斥著不公義,要批判的事情多的是。其他的別說,單是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已叫她看不過眼來。「功能組別本身就是小圈子選舉,它阻礙了香港的民主發展,既是少數選民擁有的特權,又有所謂的團體票,根本就不符合民主選舉要公平、平等票值的精神。它的存在,只是維護一班『自己人』的利益!」
 

應取消功能組別

她續謂︰「如果說專業界別人士的知識可以幫到立法會,那大可邀請他們講talk便可以,反正他們的出席率這麼低,都幫不到香港甚麼,用不著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去支付他們高昂的薪金。」
 
眼前的善詩,能言善辯,這都是拜每星期六堂通識科所訓練,更重要的是,她在通識路上遇到一位啟蒙老師。「我這位老師很特別,她甚麼都會拿出來跟我們討論,即使是一些很敏感的政治議題,她都會毫不忌諱地和我們分析形勢、利弊,她真的開了我的眼界,也令我對世界局勢了解更多,尤其是中國的情況。」
 
如果說,通識科也隱含著提高學生國民意識的使命,善詩坦言,這個使命在她身上是徹底失敗的。「我愈讀便愈不喜歡中國,也對中國愈來愈無歸屬感。因為新聞、事實都告訴我,在現行的政治體制下,中國是沒有人權的,我覺得很痛心,也戥內地人可憐。」
 
姑勿論你是否同意善詩的觀點,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比從前多動了腦筋。談到即將舉行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善詩正積極備戰,她還希望憑通識科取得大學入場券呢!
 

 
當大家渴求找到通識科的尖子秘笈,我們卻反其道而行,嘗試將尖子的定義扭轉過來。從兩位準考生的分享,我們知道他們透過通識科,的確有更多更早的機會認識社會,又將所讀的嵌入自己的價值觀中。把書本讀得通透,才讀得愉快。跳出自我中心,對社會和德性有所要求,也許更是求學應有的正確態度。盼望通識學科不會只淪為「搶分科」。
 
基督教信仰如通識學科一樣,強調立場背後的動機、價值觀。當基督徒遇上通識學科中不同的價值觀,我們就必須對信仰有更多的認識,這肯定能為我們提供更多理據和思考,使我們更能以基督教的立場,回應日新月異的社會議題。想知更多,請留意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第14期的《生命倫理》有關資深通識科老師許承恩的分享吧!
 
 
話你知
通識科其實也並非完全有別於過往分科的文、理、商科。商科是為了培訓商業人才,發展商業經濟;理科則在過去數百年,藉西方社會建構出對物質世界的認知、發展,並延續今天的科技;「文、史、哲,不分家」,文科是對人類歷史、文化發展承傳的研究,無論在內容及考評上,都比較接近今天的通識學科。
 
 

關注範疇: 
通識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