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馬會監察

馬會常聲稱自己受到外圍打擊,又說自己做了很多慈善工作,更說自己是負責任賭博的機構,可是我們不難發現馬會為增加投注額,過往不斷增加彩池,賽馬日,海外受注賽馬賽事。馬會所謂的慈善工作,當中不少成為馬會的衞星組織,為馬會的政策護航,甚至成為一個既得利益的集團。馬會的負責任賭博政策,從來只做門面,馬會的戒賭熱線宣傳不足,沒有賭徒能記起,對不同的受助機構的支援不足,令他們的戒賭工作難以擴展。

我們盡量用有限的能力,讓你了解馬會令人憤怒的一頁。

馬會宣傳走上網 全方位吸納馬迷

20/11/2014

馬會去年投注額創歷年新高,但卻沒有因此而放緩腳步,相反更加強宣傳有關賭博的資訊。去年馬季,與馬會合作的電子媒介,除了以往的亞視和有線18台,更新增了now668台,可以讓觀眾免費或付費收看直播賽事。另外,甚至在網上的頻道亦讓賭徒可以用視窗系統收看賽事。

世界盃易成初嘗賭博的機會

17/07/2014

自從2003年賭波合法化後,四年一度的世界盃便成了「反賭盛事」,不少戒賭機構都煞有介事般,早在世界盃開賽前數個月便兵分幾路,商議反賭波宣傳策略。然而,我們看見社會對世界盃的賭波活動已經見慣不怪。同時,更令人擔心的是整個賭博風氣的轉向。

世界盃激起強大賭風

04/07/2014

世界盃決賽周開始至今已有至少四人因為賭波而輕生,而警方在世界盃期間檢獲的非法外圍,投注額早已過億,前線戒賭機構亦紛紛收到大量求助個案。以往數屆世界盃都有不少人參與賭博,為何今年賭風來得特別猛、特別熱?當中有以下數個原因:

港澳賭風持續熾熱

23/01/2014

在2013年,雖然並沒有特別盛大的國際足球聯賽舉行,而且國際賽馬賽事場數沒有特別多,也沒有特別高的六合彩派彩,但馬會投注額仍然飈升,以下為本年度各項目的投注額:
 
2012/13年的投注額 (港元) [1]
賽      馬       943.70億
足球博彩       506.06億
六合彩            76.27億
總投注額:  1526.03億
 
在馬會的年報中,馬會解釋投注額上升有以下幾個原因:

馬會開賭 擊退外圍?

19/09/2013

早前,馬會等待政府續發足球博彩牌照,政府堅稱開賭有助擊退外圍。而且,馬會更稱賭業已全球化,就外圍而言,單單在足球博彩方面,一年開賭的場數約五至六萬場,而現在香港一年才提供八千至九千場,可見香港經已是十分有節制。政府聲稱在滿足需求的同時,盡力控制外圍的影響,鼓勵負責任博彩。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博士在一個由戒賭機構舉辦的研討會中表示,賭博不是必須要滿足的慾望。他認為2003年將賭博去道德化,體育版自此有了波經,而馬會亦不斷透過廣告宣傳賭波,事實上已令民間的賭風變得熾熱。
 

六合彩加價 馬會竟蝕錢

11/07/2013

自從馬會在2010年將六合彩每注投注金額加倍後,近年她「製造」多次頭獎一注獨中會獲得過億派彩的六合彩獎金,全城為此瘋狂。近來一次幾千萬的頭獎派彩因為攪珠的號碼太「大路」,居然有七點五注中頭獎,每注派約106萬,比最高派彩的二獎還要低。有網民大罵馬會「屈機」;而馬會則透過傳媒叫苦,稱因為中獎人數太多,已經「蝕錢」。
 

馬季投注額又創新高的啟示

11/07/2013

香港馬季已完結,早前馬會宣布今年馬季投注額以924億元創歷年新高,入場人數更超過200萬,可謂丁財兩旺。馬會稱因為近年提倡改善投注體驗,所以多了人參加欣賞賽馬盛事云云。投注體驗是怎樣得到改善的呢?就由你進入投注站的那刻開始,只要你停駐一會,就會有人友善的向你查詢要不要開一個綜合投注戶口。這種戶口讓你可以在電話、手機及任何可上網的工具上隨時隨地、隨意隨心投注,而且相關資料一應俱全。在投注站內,當然有冷氣,大電視。而在馬場,每次賽馬日馬會都安排不同的活動:美食節,音樂會,總之就是嘉年華。

香港賭風蔓延時……

13/05/2013

香港自1841年開埠以來,賭博的風氣從沒間斷。由街頭巷尾的賭檔、字花檔、排九檔、香港賽馬會的成立至雀聲處處聞的麻雀館,香港人經歷百多年賭博的洗禮。漸漸地,賭博已完全滲入港人的生活裡。所謂「馬照跑、波照賭、雀照打、海照過」,賭博與你息息相關。
 

繼續抑制賭風

17/01/2013

回顧2012年,本地以及各地的賭博狀況均有上升之勢。馬會投注額不斷上升,受注的場數,不論足球或賽馬,均有增加;海外賭場方面,澳門、新加坡賭場的營業額連連報捷,部份澳門賭場除了以渡假勝地、藝術表演作招徠外,更有明目張膽地就他們新的角子老虎機刊登廣告,宣傳重點最終放在獎金上。另一方面,香港警方更接連在遊戲機中心內搗破疑似賭博的遊戲機,情況令人擔憂。
 

馬會 股市 儼如大賭場

30/08/2012

香港一直宣稱是一個「不鼓勵賭博」的城巿,香港賽馬會更是國際級的「負責任賭博」的機構之一。香港雖然不像澳門賭場林立,但香港的賭風非但熾熱,更懂偽裝,像近年的股票巿場連不少股票中人也坦言和賭場沒有兩樣。未來的立法會議員如果真要貫徹地讓香港做一個不鼓勵賭博的城巿,就不能只監管馬會,還要監察香港的金融政策,減少不同形式的賭博對香港人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