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馬會監察

馬會常聲稱自己受到外圍打擊,又說自己做了很多慈善工作,更說自己是負責任賭博的機構,可是我們不難發現馬會為增加投注額,過往不斷增加彩池,賽馬日,海外受注賽馬賽事。馬會所謂的慈善工作,當中不少成為馬會的衞星組織,為馬會的政策護航,甚至成為一個既得利益的集團。馬會的負責任賭博政策,從來只做門面,馬會的戒賭熱線宣傳不足,沒有賭徒能記起,對不同的受助機構的支援不足,令他們的戒賭工作難以擴展。

我們盡量用有限的能力,讓你了解馬會令人憤怒的一頁。

賭波年青化 問題更嚴重 兩成受訪少年11歲前賭博

23/07/2018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提醒著我們賭波合法化又過了四年,不經不覺到了第15個年頭(2003年8月1日,政府正式將賭波合法化)。政府透過平和基金的研究,企圖描述一幅「越來越少人賭博」圖畫。

賭波才睇波 睇來幹甚麼?

05/07/2018

有沒有試過與朋友睇波,你一邊支持心愛的隊伍或某一球星時,你身邊的人卻很可能想你所支持的被罰黃牌、紅牌、被換出場?又或者你在欣賞球賽,為兩隊不斷互有入球,而感到非常緊張,不過你的朋友一看見入球就爆粗,甚至投訴為何入球數目那麼多……?

不用懷疑,其實都頗為肯定,他們不是在研究甚麼策略,更大機會是他們在賭波,因為馬會提供的波盤已經去到無所不用其極,成功將人的心思意念由比較技術、策略,轉移到一些與技術完全無關痛癢的範疇上。越與球場、球員、策略等無關,或然率就越大,越似賭博,而賭徒以為這些易賭,其實更多情況是輸得更慘。

馬會出蠱惑 投注創新高

14/09/2017

馬季煞科,因著今年賽馬天數增加5天,由83天加到88天,投注總額由去年1,061億升超過1,174億元,增加超過100億,約為10.7%,創回歸後新高。

馬會去年不斷喊窮,總投注額下降1.7%就大叫救命,聲稱未來經濟差會令投注額一直下降,必須要增加賽馬日。但根據平和基金於2016年委託香港理工大學進行的「香港人參與賭博活動情況2016」研究報告指出,八成二受訪者認為每週賽馬兩次已經足夠,市民大眾根本就沒有要求增加賽事的呼聲。

四成四賭徒十八歲前已賭博 病態賭徒最多透過馬會落注

06/07/2017

政府對遏止賭風無誠意,上月再次靜悄悄地發表由平和基金於2016年委託理工大學進行的「香港人參與賭博活動情況」研究報告,並只發出簡單的新聞稿。報告聲稱港人參與賭博活動比以往有下降趨勢,彷彿賭博問題並不嚴重,但檢視研究報告全文後(英文版),卻發現賭風仍然熾熱,更發現政府完全忽視香港賭博問題,任由馬會坐大,情況令人擔憂。

政府新聞稿沒有告訴你的調查發現:

不對焦的不鼓勵賭博政策

15/05/2017

政府口口聲聲稱不鼓勵賭博,但香港社會就出現馬會的投注額不斷上升,尋求戒賭輔導和治療的人數下降的怪現象。

監察賭風不能鬆懈 慎防馬會伺機而出

13/01/2017

傳說,莊家有一個特性,就是永遠不會輸。莊家可以透過設定遊戲玩法、賠率,以及不同的潛規則,令自己變成最後的贏家。而跟他對賭的人,永遠只能做輸家。一個道行高的莊家,除了視乎他能賺多少,更在乎他如何為其客人營造發財夢,以達其「普渡眾生」的效果,就算客人輸了整副身家也覺得很開心。

關鍵字 賭馬, 馬會監察

馬會也有賭輸時

16/11/2016

馬會報稱,2015-16年本地投注總額超過2,000億,賽馬投注超過1,070億,足球博彩佔868億,六合彩投注額則有超過85億。與去年相比,足球和六合彩的投注額上升一成。

投訴馬季開鑼宣傳品

20/09/2016

 

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先生:

投訴馬會宣傳品並無適當的警告字眼

關鍵字 馬會監察

馬會輕易增賽馬日 博獎會成橡皮圖章

12/09/2016

這個馬季一眾馬迷肯定比以前更忙碌,馬會自2月底開始,以預期總投注額下降為理由,向政府申請增加13天賽馬受注日,當中包括5個週三賽馬日和8個海外賽事受注日。過程中博獎會曾於3月召開一次只准發表意見但不准討論的諮詢會,之後閉門討論相關建議對社會的影響,最後一如所料為馬會開綠燈,成為馬會的橡皮圖章,而且過程並不透明,令人質疑現屆博獎會放生馬會,是否代表馬會日後已經「無王管」?

今次增加賽馬日的申請手法和理據有幾點值得商榷:

聲明:反對政府批准馬會增加五天賽馬日和受注八天海外賽事

07/07/2016

政府早前宣佈批准馬會增加賽馬日五天,另外再加八天海外受注賽事。我們為此表示非常失望,並對民政事務局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滿,特別是民政事局無視增加賽馬日對社會和家庭的影響。